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殿主
    如华暮一般,被天魔藤夺舍者,数量众多。
      仔细看了看,聂天才知道,怕是有数十位强者,沦为天魔藤的食物。
      天魔藤的种子,遍地开花,怕是早已散落到三界。
      种子,以血肉生命为土壤,会帮助其成长,然后伺机夺舍。
      有的人,很早就知道天魔藤的存在,还有的人,临死才明白。
      一枚枚天魔藤的种子,和这里那一株最大的天魔藤,分明存在着精神连系,且能跨界通念。
      待到种子成长起来,会蛊惑他们,要他们想法设法地来此。
      沦为,那一株巨大天魔藤的贡品食物。
      华暮,在众多被夺舍吞没者中,还是较为弱小的。
      聂天判断出,有十阶血脉的不知名种族族人,以大尊之身,都被天魔藤缠绕住,吸纳精血和魂魄而亡。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如果在你年少时,植入一枚种子。种子开花结果时,能通过你这具血肉躯体,令我的命轮,都进阶一筹。”天魔藤的灵魂意识,肆无忌惮的震荡出来,“纯粹的,浓郁到极致的生命气息啊!”
      勒住聂天本体的,钢筋般的藤条,透出金属般的冰冷光泽。
      从中传来的力道,足以将大部分的大尊,勒为一段段。
      “噗噗噗!”
      突然,藤条的尖端,利刃般,刺入到他血肉。
      藤条如巨蟒的口,啃咬着聂天血肉,要蚕食他的鲜血。
      “粗浅至极的,提炼血肉的力量。”聂天心底有些鄙夷,旋即他心脏处,有一束束血脉晶链,骤然明耀。
      他的本体,神光遥遥,生命汲取的血脉天赋,轰然爆发。
      哧啦!
      他的血肉精气,和藤条中迸射出来的啃咬力量,激烈地冲突。
      天魔藤嗅到不妙。
      最大的天魔藤,再次释放出藤条,新出来的藤条,不是裹缚他的血肉,而是如锋锐的长枪,将他的这具本体,刺穿无数血洞。
      呼!呼呼呼!
      聂天的九大分身,终呼啸而来,猛地散落着,去攻击那一株株,小一号的天魔藤。
      炽烈的火焰,从火焰分身从汹涌而出,连接炎陆的奇诡阵法中,神奇至极地,有橘红色火焰飞逸出来。
      相隔着无垠空间,聂天居然感知到神火,聂炎,还有炎陆的气血。
      一株小号的天魔藤,顿时被橘红色火焰碰触。
      那株天魔藤,立即汹涌地燃烧。
      这也导致,最大的那一株天魔藤,发出痛苦的灵魂哀嚎,“这种火焰,里面的气息,啊啊!”
      呼!
      缠绕聂天的藤条,狂飙倒卷而回。
      那株巨大无比的天魔藤,白日见鬼般,拼命地逃离。
      一株株小号的天魔藤,像是一簇簇魔影,急急忙忙地,追随着它离去的巨影。
      天魔藤放弃了对聂天的蚕食。
      它惧怕的,并不是聂天的生命血脉,反而是后来的火焰分身,燃烧出来的火焰。
      聂天一呆。
      被藤条刺穿的血肉,在他愣神之际,就迅速恢复。
      一眨眼功夫,他就恢复如初。
      而这时,一具具分身,一道道分魂,乳燕归巢般冲入本体,化作本体的一部分,令他的源生之体再现。
      “炎陆,处于人界的极炎星域,而这里乃墟界,乃幽暗深渊入口处。”聂天一脸的惊奇,“为什么我觉得,我的火焰神域,能直接和炎陆连通?”
      他嗅到了神火、聂炎的气味,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这完全是不合常理的。
      “聂天,聂天……”
      一清冷,一妩媚诱惑的声音,分别响起。
      一个声音,在耳朵响起,另一个声音,响在灵魂识海,荡漾在灵魂深处。
      两个声音,都来自于穆碧琼,又像是两个穆碧琼。
      “共生花!”
      聂天嘴角轻扬,想起华暮的下场,他顿时心底一凉,猜测极乐山的圣女,那位曾经差点和他有点关系的穆碧琼,应该也遭了殃。
      这里,既然有那么一株巨大的天魔藤,必然也有类似的一株共生花。
      那株天魔藤的力量,不弱于高阶大尊,至于共生花,只会更强大。
      华暮的死亡,令他感到痛心,穆碧琼……倒是没引发太多波澜。
      “聂天……”
      又有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幽暗区域传来,这个声音一出,他轰然变色,什么都顾不得了,以最快的速度,飞逝而去。
      新的声音,来自于董丽,且显得异常虚弱。
      哧!
      那一块,星辰磁晶陡然绽放出璀璨星芒,星辰磁晶受什么牵动,猛地远去。
      方向,和董丽呼喊之地,竟然一致。
      聂天狂驰。
      刻意释放出火焰神域,将神火的气息弥漫,沿途更多的幽魂树,小点的鬼灵草,腐尸花,诸位此类的魔植、灵植,纷纷退避。
      神火气息,在幽暗深渊入口处,似有着特别的震慑力。
      “早知道如此,就该在降落霎那,立即释放神火的火焰气息!”聂天略有些懊恼,再次提速。
      如一道火炎流星,他穿梭在下方幽暗之地,照亮昏暗。
      有许多鬼火般的光团,在暗处闪耀一下,似恐怖凶兽、恶鬼,悄悄注视着那道火炎流星,但都保持着克制,没有轻举妄动。
      一些,从未在三界显现的异物,认不得聂天,却熟悉那种火焰的气息。
      所以静默不动。
      一路顺畅的他,终看到董丽,还有一位面容枯槁,瘦骨嶙峋的青衫老者。
      老者手中,握着星辰磁晶,笑容满是苦涩,摇头叹息着,说:“太迟了,已经太迟了。”
      “聂天!”
      脸色苍白的董丽,两手捧着黑暗光轮,以黑暗光芒,将她自身,还有缩小的黑玄龟,牢牢地护住。
      她眼中充满了戒备。
      仿佛,在暗中有什么东西,始终在攻击她。
      “他,就是聂天?”青衫老者神色动容,眼睛陡然明亮了一下,“我碎星古殿,这一届的星辰之子?”
      “就是他。”董丽骄傲道。
      “您是?”聂天疑惑道。
      “你们碎星古殿的殿主,季苍。”董丽说。
      “殿主!”聂天巨震。
      虽然早有预感,可真正见到这位从踏入碎星古殿,就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人物,他还是激动不已。
      季苍,多年来,稳稳的人界第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