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发狂!
    就在天外众多强者,如雨坠落之际,聂天的源生之体,也出现细微变化。
  
      自然而然散逸的,赤红色的生命气血海,竟有种香甜的气味散发。
  
      这种气味,像是某种诱惑。
  
      董丽和季苍,暗暗惊奇。
  
      犹豫了一阵子,董丽再一次地,以暗黑之力,催发出黑暗光轮的力量。
  
      “黑暗之瞳,映照!”
  
      她全力激发暗黑之力,并且还抽取一部分,黑玄龟的暗黑之力,将那黑暗光轮的威力,释放到极致。
  
      映照的范围,不断突破。
  
      一幕幕画面,于内浮现。
  
      不久,她和季苍两人,就看到一株庞大的天魔藤,扭动着藤条,离地数十米呼啸而来。
  
      天魔藤的一条条藤条上,还缠绕着血肉躯体,有魔族,有木族族人,还有别的种族。
  
      那些人,就是刚刚坠落的,被它给找到,以藤条束缚着。
  
      董丽能看到,那些生灵还没有死,只是在一点点干瘪,失去着力量。
  
      他们的眼睛,满是灰暗绝望,内心承受着无尽的恐惧和悲哀。
  
      又有别的画面,从那黑暗光轮浮现。
  
      巨大无比的魔眼妖花,在一片昏暗的云彩中,朵朵妖花如眼睛,转动着,巡视着四周,辨别着方向,挑选目标攻击。
  
      妖花的花蕾内,已经有众多鲜活的生灵,还有更多的残肢碎肉。
  
      另有一株庞大的,稀奇古怪的巨树,幽灵般飞逝着,从那树体当中,不断散逸出魂丝。
  
      树干内,时而闪现出,一簇簇充满着怨念、恐怖的魂灵。
  
      那是幽魂树!
  
      还有流转着腐蚀气味的,奇异的森白腐尸花,如巨大的核桃,又像是生命种族的硕大人脑般,虚空飘逸着,也在呼啸不停。
  
      幽魂树,共生花,鬼灵草,天魔藤,腐尸花,魔眼妖花……
  
      这一株株魔植、灵植,突然变得疯狂起来,拼命朝着聂天而来。
  
      似乎,是被聂天源生之体的香甜气味吸引。
  
      第三代生命古树,开始和彻骨大尊于中州域酣战时,就不可能专心致志地,从这片幽暗之地,持续汲取着力量。
  
      这也使得,此类魔植、灵植的鼻祖,终于敢从潜隐状态冒头。
  
      再然后,它们看到幽暗之地渐渐明亮,数不尽的强大生灵,从高空落下。
  
      它们立即分而抢食。
  
      如果,如果不是嗅到聂天的源生之体,散逸出令它们疯狂的气息,它们会对降临者继续下手。
  
      可此刻,它们都生出一种感觉。
  
      唯有聂天,才能令它们彻底进化,令它们成为生命古树那般的存在。
  
      所以,它们拼了命般地,向聂天冲了。
  
      途中遇到的,正好降临的生灵,成为它们的目标,被它们随手料理。
  
      蓬!
  
      黑暗光轮映照出来的异景,轰然爆灭消失,董丽闷哼一声,脸色阴沉如水,“糟了,那些奇花异草,是不是疯了?我观它们的行动轨迹,分明都是奔着我们来。我们,招它们,惹它们了?”
  
      她能判断出,每一株魔植、灵植,都可能是高阶大尊,神域后期的层次。
  
      聂天的血脉觉醒,正在关键的阶段,而她因为连番抵御墟灵,消耗也是巨大,至于季苍?根本就没有战斗力!
  
      那五大邪神和炎龙阿加斯,只听命于聂天,她又使唤不了。
  
      她暗暗着急,道:“要不,我们避让开来?”
  
      “避让不了。”季苍虽然失去战力,可眼界还在,“它们之所以舍弃一切,疯狂地赶来,就是受聂天的吸引。确切地说,聂天正在觉醒新的血脉天赋,气血海释放出香甜气息后,才令它们炽热。”
  
      “它们,完全受那些气味吸引,不论聂天怎么逃,都避不开。”
  
      “除非,那种气息不在,除非,聂天的血脉觉醒停止。”
  
      季苍道出事实。
  
      董丽颓然,“那可怎么办啊。”
  
      “或许,要看聂天自身了。”季苍目光微亮,满含期待地,说道:“我有种感觉,幽暗深渊的门,离我们很接近。会在什么时候闪现,说不定和聂天有点关系呢……”
  
      终于,共生花率先抵达。
  
      连同那片灰褐色沼泽地,连同着渐渐稀薄的毒瘴云……
  
      “姐姐。”她绝美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和贪婪,她讲话时,唾液都仿佛分泌了许多出来,“我只要他。”
  
      她指向聂天,“很早很早之前,在碎灭战场时,我就想要他了。”
  
      “和我抢男人?”董丽冷着脸,“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只要敢和我抢男人,你就该死!”
  
      面如寒霜的董丽,一把抓住黑暗光轮,自身瞬间被无尽黑暗淹没。
  
      一片,亘古以来就存在的极致黑暗,往那位集冷艳和妖媚于一身的“穆碧琼”,慢悠悠渗透。
  
      明耀的幽暗之地,这一方地界,陷入比先前还要极端的黑暗。
  
      所有的光明,都被吞没着,一种令人战栗,绝望,永远不见光明的意志,开始影响“穆碧琼”,影响着那片沼泽。
  
      “何必呢?”共生花咯咯娇笑,“你护不住他的。”
  
      呼!呼呼呼!
  
      幽魂树,鬼灵草,魔眼妖花和天魔藤,相继地漂浮而来,它们以巨大灵植、魔植形态,充满了天空和大地。
  
      “我的!”
  
      “他,是我的!”
  
      “我的!你们滚开!”
  
      一声声,从花朵里,从树干内,从枝叶中传来的晦涩魂念,突然震荡起来。
  
      这些放在任何一界,任何的天地中,都是恐怖灾难的魔植、灵植,抵达之后全部冲击向聂天。
  
      然而,在中途时,它们的枝干、根茎、树叶、花朵,就相互攻击起来。
  
      数不尽的流光,魂念,顿时爆发。
  
      轰轰轰!咻咻咻!
  
      大地震动,那一株株恐怖的魔植、灵植,居然纠缠在一块儿,彼此之间相互厮杀,完全就没有灵智可言。
  
      它们都认定,只要谁先吞没聂天,啃噬他的血肉本源,就能成为第二个生命古树。
  
      真正意义上的,不朽,不灭,生生不息!
  
      季苍满脸惊愕。
  
      然后,他猛地回头,发现炎龙阿加斯,五大邪神,包括黑玄龟,还有那一截被聂天持有的狂暴巨兽的骨头,气血都在飙升。
  
      那些,都曾经被聂天,馈赠过一滴滴生命精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