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说走就走
季苍的星辰神域,活生生地,撞击到了聂天的星辰神域!
  
  呼!
  
  璀璨的星辰光流,从季苍的神域飞逸出来,长江大河般,冲入到了聂天的星辰神域。
  
  他的星辰光流,呼啸着,卷动了聂天的星辰之力。
  
  聂天凝结的,一颗颗星辰光烁,都被他的星辰光流带走。
  
  连得自罗万象的,那星罗万象旗,也不受控制地,要逸入他的星辰光流。
  
  “诸天星辰,以我为尊!”
  
  季苍浩大的声音,轰然而出,震的这一方天地,都似摇摇欲裂。
  
  不论裴琦琦,还是董丽,入目所见的星光,都带着季苍的气息。
  
  就连聂天的星辰神域,仿佛都被季苍的意志,一点点吞食,要沦为季苍神域的一部分。
  
  星辰磁晶,乃季苍星辰神域的核心,而这件奇物最玄奥的地方,就是吸纳星辰的星核!
  
  连星辰的星核,都能吸纳,何况是区区星力?
  
  “星辰神域么?”
  
  聂天的源生之体,骤然血光如天幕,暴烈至极的气血海,从周身散逸开来。
  
  “你别忘了,星辰神域对我而言,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
  
  他的生命气血海,突地注入到自身的星辰神域!
  
  熠熠绚烂的星辰神域,宛如得到一道生命流泉,霎那间,就注满了浩瀚的能量。
  
  他的草木神域,像是域之重叠般,移动到星辰神域。
  
  这令他的星辰神域,突然生出了无穷变化,似瞬间鲜活起来,充满了勃勃生机。
  
  那株天星花,得到生命气血海的滋养,还有草木神域的温润,一下子壮大开来,竟隐隐有了一些生命古树的气象!
  
  天星花的花朵,群星如钻,绽放出夺目神芒。
  
  “定!”
  
  聂天沉喝。
  
  那条,在他星辰神域肆虐的,属于季苍的星辰流光,突然停止。
  
  哗!
  
  一束束,晶亮的星辰光芒,从那流光内剥离出来。
  
  连星罗万象旗,也从流光内飞出,重新融入聂天的星辰神域。
  
  天星花的异力,在聂天的星辰神域,四处闪烁。
  
  朵朵晶莹的花朵,似魔眼妖花的眼睛般,盯着那道星辰流光,还有流光之中,季苍意志凝聚的幻影。
  
  “厉害啊。”
  
  季苍的声音,从那流光内传来。
  
  下一刻,他的星辰神域,就猛地向高空漂去。
  
  “咻!”
  
  那一道星辰流光,也从聂天的神域离去,重新融入到季苍的星辰神域,消失在一块明熠的晶体。
  
  那晶体,就是季苍神域的核心星辰磁晶。
  
  “算啦算啦,我不和你玩下去了,还是省点力气,为幽暗深渊做准备。”季苍的轻笑声,从那星辰神域传来。
  
  他在神域中,皱着眉头,看着一簇簇橘红色的火苗。
  
  那是神火。
  
  神火,在他和聂天战斗时,悄悄地,分逸出诸多,慢慢散开。
  
  神火其实在一点点包围他,而神火释放的气息,令他都感到恐惧。
  
  他并不想,还没有进入幽暗深渊,就和聂天,和那神火拼的两败俱伤,所以干脆先离去,等候更好的时机。
  
  他一走,黑玄龟立即摆脱了他的控制,硕大的黑玄龟,虚脱般瘫软在地。
  
  “走了?”
  
  聂天阴沉着脸,就要全力以赴时,突然发现失去对手。
  
  季苍,毫无预兆。
  
  才离开视线,在他的灵魂感知,还有生命感应中,都不见了季苍踪迹。
  
  “他,真就是你们碎星古殿的殿主?”董丽咳嗽着,脸色有些苍白,“和传言,一点都不相似啊!”
  
  “就是现在,我都不确定。”聂天皱着眉头,“他对星辰之力的认知,远在我之上。那块星辰磁晶,也神秘莫测。如果不是我的生命血脉特殊,不是我新觉醒的天赋,能直接增幅神域的力量,刚刚我的星辰神域,就被他霸占了。”
  
  季苍之恐怖,不下于墟界排名前三的大尊。
  
  “他,如果能吞没你的星辰神域……”
  
  董丽脸色一变,“那你们的副殿主储睿,沉落到幽暗之地后,或许,也遭了他的毒手。”
  
  此言一出,聂天骇然,“你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他果断离去,是因为发现我的天星花,得到生命气血海滋养,能不受星辰磁晶的引动!可如果是储睿,在幽暗之地撞上他,那储睿的神域,就可能被他的星辰磁晶吸纳掉。”
  
  “储睿,可是一心想要救他啊!”董丽道。
  
  “他,就算是季苍,也不是我们听到传说的那个。”裴琦琦这时候插话,她持有的界宇棱晶,骤然晶光爆开。
  
  呼呼呼!
  
  道道晶光,竟冲入虚空境。
  
  虚空境内,一簇簇被映照出来的,所谓的墟灵,似被界宇棱晶的力量,给强行地赶了出来。
  
  神火分化的,一簇簇橘红色火苗,一涌而来。
  
  噼里啪啦!
  
  神火,又在燃烧炼化,那些瞧不见的,从虚空境飞离的墟灵。
  
  墟灵消失,虚空境的残魂,聚涌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
  
  “那些墟灵,是被我师傅捕抓到虚空境。我师傅得到这些墟灵,一直琢磨着,该如何处理墟灵,探察墟灵的秘密。”
  
  裴琦琦的指头,轻轻搭在虚空境上。
  
  丝丝魂念,从虚空境内飞逸而出,融入她。
  
  虚空境的器魂,似乎正在向她倾诉着……
  
  “季苍知道的,关于墟灵的事情,也是我师傅告知。”裴琦琦一边感应着,器魂传递的,断断续续的记忆,一边对聂天说:“那些墟灵,不被我弄出来,器魂残魂聚集,几乎不可能。墟灵,也在里面,制衡着器魂。”
  
  讲话间,一抹,极淡极淡的影子,在虚空境一闪而过。
  
  裴琦琦眼睛,明显一亮,道:“等下!”
  
  “琦琦……”
  
  一个,很是轻微的声音,从虚空境内响起。
  
  “屈前辈!”
  
  聂天一震,惊奇地看着虚空境,“是你吗?”
  
  “师傅!”
  
  裴琦琦喜极而泣,两手捧着虚空境,明眸深处,不断迸射出,碎小的湛蓝色光虹。
  
  她的灵力,不断涌入虚空境。
  
  镜子内,屈奕的一缕魂念,似从别的时空,很艰难地,冲了过来。
  
  聂天突然欣喜起来。
  
  那缕魂念,意味着屈奕没有彻底消亡,至少还有转世重生的希望在。
  
  ……
  
  ps:呃,很抱歉,今天下午要带孩子挂水,不能更新了,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