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兽落
    有季苍解惑,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都被聂天洞悉。
      外界的战斗,依然在继续。
      每一刻,每一秒,都有新的生灵血肉、魂魄,坠落到绚烂通道。
      然后,化作蓬蓬血雨,浇灌到幽暗之地。
      渐渐地,众人生出一种感觉,幽暗之地……似乎一点点地,变得明亮起来。
      “生命古树!”
      和季苍道话的聂天,心脏突然激烈跳动。
      生命血脉的探寻天赋,让他清楚明白地知道,那一株放弃寂星海,选择扎根在中州域的生命古树,在浮陆、撕裂巨兽之后,也冲入到阴魔星域。
      “生命古树!”
      季苍也是一惊,见聂天肯定的点头,才道:“终于有一个,能真正威胁到乾魔大尊的存在!灵界的那一株生命古树,即使已经是第三代,也要比撕裂巨兽强大。毕竟,生命古树才是真正意义上,超脱界限,踏入终极者。”
      “天魂大尊,都被第一代生命古树拼死,那可是墟界至尊。”
      “生命古树的记忆,天赋,智慧,是一代代地往下传承的。它的再生,损失的只是力量,而力量随着时间能恢复。”
      “一代接着一代,生命古树乃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朽,而且新生的一代,成长到巅峰,还能超越以往!”
      说到生命古树,季苍是满脸的羡慕,满脸的惊叹。
      在他的眼中,仿佛连墟界历史上的三大至尊,兴许都不及生命古树。
      生命古树的存在,贯穿一个个时代,几乎是在灵界的任何过往中,都深深地扎根下来,流传着无数传说。
      “生命古树,就是依托灵界而生的终极,也是所谓至尊。”季苍说,“那株灵界的生命古树,来历神秘莫测,或许和星空巨兽的起源,都有点联系,甚至在同一时代。然而,曾达到至强的狂暴巨兽、黑暗巨兽,早已湮灭,只剩下残肢骸骨遗留。”
      “生命古树,却只是枯败,然后再生,牢牢地占据一席之地。”
      “我甚至觉得,灵界的大气运,磅礴的天地能量,都被生命古树把持。这也使得,灵界始终不能诞生出,如黑暗之王、天魂大尊、碎骨大帝般的至尊。”
      “冥魂大尊出走,说不定就是知道,他在灵界没有希望。”
      对生命古树,季苍是百般惊异,评价极高。
      “殿主,中州域……你可知奇妙?”犹豫了一下,聂天说道:“中州域,有隐秘的空间通道,连接着大荒域。另外,在中州域地底深处,还深藏着一位……庞大如星空巨兽的巨人。那巨人,似乎没有浓郁气血动静,似乎是一个人。”
      “一个人?!”季苍骇然,“这事,生命古树可知晓?”
      “它也不知。”
      “在灵界,还有它不知的秘密?”季苍愈发震惊,“如果连它,都不知道玄奥,我又岂能知晓?它的存在,可是贯穿灵界一个个时代。灵界的格局,诸多变动,它都看在眼里,时而拨动一下。”
      “它,即是灵界的看门人,又是时代的推手。”
      季苍一番惊呼,让聂天明白,那个可能和人族的起源,有着某种联系的地底巨人,对他都是一个新的未知秘密。
      “撕裂巨兽,加上第三代生命古树,能扭转局势吗?”聂天再问。
      季苍才要答话,董丽高喝:“快看!”
      一头恐怖到极致的巨影,在众人头顶流光溢彩的通道闪现,那巨影像是巨型蜈蚣,有无数锋锐的脚。
      “撕裂巨兽的本体!”聂天惊道。
      “就是它。”季苍吸了一口气,“它被乾魔大尊,从浮陆中逼出来了,它……”
      下一秒,季苍也尖叫,“败的太快了!”
      撕裂巨兽那堪比陆地域界硕大的血肉兽身,被簇簇的魔云裹着,似被微缩了千万倍,然后硬“塞”入绚烂通道。
      撕裂巨兽的血肉之身,也在通道中爆裂。
      别的生灵,大尊,神域,进入绚烂通道时,爆灭之后,都是蓬蓬细雨。
      可他的血肉分离,爆灭,则是瓢泼大雨,倾盆暴雨!
      甚至,如一片血海,突然倾泻而来。
      气血的磅礴程度,惊人至极!
      更惊人的是,别的大尊、神域,血肉、神域、气血海爆灭时,是魂飞魄散,骨骼成渣。
      ——撕裂巨兽不是。
      撕裂巨兽竟然保持着,完整的骸骨!
      血肉爆灭,化作倾盆暴雨,可它的骸骨,只是有众多裂纹,并没有一并爆炸碎灭。
      裹着撕裂巨兽的魔云,被碾碎之后,撕裂巨兽应该恢复原状了,可在那绚烂通道内,竟然不显得拥挤。
      然后,聂天就眼睁睁地,看着化作骸骨的撕裂巨兽,坠落到离他们相反的,极其遥远的一端。
      “这,这幽暗之地,究竟多大?怎么容得下它?”董丽尖叫。
      她降落前,只觉得绚烂通道,只觉得幽暗之地,就在阴魔域地底某处。
      可阴魔域,才多大?
      那头撕裂巨兽,本体兽身,比起整个阴魔域,都不小。
      撕裂巨兽,坠落到阴魔域“地底”的某一处,怎么没把幽暗之地撑的爆裂?
      “你们难道还真的以为,幽暗之地在阴魔域地底,在一方才之地?”季苍哑然,“我们其实在另外一个,有别于阴魔星域的奇地,在不在墟界都难说。单单幽暗之地的入口处,就不知多么辽阔了,至于里面的幽暗深渊……”
      “没进去,鬼知道什么情况。”
      “它没死,它还活着!”聂天神色动容,他的生命血脉能清晰感应出,那头撕裂巨兽踏入幽暗之地,在生命探寻之下,明耀如旭日!
      “它在重聚气血之力,在吞没幽暗之地外沿的力量,它,会很快找来!”
      “它,也能感知到我!”
      便在此时。
      所有人都感觉,幽暗之地已极快的速度,迅速变得明亮。
      一股,奇妙的生命气息,从外界散逸开来。
      聂天惊奇地发现,什么共生花,什么魔眼妖花,什么幽魂树,什么腐尸花,都被惊动。
      天魔藤之类的,更是颤栗不安,一嗅到那气息,就要缩起来。
      “是生命古树来了。”季苍道,“和它一比,这里的什么魔植、灵植,都不是一个级别,弱了太多太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