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碾为飞灰!
    共生花率先枯亡。
  
      望着尚未沉落,便灰飞烟灭的“穆碧琼”,聂天略有些唏嘘。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还有你们!”
  
      他森然一笑,指向天魔藤、幽魂树、魔眼妖花、鬼灵草和腐尸花,“想吞食我的生命本源,完成自身的进阶?来啊!”
  
      回应他的,乃是那些魔植、灵植的疯狂逃离。
  
      魔眼妖花甚至爆裂开来,一朵朵花蕾,分逸到八方。
  
      这种方式,类似于血灵宗的血遁之术,会大伤元气。
  
      可它,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了。
  
      “血脉,生命禁锢!”
  
      聂天的大手,高高抬起,掌心的手纹,化作道道赤红电芒,凝结为一个神秘的符咒。
  
      符咒一成,每一朵逃离的魔眼妖花,魔眼般的花蕾,突然定住。
  
      一朵朵妖花,像是被一只只看不见的手抓住,“呼呼呼”地,飞向聂天的源生之体,然后如花纹印记,融入到聂天的血肉。
  
      “滋味不错,对我而言,堪比灵丹妙药了。”聂天轻笑。
  
      季苍看的一脸的惊叹。
  
      共生花也好,那一株魔眼妖花也罢,在他的眼中,都是堪比高阶大尊,人族神域后期级别的存在。
  
      天材地宝,也分地蕴级、天养级,而共生花和魔眼妖花,都是天养级的极致!
  
      这种异物,三界罕见!
  
      聂天睁开眼的霎那,轻而易举地,将共生花和魔眼妖花除掉,实在太神奇。
  
      魔眼妖花,在魔族的排名上,乃是第一魔植。
  
      共生花,于墟界天材地宝的排名,更在前列!
  
      这两样奇花异草的消失,也震撼了别的魔植、灵植,让它们愈发恐惧。
  
      只可惜,新的血脉天赋觉醒的聂天,已无可阻挡。
  
      “你们还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了?连陷阱,你们都看不透,也活该你们死在这里。”聂天阔步而来,大手高高按下,“生命禁锢!”
  
      新的符咒,于掌心浮现,血光耀世!
  
      剩余的那些魔植、灵植,被血光照耀,一株株地,突然飞逝速度凝滞。
  
      旋即,就看到聂天大手挥动着,将那些凶名威震三界,令众生颤栗的恐怖魔植、灵植,一株株地抓到掌心。
  
      只要落入他手中,那些魔植、灵材,都似在短短时间,走过了漫长的一生。
  
      迅速地,枯萎而灭。
  
      反观聂天,不止是生命气血愈发浓郁饱满,就连那双眼睛,都明亮的不像话,“幽魂树,还有鬼灵草,竟提供了丰沛的魂力滋养!妙,妙哉!”
  
      他大笑着,屹立在一片片飘零的树叶中。
  
      树叶未落地,都被他的气血海,碾压震碎,成齑粉灰烬。
  
      极短时间内,那些从幽暗之地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魔植、灵植,就被他蚕食一空,连一片枝叶都没留下。
  
      看的董丽,还有那季苍,都呆若木鸡。
  
      “好了,我没事了。”聂天灿然一笑,“所有的伤势,顽疾,魂力,都恢复过来。我的感觉很好,而且从来没有那么好过!甚至,我觉得即便是乾魔大尊,如今都有一战之力了!”
  
      魔眼妖花、共生花、幽魂树、鬼灵草、天魔藤、腐尸花……
  
      每一株,都是天地奇迹,纵横三界,无数时代异物。
  
      它们的死亡,给聂天带来的不仅仅是草木精气,还有血肉能量,精纯的魂力。
  
      “幽魂权杖!”
  
      深吸一口气,聂天冷冷看向天穹,主魂发出呼喊,“归来,归来,归来……”
  
      他的意志,横跨无穷星河,直达天之彼岸,虚空的另一端!
  
      另一异地。
  
      一浑浊气旋,缓缓转动,千万星辰似沉落于内。
  
      气旋内部,有神秘通道,正在绽开。
  
      浑浊的气旋内,有众多冥魂族、邪冥族星河战舰残骸,有冥魂族、邪冥族,还有部分妖魔族、幽族族人尸首。
  
      古灵族的族人,巨龙,古兽,也有众多尸身。
  
      一场惨烈的战斗,于此如火如荼进行着。
  
      战斗的双方,一方乃摄魂大尊、千魂大尊为首的冥魂族族人,另外一方,则是灭星海的邪道众生。
  
      那些人中,鱼龙混杂,既有古灵族族人,也有巨龙、古兽、幽族曾经的叛逆,还有诸多混血者。
  
      灭星海六位大枭,另外两位幽阒大尊和白鳞大尊,都在当中。
  
      连聂天的生母聂瑾,也驾驭着虹彩舟,一架架天虹神炮齐发,轰击着冥魂族的星河战舰,令那些战舰爆炸开来。
  
      呼呼呼!
  
      挥动着幽魂权杖的摄魂大尊,驾驭着万千凶魂恶灵,和无数明耀的星辰,进行着拼杀冲撞。
  
      诸多星辰中,有一位惊天气势,霸道的塞满星空的强者,如亿万年不动的磐石。
  
      正是秦尧!
  
      千魂大尊的一尊尊分身,神出鬼没,令众多灭星海的邪道炼气士苦不堪言。
  
      时不时地,就有一人,被千魂大尊悄悄袭杀。
  
      “魂殒!”
  
      三个千魂大尊,突然凝为一体,抬手指向一位死咒宗的炼气士。
  
      那位圣域中期的炼气士,魂魄如被针扎的气球,噗地爆灭。
  
      千魂大尊阴恻恻笑着,一分为三,挑选新的目标。
  
      “唔!”
  
      突然,一尊尊千魂大尊的分身,看向气旋最深处。
  
      他惊奇地看到,被摄魂大尊攥在掌心的,暗含着天魂大尊残魂意志的权杖,居然猛烈地抖动。
  
      权杖之中,镶嵌的那枚青色宝石中,居然隐隐浮现出一缕影子。
  
      一缕,非天魂大尊的残存意志,让他觉得无比熟悉的影子。
  
      “聂天!”千魂大尊惊骇厉叫,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不可能!这,这不可能!”
  
      只是影子,他就一眼分辨出,那就是聂天!
  
      在人界,他吃亏太多,他相信绝不会认错!
  
      “不可能!”他嘶啸,“阴魔域,离此相隔无垠空间,你又不是虚空灵族的族人,绝不可能以灵魂意识,投影到权杖!何况,权杖还在他手中啊!”
  
      然而,下一刻千魂大尊就看到摄魂大尊的掌心,鲜血迸射。
  
      摄魂大尊,似感受到剧烈刺痛,被迫放开那柄权杖。
  
      幽魂权杖顿时失控!
  
      “聂天!”
  
      “少主!”
  
      “小天!”
  
      秦尧,灭星海的邪魔,还有聂瑾,齐齐看向幽魂权杖,看向权杖那块宝石中,正在凝聚的魂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