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至尊神战!
    沉落的巨尸,没有丝毫魂念波动。
  
      因他,非异族,也无气血贯穿周身。
  
      可他,那具绵延如山的雄壮尸身,却是充盈着能量的。
  
      那是——天地灵气!
  
      唯有人族,会吞吐天地灵气修行,将灵气纳入丹田灵海,缔结为灵丹,为力量源泉。
  
      这是人族和异族,最本质的区别。
  
      那具巨尸,天地灵气确实是其力量根本,可他和绝大多数的炼气士修行体系,又不太一样。
  
      天地灵气,灌满他浑身!
  
      他的穴窍,经脉,骨头,血肉之中,皆充盈着浓郁精纯的灵力!
  
      而非四大古老宗门,所谓的修行正统——只纳灵力入丹田灵海,不去着重血肉躯体的淬炼!
  
      主流的修行方式,都是修丹田,再往后,会重灵魂,弃肉身。
  
      因为人族天生躯体孱弱,远不能和气血贯穿周身的异族、灵兽比肩,扬长避短,乃人族坚守的大道至理。
  
      如殷娅楠般,以御兽宗秘术,还去额外淬炼体魄的,反而是异类。
  
      灭星海深处,一部分所谓的邪道炼气士,也是将体魄的修行,视为重要部分。
  
      可这类人,永远都是偏门邪道,不被认同。
  
      那位缓缓沉落的巨尸,尸身灵气满溢,除丹田之外,血肉、骨骼、经脉和脏腑,皆灵气充沛,说明他极其着重体魄的淬炼。
  
      或许正是如此,他陨寂千万年之后,尸身依旧晶莹,不仅没腐蚀迹象,还生机勃勃。
  
      “他体内,蕴藏的天地能量,骇人至极!”聂天心脏暴跳之际,感知反而变得极其敏锐,“雷霆缠绕,脖颈宝石暗含极寒之力,护心甲金光灿灿。这三样奇宝,和他体内的灵气是呼应的,可能他精通着雷霆、冰寒、金锐三种力量真谛。”
  
      “但,除掉这些,单单只是浩瀚无际的灵气,就比大长老都强了不知道多少。”
  
      “而这些,还仅仅只是血肉本身蕴含的。他丹田灵海,我无从感应,一点都捉摸不透。”
  
      “如果……”
  
      一念至此,聂天突然怔住。
  
      “什么?”董丽道。
  
      “至尊!至尊尸身!”聂天突地轰然巨震,惊叫道:“他未死之前,乃是至尊级别!一位人族的,体魄淬炼到极致,以天地灵气为核心,还精通金锐、冰寒、雷霆之力的,最恐怖的至尊!”
  
      这番话,他说的斩钉截铁。
  
      没什么事实根据,可他就是知道,那具沉落的巨尸,就是一位逝去的至尊!
  
      还是人族至尊!
  
      “这,这怎么可能?”董丽傻眼了,“我们人族还在中州域时,一直被灵界各大异族欺凌啊。灵界的古灵族,还有别的异族,都将人族视为牲畜般,在祭祀时,一批批轰杀。那时的人族,连提炼天地能量修行,都不懂啊!”
  
      “人族,崛起于人界啊!”
  
      “灵界的人族,要是出现过至尊,何至于此?”
  
      “灵界,人界,逝去的历史中,从没有过关于他的记载啊!”
  
      “……”
  
      裴琦琦也参与讨论,也迷茫地,轻声嘀咕。
  
      她们怎么都不能理解,正沉落的巨尸,乃人族族人,且为至尊!
  
      他要是至尊,有过一段时间的辉煌,岂会在灵界一点讯息都没留下?
  
      别说她们了,就连聂天自己,都一头雾水,困惑不已,“生命古树乃灵界的守护神,三代生命古树,贯穿整个灵界的历史。第一代生命古树,更是阻拦了天魂大尊这个至尊,令他不能跨入灵界。”
  
      “生命古树的记忆,是能往下一代继承的,它都说对中州域地底的巨尸,一无所知。”
  
      “是它记忆出错,还是那位巨尸,另有玄奥?”
  
      这般思量着,聂天强行让自己的视线,从那巨尸身上移开,然后不断调整着气血,尽可能令心脏的跳动放缓。
  
      旋即,他开始动用生命探寻天赋,感应生命古树的存在。
  
      他相信,在幽暗之地一定距离内,他是能嗅到生命古树那浩荡的磁场的。
  
      至于幽暗深渊,在很多迷惑没有解开前,他反而不着急踏入了。
  
      “聂天,聂天……”
  
      一阵子后,他果真是聆听到生命古树的呼喊,然后就知道第三代生命古树,正全力朝着他赶来。
  
      也在此刻,天穹中,沉落的那具巨尸,速度骤然加快!
  
      仿佛,在他和生命古树建立联系的那一霎,引发了什么,被巨尸生出感应!
  
      巨尸,和第三代生命古树,都在向他飞掠而来。
  
      枝叶茂盛,比原先大了数十倍的第三代生命古树,也从幽暗之地的某处,呼啸着飞天!
  
      “生命古树!”
  
      许多人,许多异族强者,皆是惊呼。
  
      一截截枝叶,翠绿如翡翠,一束束嫩绿色的草木能量,溪河般潺潺流淌在树身的生命古树,飞上天空时,还在继续生长着。
  
      浓郁的生机,从那一株生命古树散逸开来,似在滋养着幽暗之地。
  
      可有众多如鬼灵草、幽魂树、天魔藤的幼小树苗,即使在幽暗之地的边沿地底,也在迅速枯萎。
  
      这类魔植、灵植,至强被聂天蚕食之后,它们分出去的幼小后代,也被抹杀。
  
      再也不存一丝痕迹。
  
      “哧啦!”
  
      道道金色神辉,耀目至极,从巨尸胸腔的护心甲冲出。
  
      金色神辉攻击的目标,赫然就是第三代生命古树!
  
      而第三代生命古树,明明离他极其遥远,且并不是奔着他而去。
  
      “咻!”
  
      一截青翠欲滴的枝干,从第三代生命古树树干飞出,宛如一道绿色闪电,倏地射去。
  
      一霎后,更多的绿色枝干,成万千绿色神电,射向巨尸。
  
      巨尸喉结处,那块寒石,突然亮了一下。
  
      巨尸周边的空间,倏然成为一片绝对冰封之地,一束束绿色神电的树枝,射到巨尸身前万米时,就蓬地爆灭。
  
      爆灭的树枝,四处溅射。
  
      那一块区域,人族和白骨族族人,被溅射的树枝穿透,叫都没叫一声,就死的透透的。
  
      沉落的巨尸,和第三代生命古树,莫名其妙地,忽然就爆发了激烈冲突。
  
      聂天的脸色,阴沉如水,“这具巨尸,还有第三代生命古树,因我而战!这两样奇物,不知道是都对我充满恶意,还是只有一个!我忽然分不清,生命古树是一直善意满满,还是别有居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