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祭品充沛
    中州域,彻骨大尊和第三代生命古树,掀起浩浩荡荡的生命和死亡能量波动。
      彻骨大尊选择舍弃尹行天,去对付第三代生命古树,是因为他深刻地知道,生命古树和聂天,都是他的真正死敌。
      是能够导致白骨族,就此沉落的异类。
      他一走,觉醒了的青天神帝尹行天,在白骨族那边,已然是无敌的架势。
      众多白骨族族人,一艘艘白骨战舰,都被青天神帝尹行天,以那柄青天神剑,割裂薄纸般,轻易地撕扯粉碎。
      除彻骨大尊之外,白骨族再没有一位大尊,能和尹行天抗衡。
      就连锐骨大尊赶来,联合其余白骨族大尊,围攻之下,尹行天都立于不败之地。
      另一端。
      暴走状态的裴琦琦,御使着那纵横交织的条条空间缝隙,也在收割着白骨族。
      裴琦琦的神智,都变得不太清醒。
      可她展现出来的气势,对空间力量的认知,却达到巅峰。
      中州域到来,部分古灵族、木族大尊现身,又增添一批战斗力,令阴魔域的局势,出现了新的变化。
      可,所有的变化,所有的助力,都因乾魔大尊的爆发,而显得……不值一提。
      噼啪!
      涌动的魔气深处,乾魔大尊释放的气血海中,电闪雷鸣,似有法则大道,从中孕育而出。
      他的眼瞳,一只漆黑,一只深紫,如星辰夺目。
      “天煞……”
      他低低轻笑,巨大的魔手,虚空拍打。
      轰!轰轰轰!
      魔手落下,宛如天幕裹着亿万吨的魔力,猛地砸来。
      天煞那浑浊的,由众生鲜血形成的血之神域,轰然爆灭。
      下一霎,天煞的血之神域,变幻而成许许多多的血池。
      每一块血池,都盛满了不同颜色的血水,里面的血水“汩汩”的冒着血泡,血泡中浮现出天煞的面容。
      “血灵宗的,血池大法吗?”乾魔大尊嗤笑一声,突道:“你,也是血祭的良材!”
      一共九十九个血池,就在涌动的魔气下方,每一个血池,都占地数亩,所盛放的血水,也皆不相同。
      有魔族之血,有冥魂族之血,也有海族、月族、光族,擎天巨灵、古兽,巨龙,等等异族之血。
      有的血池的血水,还是灭绝的种族,竟然也被天煞找到,炼化到神域。
      “血池大法!”
      血灵子瞪大眼,看着九十九个血池,满脸都是崇拜,“血池好炼,可筹集九十九个不同种族的鲜血,而且至少都是大君级别,那就百般困难了。真没想到,我血灵宗传说中的血池大法,还真的有人能修成啊!”
      可,下一刻血灵子就呆住了。
      只见九十九个血池,里面的血泡中,都忽然出现了一只魔手。
      数不尽的魔手,在九十九个血池内,冒出的血泡浮现。
      其中天煞的面容,被那些魔手突然抓住,硬生生地捏的爆裂。
      噗!
      血泡一一炸裂,那九十九个血池,突然变成了短线的风筝,坠落到绚烂通道,被里面的流光碾为血雨。
      天煞,是生还是死,无人可知。
      但在外界,天煞是不可能再威胁到乾魔大尊了。
      灭星海六为大枭,排名第一的天煞,竟然都被乾魔大尊击败,沉落到幽暗之地!
      “此獠凶悍!”
      众人骇然,每一个看向乾魔大尊的人,都心生惧意。
      然后,就见那位雪魔,被乾魔大尊的气血海,无情地冲撞过去。
      哗哗!
      雪魔的神域,化作飘零的,片片晶莹的雪花。
      只是那雪花,似在顷刻间,被浓郁的魔力渗透,被染成了黑紫色。
      黑紫色的雪花,不再凄美灵动,反而沉重无比,瑟瑟地,坠落到绚烂通道,旋即崩灭。
      天煞之后,雪魔,也被乾魔大尊轰落。
      “乾魔大尊,唯有合力,还有点机会了。”连莫珩,看着此刻的乾魔大尊,都被他的气焰镇住,不得不将目光,抛向白骨族族人中,岿然不动的青天神帝尹行天,道:“那个……”
      “我懂了。”
      尹行天目无表情地挥剑。
      一剑划出,天穹崩裂,锐骨大尊和四位白骨族的大尊,都慌忙避开。
      一道剑芒从尹行天所在之地,如犁地般,犁出一条灿灿的青色光道,向乾魔大尊延伸而来。
      随后,莫珩也加入战局,去围攻乾魔大尊。
      幽暗之地内。
      不知因何原因,幽暗渐渐消散,聂天已经能清楚地看到,远处的所有景象。
      他也看到,神火抵达之后,竟在炼化墟灵,进食墟灵,来壮大自身。
      墟灵,再也威胁不到董丽。
      “快看!”
      董丽突然惊叫,指着那条绚烂的,流光溢彩的通道。
      聂天眯眼,然后就发现一位魔族的血脉战士,异常顺利地,从通道内穿过。
      没有被流光碾碎。
      那位血流不止,八阶是魔族战士,一脸的茫然,好像还在奇怪,为什么被一头巨龙袭击之后,不慎坠落的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再然后,又有别的种族族人,重伤之下,成功穿行。
      那条,夺命的绚烂通道,仿佛终于趋于稳定。
      “我猜,从现在起,任何人都可以安然无恙地,降临到幽暗之地了。”季苍吸了一口气,神色兴奋且凝重,“后面的战斗,恐怕,就不是发生在阴魔域,而是在这里了。”
      停顿了一下,季苍到:“我们,或许也该走动走动,找找看,看那门……在何处了。”
      “幽暗深渊,要开启了吗?”董丽一震。
      “献祭,已经够了。”季苍点了点头,“此战,死了很多大尊了。而且,我相信在另外一个地方,还有不少大尊死亡。”
      “你是说?”董丽奇道。
      “秦尧,还有摄魂大尊战斗之地。”季苍叹道。
      “可以通行了!”
      “血肉献祭,已经足够了!”
      “进去,找寻入口!”
      外面,所有幸存者,都在大呼小叫。
      一道道身影,都以最快的速度,向下面从来。
      “来吧!”聂天神色一震,源生之体再现,一步步地拔高着,喝道:“我倒要看看,幽暗深渊里面,究竟有什么!”
      哧哧!
      他心脏处,不断生长的血脉晶链,突然缔结出,又一个全新的血脉天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