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至尊种子!
另一端。
  
  季苍收敛力量,只有腰腹处,那块星辰磁晶清晰浮现。
  
  他的魂念、星辰灵力,皆暂时融入星辰磁晶,再通过星辰秘术,遮蔽了各类感知。
  
  “呼!”
  
  一团,黑紫色的魔气,忽然漂浮而来。
  
  黑紫色魔气深处,缩小了千万倍的乾魔大尊,慢悠悠地,只将一张脸浮出,“还在等什么?”
  
  他竟在询问季苍。
  
  “你来了啊。”季苍轻声一笑,“别急,再等等。那么多年,都等下去了,还在乎这一刻啊?”
  
  “那些墟灵,都是至尊种子,你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被聂天捕抓?”乾魔大尊皱眉。
  
  “至尊种子。”季苍哑然,“至尊种子,又不是至尊。再说了,不是有了至尊种子,就定能成就至尊。千万年下来,得到至尊种子者,有多少,你我难道还不清楚?可真正,能将种子发芽,进化,蜕变,最后成就至尊者,又有几个?”
  
  乾魔大尊沉吟数秒,眉头舒展,“倒也是。”
  
  “不用着急,便是那些至尊种子,都被聂天得到,又能如何?”季苍淡定自如,“想要成就至尊,种子只是一部分原因,而非全部。幽暗深渊的进入,还需要他。等幽暗深渊能进入了,再做计较便是。”
  
  “你一直强调,他是幽暗深渊进入,和开启的关键。”乾魔大尊语速很慢,“就因为,他那独特的血脉吗?他的血脉,真来自于秦尧?秦尧,从碎星古殿而出,明明是人族!秦尧的生命精血,又从何而来?”
  
  “唔,我也不知道,只是推算出,他是进出关键。”季苍摊开手,很无赖地说:“这些话,你应该去问秦尧,而不是我。”
  
  “摄魂,挡不住秦尧。”乾魔大尊道。
  
  “我当然知道。”季苍洒然一笑,“何必要挡他呢?另一端的战斗,杀戮,死亡,也只是为幽暗深渊的开启做准备而已。浩瀚星空,漫长的时光历史下来,造就了多少雄才大尊,在我们之前,诞生过多少奇迹?”
  
  “亘古不灭,身死魂碎,意念不朽者,又有几个?”
  
  “秦尧若有本事,能成为其中一位,那是他的幸运。只是,有了你我,他应该没那样的运道,注定是要沦为幽暗深渊开启的,最大的那几块垫脚石之一了。”
  
  “所以,让他们来便是了。”
  
  哗!哗哗!
  
  就在这时,幽暗之地的天穹中,漫天魂灵飘逝,一块块星芒璀璨坠落。
  
  乾魔大尊和季苍,看了一眼,便哑然失笑。
  
  摄魂大尊和秦尧,竟然就在此刻,双双降临。
  
  “墟灵,和至尊奥妙的关系,你可以释放出去了。”季苍想了想,就对乾魔大尊说:“还有,聂天人在此处,正在捕抓墟灵的事,也透露一下。”
  
  “想来,知道墟灵能成就至尊,又知道墟灵于此四处飞啸者,都会疯狂的。”
  
  季苍眼瞳深邃,“众生皆贪婪,至尊的诱惑,你我都无法抑制,何况是他们?”
  
  “好。”乾魔大尊点头。
  
  一束束,比发丝纤细千万倍的紫色幽电,悄然逝去。
  
  很快,关于墟灵和至尊的关系,就散播出去。
  
  不仅是墟界三大奇族族人,连人界、灵界的人族,古灵族和灭星海的邪道炼气士,居然都通过各类途径,他们的种种消息来源,得到了真相。
  
  再然后,连墟灵的位置,都被暴露。
  
  有奇诡的地图,被很多人以灵魂解析出来,那地图乃季苍刻画的幽暗之地,并着重标注了聂天和墟灵的方位。
  
  一时间,闯入幽暗之地而未死的,三大界,还有灭星海的众生,都为之沸腾了。
  
  “墟灵!又被称作天地之灵!具备不同的属性,是在三界形成之前,宙宇浑沌时,就神异诞生之物!”
  
  “黑暗之王,彻骨大尊,因得到黑暗、死亡属性墟灵,终成大尊!”
  
  “幽暗深渊开启,墟灵会走出来,会在幽暗之地活动。如能捕抓到墟灵,即便是不进入幽暗深渊,只要离开后,去温养、强大、进阶墟灵,就能在墟灵带领下,再来幽暗深渊,得到成就至尊的可能!”
  
  “此刻,幽暗之地的墟灵,都在地图标注之地!”
  
  “聂天,正在捕抓墟灵!十几种,不同属性的,所谓的天地之灵!能造就出,十几位至尊啊!”
  
  “墟灵!”
  
  聂天三人,此刻却是眼睛明熠,瞪着那一簇簇墟灵。
  
  从裴琦琦的虚空境,从神火口中,知晓眼前的墟灵,若能得到,然后将其拉出幽暗之地于三界星河,借域界之力壮大、进阶,再炼化融入气血海、神域,能奠定至尊基础,他们看向墟灵的眼神就变了。
  
  “在幽暗之地,它们是杀不死的。”裴琦琦又获知新的讯息,“聂天!你问问神火,要如何才能驯服,或捕抓到它们?它们,如果能被得到,将来就可以造就出,一位位新的至尊出来!”
  
  “等等!”
  
  御动着黑暗光轮,以“映照”寻找季苍的董丽,神色微变,道:“我刚刚,感知到一股非常恐怖的魔力波动。可黑暗光轮,居然不能找到他。那种恐怖的魔力动静,在如今的魔族,只有一个人具备。”
  
  “是谁?”聂天喝道。
  
  “乾魔大尊!”董丽吸了一口寒气,“相信我,他来了,而且应该就在附近!”
  
  “乾魔大尊!”听到这个名字,聂天和董丽,都是神色巨变。
  
  “呼!呼呼!”
  
  攻击五大邪神,炎龙铠和聂天的那些墟灵,突然间,一个个迅速离去。
  
  它们,似嗅到某种危机,连对聂天生命精血的渴望,都暂时打消了。
  
  一摆脱五大邪神,还有聂天的攻势,墟灵一缩,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变成虚无。
  
  彻底的消失,再没有一丝痕迹,没有丁点的气息遗留。
  
  “怎么回事?”
  
  聂天心中,涌现巨大的失落感,有种明明宝石就在脚下,触碰时,却忽然发现不见的感觉,“它们是因为你的示警,匆匆逃离的吗?在它们中,有没有能够令我,成就为至尊的?”他很着急的,以魂念询问神火。
  
  呼哧!呼哧!
  
  那簇橘红色的火焰,将所有分逸出去的,一一收回。
  
  神火中央,似有一道娇小的血肉身影,于火焰之心浮现,它仿佛……正在望着聂天,神色很复杂古怪,在思考着什么。
  
  “不需要它们,你也能成就至尊。”一个清晰念头,从神火中那道娇小影子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