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异物成堆
十个聂天,就在幽暗之地深处,重生再聚。
  
  魂魄入驻的那一霎,九个聂天,突然间,朝着主身靠拢!
  
  “滚开!”
  
  手持狂暴巨兽那截骨头的聂天,满脸暴戾,那截赤红骨头,宛如划破虚无的长虹,将一根根天魔藤的蔓藤,给斩的一段段。
  
  斩断的蔓藤,流溢出,殷红如血的汁液。
  
  如人体,被断去了四肢……
  
  那些天魔藤猛地发出尖啸!
  
  入驻狂暴分魂的聂天,惊诧地,望着深紫色蔓藤,看着那流淌出来的殷红血水,低喝:“生命汲取!”
  
  咻咻咻!
  
  一束束,血光四溢的晶链,从这具分身掌心飙射出来。
  
  分身,依然能动用本体的血脉天赋,“汩汩”地,汲取着天魔藤藤条内,流淌出来的殷红血水。
  
  从中,还传来浓厚的血肉能量,而且还是来源于各族。
  
  最纯粹的一股血肉能量,赫然是……擎天巨灵!
  
  “别来找死可好?”
  
  另外一位聂天,看着魔眼妖花,飘零而来的硕大花骨朵,狰狞一笑,“排名第一的魔植么?想要以我的精血,助你完成生命本源的进阶?你觉得可能?”
  
  轰!
  
  这具入驻着草木分魂的,聂天的分身,骤然变幻。
  
  变幻为一块郁郁苍苍,种植着圣灵树,一根根参天古木的陆地。
  
  这片陆地,烙印着生命古树的诸多奥妙,有一缕缕嫩绿色的草木流光,彩虹溪河般,游动在陆地上。
  
  噗!
  
  一株庞大的魔眼妖花,飞逸而来的花骨朵儿,落入这方陆地,如气球水泡,突然爆开。
  
  源自魔眼妖花的草木能量,霎那间溃散,旋即化为一滴滴紫雨,洒落到陆地。
  
  圣灵树,还有那一根根,由七十二根树枝化作的参天古木,立即贪婪地,将那些紫色雨滴吞没。
  
  化作,滋养它们,助它们茁壮生长的养分。
  
  “鬼灵草,鬼灵大尊陨寂后,魂魄凝做的异类?”
  
  聂天的主魂本体,轻藐地一笑,看着一株株鬼鬼祟祟地,飘逸而来的灵植,看着鬼灵草结出的花朵上,浮现的凶灵,说道:“蚕食残魂,以殒灭者的魂力,来壮大自身,这种生长进化的手段,的确出自冥魂族。”
  
  “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到:“你找错目标了。”
  
  一枚裂魂印,随着他心神转动,魂力的凝结,霎那形成。
  
  裂魂印,从他眼瞳飞出。
  
  鬼灵草的花朵,浮现的凶灵,一看到裂魂印,吓的魂飞魄散,恐惧地飞向鬼灵草本体。
  
  “裂!”
  
  聂天一声轻叱,印记的力量,顿时笼罩鬼灵草的花朵。
  
  花朵的凶灵,“嗤嗤”的被分裂蒸发,还有丝丝精炼的魂力,散逸而出。
  
  呼呼呼!
  
  也在此时,被那乾魔大尊轰入的五大邪神,血肉再聚。
  
  他们狰狞的邪神之躯,突然变得无比飘逸轻灵,将血脉天赋释放,张口一吸,就向鬼灵草花朵散逸的魂力吞去。
  
  “唔啊啊!”
  
