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墟灵逆转!
    众人皆惊!
  
      人族第一人,竟然早被夺舍,根本非自我?
  
      夺舍者,究竟是何人,亦或者说……是什么东西?
  
      “他,和我一样,又不一样。”
  
      便在这时,漂浮在聂天身旁,始终没有动静的神火,忽传来一段清晰的讯念。
  
      “他?”聂天茫然。
  
      “就是那个。”神火以灵魂指示,它所指的,赫然就是……季苍!
  
      “我之前就觉得奇怪,对他感到熟悉,只是不能确定。”神火的智慧,似在进行着蜕变进阶,“他的灵魂,融入了别的东西,不再那么的纯粹。可本质上,他,和我,和那些墟灵一样,我们都来自一个地方。”
  
      “墟灵!”聂天终失声惊叫。
  
      尹行天,裴琦琦、董丽,愣愣地望着他。
  
      “季苍,本就是墟灵,是墟灵夺舍!”聂天大喝,“这是神火给出的判断!不论季苍如何变,他本质上就是墟灵所化!难怪,难怪他失去星辰磁晶,奄奄一息无力,也敢在幽暗之地四处活动。”
  
      “难怪,那些墟灵攻击你,却没有攻击他。”
  
      “就像是我,身怀神火的气息,许多弱小的魔植、灵植,都纷纷避让一样。幽暗之地的魔植、灵植,也本能地远离他。”
  
      “他,本质上就是墟灵啊!”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番话,秦尧屹立虚空,周边星点灿灿,语气冷漠地说道“季苍,偶然得到你,一个暗含星辰属性的墟灵!一枚……能令他跨入至尊的种子!他如获至宝,此事,他曾和我说过,他喜不自禁。”
  
      “那时,我和他还是莫逆之交,他还支持我的所作所为。”
  
      “可他在帮助你,在各大星河翱翔,滋养你,助你进阶强大之后,并未能在最后一步,成功将你炼化,让你成为他的一部分。”
  
      “反而是你,喧宾夺主!你反倒是夺舍他,融入他的所有记忆。你的灵魂,取代了他,成为了主人。”
  
      “你,本就是契合星辰大道的墟灵,碎星古殿的秘术、神域之道,种种碎星诀,你只看一遍,就融会贯通,甚至超越季苍,超越碎星古殿所有先辈,超越创造者!”
  
      “星辰磁晶这类至宝奇物,季苍难获得,可对你而言,根本没有难度。”
  
      “你,本就是天地之灵,诸天星辰存在时,就神奇诞生的星辰异物。世间,所有的星辰至宝,只要是已知的,你大多都能得手。”
  
      “然后,因季苍不再是季苍,而是你,所以你才心性大变。先前坠落的储睿,该是被你所杀,被你融入神域。但在储睿前,和我们同期的修行碎星诀的,也有人因你而亡。”
  
      “罗万象之所以叛变,和邪冥族沟通,和冥魂族暗中来往,应该也是嗅到你对他图谋不轨,欲要杀他,成就自身的大道。”
  
      “可怜储睿,一直当你还是那个季苍,对你百般信任,终令自己走向绝路!”
  
      “一个,裹着我族族人皮肉,活动于三界的墟灵,也敢呵斥我?”
  
      秦尧冷哼一声,冲霄而起。
  
      再没有多余的交谈,季苍所化的那一片星辰光河,和秦尧的璀璨星辰神域,竟突然于虚空交汇。
  
      众人仰头,立即能看到亿万颗星辰,就在天穹高悬。
  
      整个幽暗之地的天空,宛如成为浩瀚璀璨的星海,群星如钻,明熠透亮。
  
      万千流星,一束束地在虚空中飞逝着,碰击着,溅射出无比凌厉恐怖的星芒,或坠落到幽暗之地,或激射到外界。
  
      不论是季苍,还是秦尧,都仿佛化作无数星辰,流星,片片星河。
  
      两人的法决、力量、参悟的大道,同宗同源,又不太一样。
  
      季苍所用,乃纯粹的星辰灵诀,在碎星古殿的种种精妙之上,又掺和更深入的星辰大道至理。
  
      秦尧所用的星辰之力,繁杂不已,其中包罗万象,以星芒,衍化出域,能浮现出星辰变迁,日月更替,四季轮回等等玄奥。
  
      众人,看不到他们的踪影,只能看到无数星光交汇,星辰撞击,无数奇观异景。
  
      他们的战况,比第三代生命古树和那巨尸,还要瑰丽,浩大,引人瞩目!
  
      “墟灵!”
  
      “季苍,竟被一簇契合星辰至理的墟灵夺舍!”
  
      “没炼化墟灵,反而是被墟灵霸占躯体,抹去了自我的意志,融入了记忆,一生的经历。墟灵,以季苍的身躯,气息,星辰之力,行走于三界。崛出星辰磁晶,捕获种种星辰异宝,轰杀储睿,来壮大自身的神域。”
  
      “事实,真这样?”
  
      “如果他是墟灵,那他先前的一番话,对秦尧的指责,生命古树和巨尸的气运争夺,我们人族和巨尸的渊源,是事实,还是信口开河?”
  
      “……”
  
      人族的族人,又再次迷茫。
  
      从踏入幽暗之地起,异变,一波接着一波。
  
      各类认识,被不断颠覆,这令他们每一个人,都一头雾水,觉得千年、万年得来的讯息,都没这一会来的震撼夸张。
  
      “哧哧!”
  
      虚空之中,那具绵延如山的雄伟人族巨尸,被渐渐生长到无比巨大的生命古树,以一截截绿如翡翠的树枝穿透。
  
      庇护巨尸的金色神辉,化作漫天金光溅射,连极寒之力形成的冰晶,都啪啪爆碎。
  
      数千里长的巨尸,缓缓地,沉落下来。
  
      沉落途中,许多季苍、秦尧交战的星芒、星流、星烁,都被他的肉身之力,碾为碎芒。
  
      “他,乃人族的缔造者,人族存在的根本。”突然间,在幽暗之地的某处,竟传来乾魔大尊的嗤笑声,“他这具躯身,若彻底爆灭而亡,后果谁都说不准。嘿,可能所有人族族人,都会因他消失,而血肉衰弱,甚至肉身死亡。”
  
      “当然,这只是猜测,真假不知哦。”
  
      “同样的,如果生命古树彻底枯亡,那木族,也可能就此消失。古灵族可能稍好一些,但也会从此衰败,或许,连新的后裔诞生,都不会有了。”
  
      “……”
  
      墟界魔族的乾魔大尊,在这个时候,夸夸而谈。
  
      不知道是不是危言耸听,他的那番话,说的有鼻子有眼。
  
      白骨族的彻骨大尊,冥魂族的摄魂大尊,还有几位强悍的大尊,不知不觉间,已聚集在他身旁。
  
      “那里!”董丽轰然一震,指向一处,于他们极为接近的区域,“离我们太近了,他们要来,转瞬即至啊!”
  
      “呼!”
  
      神火突然虚幻模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