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巨尸沉落
“什么?”
  
  聂天恍惚,“不是唯有炼化墟灵,令墟灵进阶蜕变,才能奠定至尊基础吗?我,如果没有墟灵帮助,如何成就至尊?”
  
  “你,不需要的。”神火再次传讯。
  
  以前,他和神火的交流,只有魂念波动,只能参悟魂念的含义。
  
  可现在,神火的魂念,乃是真真切切的,能准确地表达。
  
  仿佛,回归到幽暗之地,炼化、吞没别的墟灵投影,神火的智慧,神力,知识,又一次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裴丫头,那些墟灵,是真的消失,还是?”董丽喝道。
  
  得知墟灵的神异,为至尊的种子,她为之沸腾了。
  
  “消失了。”
  
  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为虚空境,注入一道道空间异力。
  
  界宇棱晶和虚空境中,都没有浮现出,墟灵的影踪出来。
  
  这说明,墟灵不仅离去了,连投影都没有显现。
  
  “墟灵,是不是逃亡到幽暗深渊了?”董丽东张西望,漆黑如墨汁的眼瞳深处,有暗黑能量迸射出来,逸入黑暗光轮,去感知周边,“这样的话,幽暗深渊的进入之门,该就在附近吧?”
  
  裴琦琦没搭理她。
  
  “唔。”聂天还在和神火交流,神色困惑,时而点头,时而皱眉,“你也说不出所以然,但你却知道,我不用驯服一个墟灵炼化,依然能顺利成就至尊。那么,在我的身上,该是有一些奇妙,能促成此事的……”
  
  他在整理思绪。
  
  其间,众多坠落到幽暗之地,幸存下来的三界众生,都在依照季苍绘刻的地图,呼呼地飞逝而来。
  
  都是奔着墟灵,为了能得到一枚踏入至尊的种子。
  
  “咦!”
  
  董丽猛然一惊,高悬着的黑暗光轮,映照出许许多多的动向。
  
  墟界三大奇族族人,灭星海的混血者,邪道炼气士,还有人界、灵界的强者,都在黑暗光轮中浮现。
  
  每一个人,每一个异族眼中,都是渴望和贪婪之色。
  
  “好像,是奔着我们而来。”她嘀咕道。
  
  聂天的生命血脉,还有灵魂感知,也纷纷被惊动。
  
  他没办法确定季苍的方位,并不是说他的生命血脉和灵魂感知失效,只是因为季苍太厉害,潜隐的手段太高超。
  
  别的人,别的生灵,就没这个手段了。
  
  哧啦!
  
  一束冷幽剑芒,瞬间横跨无垠空间,寄托着一缕魂念,骤然逝来。
  
  魂念,乃尹行天所传!
  
  聂天一感知,脸色就骤然阴沉下来,“墟灵,为至尊种子的秘密,居然莫名其妙的,变得人尽皆知!而且,我们所在之地,也被绘刻为地图,拓印在各类魂石,印记当中。现在三界众生,都奔着我们而来,都要争抢墟灵!”
  
  “季苍,定是季苍所为!”裴琦琦道。
  
  “季苍,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能量,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墟灵的消息,将我们和墟灵战斗的消息,散播到所有降临的众生?”董丽骇然,“墟界三大奇族也就罢了,就连人族,灭星海的混血者,灵界的各族族人,怎么也得到了消息?”
  
  深吸一口气,她又道:“难道说,人界、灵界和墟界,灭星海各方,都有他的眼线,都有人听命于他?唯有如此,他想要传递的消息,才能在极短时间,流传到三界各大种族,各方强者!”
  
  “如果真是这样,那季苍,或许比乾魔大尊都要可怕!”裴琦琦心底,都泛出一丝寒意,“在这个时代,怎么会出现季苍这样的人物!”
  
  “好像在突然间,我们成为主要目标了。”聂天变了脸色,“如果我们还在这里,或许墟界三大族的强者,包括人族的一些家伙,都可能要为了墟灵,来质问我们。偏偏那些墟灵,又消失不见,会被人误以为,都由我们收取了。”
  
  一想到这里,他都有点头疼。
  
  人性,是很难估量的,至尊的诱惑,多少人能经得住?
  
  “我看,还是季苍在布局,在逼迫你。”董丽想了想,说道:“说来说去,季苍就是想通过你,尽快进入幽暗深渊。仿佛只要你找到入口,进入了,他就满足了。”
  
  “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聂天点头,旋即再一次沟通神火,“究竟,该怎样踏入?”
  
  便在此刻!
  
  一种直达灵魂的心悸感,冷不防地涌现,令聂天心脏暴跳不止!
  
  他和神火的沟通,竟突然截止!
  
  不自禁地,他轻轻颤栗,似本能地嗅到,有大恐怖就要降临。
  
  “会是谁,会是什么?”聂天内心狂呼,茫然四顾,“乾魔大尊?彻骨大尊还是摄魂大尊?就算是他们三个,我也不至于那么不安啊!”
  
  他茫然无绪。
  
  “看!”
  
  董丽和裴琦琦两人,齐声高喝,举头望天。
  
  幽暗之地,各大种族的神域、大尊,幸存的生灵,包括生命古树,巨兽等等,皆在这一刻,以一种无比惊奇怪异的眼神,看着天穹。
  
  一位雄壮无比,体型绵延如山脉,半赤裸着身子,缭绕着道道雷霆闪电的巨大尸身,凭空浮现,然后缓缓降临。
  
  大汉胸口,有一金灿灿护心甲,不断地冲出一道道金色神辉,似蕴含金色大道至理。
  
  其喉结处,一块宝石,散发着极致的冰寒。
  
  连幽暗之地的人,看着那块宝石,都浑身打颤,灵魂都仿佛要被冻结。
  
  他那具身躯,望幽暗之地沉落时,隐约能看到的阴魔域,天崩地灭,似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域都震的爆裂。
  
  单单以体型来看,他是小混乱巨兽一截,可他沉落时,给人的震撼,却远超混乱巨兽!
  
  “那是,一个人?”
  
  “人族,怎会如此巨大?具备特殊血脉的擎天巨灵,也不是这样的啊!”
  
  “中州域,埋藏地底的,那具神秘巨尸!”
  
  一个个惊骇欲绝的声音,在幽暗之地不同之处响起,绝大多数的生灵,根本不知道巨尸出自何处。
  
  唯有,依附于聂天的,去过中州域的聊聊数人,听聂天说过,才知巨尸来历。
  
  “这具庞大尸体,不应该在中州域的地底空间吗?那里,根本无法深入的,为何他会突然显现出来?”
  
  “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是尸体,还是犹有生机?”
  
  “如果是死的,他怎么能出来,怎么知道降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