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看见
    浑浊气旋,缓缓转动。
  
      内部,有一条神秘的通道,如花骨朵儿般,慢慢地绽开。
  
      通道,也连接着幽暗深渊。
  
      为另外一个,可能蕴藏着无穷生机和神妙的福地,也可能乃必死绝地的葬场!
  
      “聂天!”
  
      千魂大尊厉啸着,瞪着脱离了摄魂大尊,向浑浊气旋之外,飘逝的幽魂权杖。
  
      摄魂大尊先前执掌权杖的那只手,鲜血淋漓。
  
      他那张枯瘦干瘪,显得异常阴鸷的脸,脸皮子突然抖动。
  
      眉心中,一枚新的印记,就要缔结。
  
      他要,以他参悟的灵魂奥妙,将幽魂权杖重新夺取。
  
      “群星之眼!”
  
      傲然矗立在漫天璀璨星辰海的秦尧,掌心中,忽然熠熠星芒,刺目而出。
  
      一只眼睛,在他掌心内凝结。
  
      那只眼,似由群星的星核之力,极度精炼而成。
  
      星辰幻灭,宙宇更迭,时空变幻,四季轮回……
  
      种种玄之又玄的奥妙,就从那只眼睛内,显化出来。
  
      不仅仅包含星辰秘密,还有三界众生,日月殒丧,等等未知的神异。
  
      摄魂大尊只看了一下,便轰然巨震。
  
      哗啦!
  
      从他头顶天灵盖,漂浮出亿万魂灵,那些魂灵都在凄厉嘶啸着,排布阵列,缔结出魂文法印,或亡魂国度。
  
      咻咻咻!
  
      浑浊气旋中,诸多繁星,如晶块呼啸而来。
  
      摄魂大尊和秦尧的争斗,又在顷刻间,激烈爆发。
  
      摄魂大尊再也顾不得,以灵魂意念,去束缚幽魂权杖,将那柄权杖掌控。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柄权杖,从浑浊气旋飘逝而出。
  
      “小天……”
  
      虹彩舟上,静静伫立着的聂瑾,仰着头,出神地看着幽魂权杖,梦呓地低呼,“是你么?你,有没有看到我?”
  
      “幽魂权杖浮现的,是少主?”
  
      “就是少主!”
  
      “是的,我曾经在雪域,远远看过他一眼!”
  
      “少主,竟然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他能够将幽魂权杖,从摄魂大尊手中夺取?”
  
      “幽魂权杖,本来就是被少主炼化的啊!嘿嘿,少主的灵魂意识,能隔空投影而来,说明他在阴魔域,至少有闲暇!能腾出手来,就证明他是游刃有余的!”
  
      “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
  
      诸多修炼邪术的炼气士,望着脱离浑浊气旋的幽魂权杖,都兴奋不已。
  
      幽魂权杖在摄魂大尊手中,至少能增加摄魂大尊两成力量,这还是因为摄魂大尊并没有完全炼化权杖。
  
      不然,凭借着幽魂权杖,摄魂大尊的战力,能提升四成,甚至五成!
  
      那样的摄魂大尊,战力,或许能超越乾魔大尊,成为墟界第一人!
  
      通过秦尧之前的转述,众人都知道眼前的摄魂大尊,就是灵界历史上,那位名声仅次于潜隐的生命古树,无比强悍的冥魂大尊。
  
      他们也看到,手持幽魂权杖的摄魂大尊,和秦尧的战斗,势均力敌,极为焦灼。
  
      可现在……
  
      失去幽魂权杖以后,他们相信接下来的战斗,秦尧定能获得优势!
  
      他们因此而振奋!
  
      “唔……”
  
      聂天的魂影,在幽魂权杖的那块青色宝石中,一点点的凝现。
  
      直到,从那浑浊气旋脱离,他的那一抹魂影,才真正凝实。
  
      他从而完成真正的,灵魂隔空投影,能通过那魂影,看到权杖底下有一巨大的浑浊气旋,能看到千万囊括各族的尸骨,还有战舰的碎片,和依然在发生着的战斗。
  
      忽然,他看到一艘神光浩荡,似以五彩神石铸造的星河古舰上,矗立着一个娇小柔弱的身影。
  
      那道身影,痴痴的望着他,眼中乃浓郁的化不开的思恋……
  
      远在幽暗之地的他本体,通过那道魂影的注视,胸口突然堵得慌,说不出的难过,灵魂都在剧烈震荡,“我,我……”
  
      “呼!”
  
      幽魂权杖飞离之后,突然爆出,明亮的令人眼瞳都要炸裂的光芒。
  
      时空错乱,空间扭转,星斗倒转!
  
      霎那间,空间的层层界限,就被无情撕碎。
  
      那柄,上一刻还在另一地的幽魂权杖,突然间,便在聂天本体逗留的幽暗之地,漂浮在他眉心处。
  
      他瞪大眼,看着那块青色宝石内,一抹他的灵魂投影消逝。
  
      他胸口沉闷无比,他不由自主地,捂着胸口,道:“我,我看到在另外一地,也爆发着同样惨烈的战斗。我还看到,有一个女人,站在一艘五彩耀目的星河古舰上,一直看着我,呼喊着我的名字。”
  
      “你看到了,就应该知道她是谁。”季苍轻声道。
  
      董丽神情振奋,“聂天,你知道,她……就是送我东西的那个女人。”
  
      “我,我知道,我知道的……”低着头,聂天喃喃低语,心里面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一下子全部涌出来,这令他有些不知所措,“多少年了,我一直都在想,能见一面,该多好。”
  
      “真看到了,我,竟然有点恐惧,有点害怕。”
  
      “既害怕,这一切都是虚幻,是不真实的。又觉得,她,他们不该的,不该丢下我,不闻不问,却又在暗中,默默地看着我。”
  
      “我,我在担心什么?”
  
      “……”
  
      他一直在轻声地,自言自语。
  
      哧啦!
  
      那一簇橘红色的神火,散逸在各处,还在汹涌燃烧。
  
      更多的小火苗,炼化吞没着墟灵,一点点地壮大起来。
  
      许久后,所有在附近活动的墟灵,应该都被神火吞食掉,神火向聂天传递了一个讯息。
  
      ——跟我来。
  
      “啊?”
  
      聂天猛然醒转过来,一脸茫然地,看向了那一簇神火,张口道:“跟着你?去哪?”
  
      此言一出,季苍神情激荡,瞬间就反应过来,急喝道:“走!跟它走!它,是从里面出来的,它定然知道该怎样进去!”
  
      聂天也反应过来了,“幽暗深渊!”
  
      “跟我来。”神火又一次传讯,旋即就轻飘飘地,朝着某处而去。
  
      它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聂天急忙跟上,董丽犹豫了一下,指唤着黑玄龟,将季苍驮着,也立即行动起来。
  
      神火飘飘荡荡,不急不缓,途中再没有任何魔植、灵植出现,也再没有所谓的墟灵,向董丽发动攻击。
  
      聂天时而抬头,能看到依然有众多的强者,呼呼呼地坠落下来。
  
      只是,一落下来,那些强大的生灵,就不知道分散到幽暗之地的何处。他再以生命血脉感知,以灵魂探察,都嗅不到动静。
  
      神火带路,他们这次异常的顺利,没再遭受什么危险。
  
      在这个过程中,聂天的气势,力量,肉身强度,源生之体的高度,都在急剧攀升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