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奔我而来!
轰隆隆!
  
  阴魔域,宛如沙砾堆砌的城堡,被巨兽狂奔而过,霎那爆灭。
  
  魔族一域,就此消失。
  
  幽暗之地天穹外,如今硕果仅存的,只剩下中州域。
  
  连那些受恨天大尊,还有聂天之力牵引的,别的阴魔星域的域界,也莫名消失。
  
  若是,他们能冲离幽暗之地,去阴魔星域,就能看到原先的阴魔域,附近已沦为如灭星海,如禁天星域般的奇地。
  
  众多域界星辰爆裂,数不尽的巨大的,不规则的陨石,在星空堆积。
  
  冰冷,枯寂,荒芜。
  
  偌大一个阴魔星域,就这么奇怪的,化作废墟。
  
  沉落的巨尸,连绵如千万里山脉的躯体,时而转动翻身。
  
  每翻动一下,似乎都引发狂暴的能量异动,使得天穹电闪雷鸣,各类灵力如雨滴,倾盆落下。
  
  “嚎!”
  
  一头乌黑的魔蛟,九阶血脉,不知因何原因,冲向那巨尸。
  
  九阶魔蛟,身长七千米,乌黑蛟身透出细密的雷光。
  
  魔蛟,似贪婪巨尸身上,缠绕的一道道雷霆闪电。
  
  哧啦!
  
  那头为魔兽血脉,属性为雷霆的魔蛟,临近巨尸时,被一束雷霆锁链倏地击中。
  
  魔蛟数千米长的身躯,顿时爆为蓬蓬血雨。
  
  “我的天!”
  
  雷魔袁九川,眼瞳深处,绽放出一束束纤细电芒,他死死瞪着巨尸身上,密密麻麻游动的雷霆闪电,说道:“我只是看闪电游动的轨迹,就忽然参悟出,许多雷霆真谛!那具,明明是人族的尸身,到底是何来历?”
  
  他猛地转头,盯着酆北罗,“灭星海,没有关于他的记载?”
  
  “一点没有。”酆北罗也傻眼了,“别再看了,没有,一点没有!对他,我也一无所知!中州域,他出自中州域,人族的发源地!难道,他和我们人族,有什么渊源?”
  
  “怎么可能?人族,要是有他这么强大的先辈,何至于在灵界,被所有异族欺凌?”灭星海一位阴灵教的炼气士,嚷嚷道。
  
  “呼!”
  
  一位从人界而来,圣域后期的炼气士,冲天而起。
  
  那位炼气士,精通寒冰之力,寒冰圣域铺展开来,乃无数冰晶搭建的极寒宫殿。
  
  他目光炽烈的,瞪着巨尸喉结处,那块散发着极寒之力的宝石。
  
  喀!喀喀!
  
  他在冲向巨尸的途中,圣域冻结出来的极寒宫殿,发出异响。
  
  流转在他寒冰圣域的寒力,突然失控。
  
  那极寒宫殿,瞬间化作漫天冰屑,连带着他的圣域,魂魄,都挥洒开来,不留一丝痕迹。
  
  “金锐至宝!”
  
  有五行宗金宗的炼气士,看着那块金灿灿,神辉冲天的护心甲,按耐不住地飞出。
  
  生怕,巨尸彻底沉落幽暗之地,会不知所踪。
  
  咻!
  
  一束金芒,从那护心甲狂飙而出,如能洞穿三界,斩裂日夜星辰的锋锐之刃,将那位五行宗的贪婪者,即刻抹杀。
  
  然而,这还没有能阻止,那些心生贪婪的三界生灵。
  
  一道道身影,从幽暗之地的各方,接连飞出。
  
  有人族炼气士,有墟界三大奇族族人,有灵界、灭星海的来客,他们都瞄向了巨尸身上缠绕的雷霆闪电,看中了那块护心甲,和喉结处的宝石。
  
  圣域,大君,连后面神域和大尊,都接连动手。
  
  不断有雷霆闪电,从巨尸身上游离,不断有金色神辉狂飙出来,不断有寒力如光流洒落……
  
  一并出现的,乃漫天的血雨,爆灭的骨肉。
  
  每一个,以为巨尸乃死物,以为那些雷霆闪电,护心甲和宝石,都是无主之物的贪婪者,皆被无情斩杀。
  
  连异族大尊,都有两位尸骨爆灭,也有一位灭星海的神域初期者,被金光绞杀。
  
  巨尸,降落到幽暗之地的时间,出奇的缓慢。
  
  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一丝灵魂和气血的波荡,可环绕他的闪电、金辉和寒力,已灭杀数十个生灵。
  
  “聂天,我们该怎么办?”董丽轻声询问。
  
  巨尸出现以后,聂天和神火之间,便没了沟通。
  
  这一点,从聂天死死瞪着巨尸,神火飘忽着,渐渐往上浮,就能看出聂天和神火,注意力都放在巨尸身上。
  
  “这位,人族形态的巨尸出现,似乎打乱了某人的布置。”裴琦琦转动着界宇棱晶,仿佛看到了一幕幕画面,“本来该奔着我们而来的,三界的各方强者,如今都在关注那具尸身。”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他降落的,也太慢了……”
  
  混乱巨兽,乾魔大尊,还有生命古树等各方强者,也是强大至极的生灵,可沉落时,都异常迅速。
  
  唯有那巨尸,他仿佛就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的沉落是如此的缓慢直观。
  
  以至于,散落于幽暗之地各方的强者,都能看到他,仿佛还能触手可及,能接近他。
  
  他又那么的巨大,身上的雷霆闪电,护心甲和那块极寒宝石,又如此的显眼……
  
  那架势,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已经死了,身上都是至宝,仿佛在说:快过来抢啊。
  
  情形诡异。
  
  “他,降落的虽然缓慢,可方向,始终是朝向我。”聂天突然开口,语气沉重,神情肃然,“若没有外力阻扰,他最终落脚地,就在你我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感觉,我就是他的方向标,是他的灯塔。”
  
  “什么?”裴琦琦惊喝,“他,朝着你落来?”
  
  “你会不会感觉错了?”董丽也急忙插话,“我们三个都在,还有神火。对!神火,他是不是受到神火的吸引?”
  
  “不是,就是我!”聂天斩钉截铁道。
  
  “依我看,你还是继续沟通神火,先找到进入幽暗深渊的方法吧。”董丽很为他担心,“墟灵一事,已经弄的我们成为众矢之的,再加上他,怕是麻烦更大。关键我们还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是怎么一回事。”
  
  “咚!咚咚咚!”
  
  源生之体形态的聂天,心脏跳动之声,渐渐地,如洪钟大吕,震耳欲聋!
  
  董丽和裴琦琦,聆听着他的心跳声,只觉得胸闷,心堵得慌。
  
  聂天忽然捂着胸口,脸色涨的通红,仿佛心脏就要爆开。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