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变天
屈奕,乃虚灵教教主,人族对空间力量的参悟,最巅峰的那位。
  
  他执掌虚空境,可以在人界任何一地,自由翱翔。
  
  只要他想,借助虚空境,他能一霎那,抵达人界任何星域,任何一个域界。
  
  正是如此,他被称为人族最难死之人。
  
  即使对手有着高出他一截的境界修为,即使身陷重围,只要他想走,就没人能拦得住。
  
  这样的人物,如果是在人界,便是墟界排名前三的大尊合力,都留不住他。
  
  季苍,又是怎么做得,令他血肉爆灭,只剩下一缕精魂?
  
  “琦琦……”
  
  屈奕的魂音,似从另外一个空间,传递而来。
  
  那一缕,属于他的魂影,也在慢慢浮露。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点,极其碎小的星辰颗粒,骤然在虚空境爆出。
  
  星光炫目至极!
  
  噗!
  
  屈奕凝现的那一缕魂影,被那一点星辰颗粒,殛为轻烟!
  
  “不!”
  
  裴琦琦发了疯般,注入了一道道湛蓝光束,试图挽救。
  
  可已经于事无补。
  
  聂天神色难看,怒喝:“季苍!”
  
  “抱歉,他洞悉了太多秘密,不能活下去。”季苍的缥缈声音,居然于此刻响起。
  
  咻咻!
  
  五大邪神猛地呼啸而出,凭借着对灵魂的敏锐感知,四处探察。
  
  呼!
  
  就连那截,被聂天以生命血脉增幅的狂暴巨兽骨头,也在聂天的授意下,飞啸出去,捕捉季苍的生机和潜隐之地。
  
  聂天大为震怒,自身的生命探寻,灵魂感应,一一触发。
  
  季苍还在轻声道话:“屈奕逃离一道精魂,以虚空境坠入别的空间,还当我不知。呵,我也在打散虚空境的器魂之后,遗留了一枚碎星,潜在虚空境,就等他这道精魂归来。”
  
  “说起来,还要谢谢裴小姐。若不是嗅到你的气息,不是你帮虚空境的器魂,去聚涌起来,他应该也不会敢,那么快地,就将这道精魂,再回虚空境。”
  
  “他当然是想要,告诉你一些事情,想要让你,帮他为这道精魂,找一具合适的契机,转世重修。只可惜……”
  
  季苍的声音,渐渐微不可查。
  
  可那爆开的碎星,却溅射出细小的,暗含最精炼恐怖力量的星芒。
  
  星芒,如一柄柄星剑,将虚空境的残存器魂,都给一一斩灭。
  
  那面,被虚灵教视为空间至宝,在屈奕手中有着巨大威名的不朽神器,镜面上,凭空多出了数条细密的裂纹。
  
  虚空境,都因此而有了缺陷。
  
  这是因为,虚空境的器魂,都被星芒重击,可能……就此消亡。
  
  五大邪神和那截赤红骨头,已将周边方圆千里之地,仔仔细细探察一遍,可始终未能找到季苍。
  
  裴琦琦捧着虚空境,泪眼迷蒙,“是我,是我害了他……”
  
  “和你没关系。”董丽叹息,“这位碎星古殿的殿主,当真是可怕至极。他既然留下了后手,只要你师傅忍不住,只要那道精魂跨域空间,逸入虚空境。那块碎星,就会让季苍生出感应,会立即爆发。”
  
  “人界第一人啊,为什么要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人,而非墟界?”
  
  “以他的手段,心性和狠辣,一心要对付墟界三大奇族,恐怕乾魔大尊和摄魂大尊,都会头疼不已。”
  
  “何必呢?”
  
  董丽想不通。
  
  裴琦琦还在巨大伤痛中,两手捧着虚空境,暗暗悔恨。
  
  聂天试了所有的办法,压根找不到季苍在何处,不论灵魂感知,生命血脉的探察,都毫无收获。
  
  “轰!”
  
  幽暗之地的天穹,突显惊天大动。
  
  乾魔大尊,生命古树,彻骨大尊,还有尹行天、莫珩一类,人界、灵界、墟界最尖端的战力,突然一一沉落。
  
  沉落向幽暗之地。
  
  仿佛,他们苦侯了许久许久的时机,终于到了。
  
  聂天和董丽,都暂时顾不得多想屈奕一事,骇然看向天穹。
  
  令他们惊奇的是,从阴魔域沉落的,分属三界的大尊、神域、奇异生灵,一下来,就仿佛被强行打散,不知分散到了何地。
  
  “蒋塬池!还有……臌肶!”董丽瞪大眼,神色错愕,“臌肶,不是?”
  
  在各方强者下落之后,如一尊光明神祗的蒋塬池,显现出神之法相,踩着环绕着毒瘴气中的臌肶,强势地落下。
  
  臌肶,非常清楚地呈现出来,它像是一条万米长的,肥硕的七彩大米虫。
  
  蒋塬池后方,一位位光族族人,圣洁雪白的羽翼振动着,随之落下。
  
  聂天也呆了。
  
  蒋塬池活着,以光族族长的身份和力量,进入幽暗之地他一点不意外。
  
  可臌肶,不是被他师傅以时间长河带走了吗?
  
  他甚至,还看到过臌肶,如七彩的大虫子,被斩为一截截的尸体!
  
  “奇怪,真是奇怪!臌肶,居然能死而复生!更奇怪的是,蒋塬池怎么能找到它?”聂天一肚子疑惑,只觉得随着幽暗深渊的开启,三界都受了大震动,有诸多的不解之谜,纷纷呈现出来。
  
  “呼!”
  
  散逸的神火,骤然间,凝聚为一。
  
  神火又一次催促。
  
  旋即,神火再次领路,继续朝着它感知之地而去。
  
  “走吧。”
  
  董丽轻盈而动,一把拽住裴琦琦,将她带上黑玄龟。
  
  聂天也沉落到,血脉爆发,变得无比硕大的黑玄龟。
  
  阴魔域之外。
  
  三界诸强,或先死,或在绚烂通道稳定之后,纷纷沉落下去。
  
  连在中州域,和彻骨大尊战斗的生命古树,都以第三代的巨树形态,枝叶茂盛地,脱离了扎根之地,轰然冲了下去。
  
  唯有中州域,停在阴魔域外,一动不动。
  
  不断地,还有零零散散的墟界的生命种族强者,在蒋塬池后,鬼鬼祟祟地飞向幽暗之地。
  
  那些,都是墟界比光族、海族、月族更弱小种族的族人。
  
  中州域地底深处。
  
  苍茫空间,浑浊的气流,一簇簇,一团团地,忽然向那位仰天躺着,身如连绵山脉,数万里长的雄壮巨尸内流溢。
  
  那些气流,天地能量,本就是从他体内散逸而出。
  
  如今,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从他体内散溢,被这片苍茫空间封禁的能量,又倒流似的,重新涌入他的体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