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乾魔真身
    “聂天?”
  
      众多紫色光球中,**着上半身的光头大汉天煞,惊诧轻喝。
  
      下一霎,天煞分化万千的猩红血芒,就从光球中飞离。
  
      数百道血光,于紫黑魔气深海凝炼,聚涌为天煞的血之神域。
  
      天煞的法相,也在其中矗立着,巍峨如山,暴戾紊乱的气血,大杂烩般,融入他的血之神域。
  
      只是,和乾魔大尊分身,化作的那尊恐怖魔影相比,依旧是不如。
  
      即使,不过是区区一具分身。
  
      轰!
  
      燃烧着火焰神域,头顶璀璨星海,脚踏生机大陆的聂天,巨大的源生之体,在三大神域的环绕庇护下,蛮横地冲入那片紫黑魔气深海。
  
      嗤嗤!
  
      乾魔大尊化作的,那尊恐怖魔神释放的气血,和聂天的三大神域,和他源生之体自然而然散发的气血,顿时激烈地冲击起来。
  
      那一枚枚,围绕在恐怖魔影的紫色光球,宛如紫色星辰,似一方域界。
  
      乾魔大尊的分身,就像是那片星海的主宰,独霸天地的魔神,透出拿捏日月,只手开天辟地的气势。
  
      刹那间,就有数百种,乾魔大尊参悟的血脉真谛,魔血奥妙,如秩序锁链,似规则编织的囚笼,施加到聂天身上。
  
      或是紫色闪电形态,或是深黑色的魔火。
  
      聂天的星辰神域,漂浮于内的星罗万象旗,猎猎作响,当中的器魂哀嚎着,星力疯狂流逝。
  
      那一株天星花,都摇曳着,挥洒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可天星花的花瓣,却在朵朵枯萎。
  
      星辰神域中,一颗颗璀璨明耀的星辰,暗含的碎星秘术,碎星古殿的阵列,都被乾魔大尊的力量冲击着。
  
      草木神域,郁郁苍苍的圣灵树,枝叶凋零。
  
      一种衰败,幽寂,归墟的气息,从乾魔大尊的魔血滋生,居然能模拟白骨族的部分死亡真谛,专门来克制他的草木神域。
  
      另有黑色魔火,突然冻结为一块块,漆黑的冰。
  
      黑色冰块,透出极致的寒冷,森寒直达骨髓,如中州域的黑色寒潭,令人寒的战栗。
  
      那,也是由乾魔大尊的魔血,衍化出来。
  
      魔,千变万化!
  
      那一尊恐怖魔影,以纯粹的魔气,竟然形成能针对他星辰、火焰和草木的不同力量,每种力量都暗含不同气血,法则的韵味,就像是有三个人,都修炼着一种属性力量,将其修炼到了极致。
  
      “乾魔大尊,万魔之力,凝聚为一身,他所走的血脉之路,和黑暗之王截然相反。”便在此刻,灭星海大枭天煞讲话了,“他将魔族,血脉的变化,走到了极致。魔血本就变化无穷,他从诞生起,魔体都是不固定,始终在改变。”
  
      “变,就是乾魔大尊的魔道真谛。他,若是成就大尊,或许比黑暗之王,还要恐怖!”
  
      天煞沉喝,“血灵宗,血煞之术!”
  
      咻!
  
      天煞的一腔鲜血,融入他的血之神域,化作一尊恐怖的血煞。
  
      血煞一成,他的神之法相迅速萎靡下去,那血煞似一口口地,将他的血之神域吞没,不断壮大着,成为一具只有战斗意识,以他的鲜血为主,以众生鲜血为源泉的,诡异的战斗怪物。
  
      天煞消失,血煞诞生!
  
      血煞,乃天煞的另外一种形态!
  
      一种,纯粹用来战斗,思想、意识、经验、记忆,都配合激战的,极致的战争之身。
  
      没有多余的杂念,不关注外界一切,仿佛已经不识得聂天。
  
      血煞猩红眼眸深处,唯有那尊恐怖魔影!
  
      认定的死敌!
  