  凄厉的惨叫,从一处幽暗响起。
  
  一株,开出的花儿,如一张张巨大的鬼脸,根茎粗大的鬼灵草,张牙舞爪地飞逸而来。
  
  它的枝叶,如锯齿利刃,斩向五大邪神。
  
  恐惧邪神才凝聚的血身,竟然在那枝叶的劈砍下,又绽裂开来。
  
  五大邪神怒啸着,立即和这一株鬼灵草厮杀起来,而且极其地振奋,似知道这一株鬼灵草,就是三界鬼灵草的源头。
  
  还仿佛知道,他们能够从这一株鬼灵草,收获丰厚的回报。
  
  若传言属实,鬼灵草乃冥魂族的鬼灵大尊残魂所化,以冥魂族邪恶魂术的诡异,鬼灵大尊就将一簇簇残魂,封装在不同的鬼灵草。
  
  曾在三界出现,弄的一个个星域鸡犬不宁的鬼灵草,吞没魂魄,壮大着进阶着。
  
  皆鬼灵大尊的残存意志所为。
  
  这种做法,比起天魂大尊的残魂,沟通灵魂之河,凝为一条条虚幻的冥河,没那么高明,没那么神秘玄奥,可更为恶毒。
  
  “主人,这一株鬼灵草,就交给我们。”
  
  “我们,大概猜出了它的来头,也知道它想干什么。它死了,千万年吞没炼化的残魂之力,就要被我们获取。”
  
  “我们若死了,它就能进阶,能重生复活。突然具备的力量,能和摄魂大尊比肩!”
  
  五大邪神的血肉之身,因为由一滴滴聂天的生命精血,凝炼出来,自然具备血肉再生,天木重生术的奇妙。
  
  正是如此,他们从流光溢彩通道经过,血肉撕裂之后,还能再聚。
  
  “聂天!”
  
  一声熟悉的呼喊,从另外一株天魔藤出来。
  
  愣了一霎,聂天顿时朝着声音传出之地飞去。
  
  他不再理会五大邪神和那一株鬼灵草的战斗。
  
  他本体一动,其余九大分身,依循着和本体存在的灵魂、气血联系,也朝着他聚涌。
  
  中途,一株株魔植、灵植,奇花异草,一旦产生恶意,都被本体和分身毫不留情铲除。
  
  他分辨出,呼喊者,乃是先前沉落的华暮。
  
  华暮落入时,没有遭遇一点意外,安然无恙地,进入了底下。
  
  “华叔!”
  
  不久,聂天就看到了华暮。
  
  华暮的躯体,被天魔藤的藤蔓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突然干瘦许多的脸。
  
  在他周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十几株天魔藤。
  
  其中一株天魔藤,三千米高!
  
  其余小的天魔藤,都和那一株连接着。
  
  包括裹着华暮的,那一株天魔藤,都像是认祖归宗般,分出藤蔓,缠绕在那一株的藤身,如溪河归海,游子归家。
  
  “救我!”
  
  华暮哀嚎着,那张干瘦的脸,忽然血流不止。
  
  天魔藤,似在以藤条,吞噬他的血肉。
  
  诸多天魔藤植根的地方,乃擎天巨灵族长,庞大尸身的腰腹部位。
  
  “咻!”
  
  聂天的本体,如剑般,射了过去。
  
  便在此刻,华暮的眼眸中,浮现出幽绿色的,分明不是人类的冰寒阴冷光芒,“斩我藤蔓,吸我的血,该死!”
  
  万千藤条,钢筋般,从那一株巨大的天魔藤飞出。
  
  聂天的本体,顷刻间,就被数不尽的藤条缠绕住,疯狂地勒紧。
  
  “呼喊你的,叫华暮的这个人,已经彻底死亡了,他的所有残念,鲜血,躯壳,都被我吞没,丁点不剩。”
  
  天魔藤的意识,取代了华暮,夺舍成功。
  
  聂天再也感受不到,属于华暮的气息,不论是魂念,还是血肉波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一刻,他痛苦又清楚地认识到,天魔藤说的是对的。
  
  陪伴他多年,在他幼小时,对他诸多关照的华叔,未能扭转命运,未能摆脱天魔藤的束缚。
  
  华暮死了,那一株植根他血肉的天魔藤,以他的血肉、灵魂,以他的灵丹为养分,成功地壮大,完成夺舍。
  
  然后,聂天又看到,连接着最大天魔藤的,一株株小一号的天魔藤中,也裹住着一张张脸。
  
  那些脸,人族最少,反而是魔族,还有不知名种族族人居多。
  
  都是和华暮般,曾经被天魔藤植根,被天魔藤意识驱动着,坠落其中的悲惨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