      “这样的你,才稍稍有些趣味。”那尊恐怖魔影,终于认真起来,那原本虚幻的,仿佛只是由魔气汇聚的躯身,忽然有一种凝实感。
  
      聂天清晰地感应出,有一道道血肉能量,越过空间的限制,瞬间抵达。
  
      那道道血肉能量,乃乾魔大尊的本体,分逸而来的魔血力量。
  
      魔血力量的灌注,立即增强了这具分身的战力,也预示着乾魔大尊在天煞,蜕变为纯粹战斗的血煞时,给予了相当大的尊敬。
  
      “血脉,生命汲取!”
  
      源生之体状态下,聂天全力激发血脉天赋,营造出气血海,竟然不能从乾魔大尊体内,抽离那怕一丝的血肉精气。
  
      乾魔大尊灌注的魔血,无比的凝炼,牢牢被他的分身吸附。
  
      冲击到聂天神域,气血海的,都是经过新一轮魔魂提炼的,暗含无穷魔力变幻的,完全克制他的新生之力。
  
      那些力量,更加不是他能够吞没的。
  
      “你的血脉来源,我大概是猜测出来了。”乾魔大尊正面,对着血煞,他的背面,仿佛另外生出一张脸,两只魔眼,深深注视着聂天,说道:“也难怪,你能够受天魂大尊的眷顾。天魂大尊因为是冥魂族,受血肉躯身限制,一直想要改变。”
  
      “你,血脉具备无穷可能,自然是被他盯上了。”
  
      “摄魂,或者说冥魂大尊,因违背他的意志,早就被舍弃了。你参悟他的灵魂大道,越精湛,越有被夺舍躯壳的危险。”
  
      “可惜啊……”
  
      乾魔大尊似乎早知道,在墟界的排名,仅次于他的摄魂大尊,就是从灵界而来的冥魂大尊,连当年天魂大尊的残存意识,在灵界冥河要夺舍,乾魔大尊都一清二楚。
  
      “聂天!你,也该下去了!”
  
      乾魔大尊一番话,还没有说个透彻,猛地抬手,以大魔手按了下来。
  
      魔光如穹顶,如囊括一界之力,轰然而来。
  
      恐怖压力,只针对他一人!
  
      “这一扇门,能否开启,你可是真正的关键啊!你,既然血脉达到十阶,也差不多够了!”
  
      聂天的三大神域,源生之体,都被一道,数千米粗,数万米高的紫色光柱罩住。
  
      轰!
  
      在那紫色光柱的带动下,聂天猛地坠落向阴魔域,坠落向,那流光溢彩的通道。
  
      异变来的措不及防!
  
      莫珩、梵天泽,尹行天和天煞,谁都来不及阻止。
  
      一霎那,聂天就被那紫色光柱,拖动到通往幽暗深渊的,绚烂通道。
  
      “血煞么?”
  
      乾魔大尊的那尊恐怖魔影,完完全全地呈现。
  
      以血肉凝实的形态。
  
      只是,这尊庞大的魔躯,不断在扭动着,筋脉一条条,如巨蟒般,从血肉内钻出来,他的魔骨也在爆响着,连番变动。
  
      变为,不固定的,各种各样在魔族历史上,曾存在过的古魔、魔神,逝去巅峰大尊的魔躯,魔兽,魔虫。
  
      突地,乾魔大尊化作一尊,漆黑如墨汁的披甲魔神,抬手拍向血煞。
  
      黑暗淹没而来,血煞的战斗躯体,顿时在黑暗中,被禁锢。
  
      然后“哧哧”的,被黑暗之力,切割为数不尽的血线。
  
      董丽若在,会发现乾魔大尊变幻出来的,就是魔族历史上的那位至尊。
  
      连黑暗之力,都被乾魔大尊以魔血,衍化出来,真假难辨。
  
      “他,真身降临了。”
  
      灭星海的雪魔,望着这一刻的乾魔大尊,幡然醒悟,知道墟界的第一人,以通过魔血灌注,将所有力量凝聚于此。
  
      此刻的乾魔大尊,所有魔血汇为一身。
  
      这样的他,不再是分身,而是本体抵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