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众生为炭火
那簇神火,忽变得虚幻,如要WwW..lā
  
  宛如,之前一簇簇,突然失去踪迹的墟灵。
  
  神火的异常,董丽和裴琦琦并没有注意,聂天却看的清清楚楚。
  
  他突然顾不得理会乾魔大尊、彻骨大尊、冥魂大尊近在咫尺,而是瞪着神火,喝道“怎么了?”
  
  “我,我要回去了。”神火的魂念,都变得断断续续。
  
  “墟灵的众多投影!”
  
  裴琦琦高喝,她手中的虚空境,界宇棱晶内,浮现出一抹抹影像,那些皆在之前无踪迹的墟灵。
  
  众多墟灵,真身不知在何处,只是投射一缕影子。
  
  这一缕影子,也只有虚空境、界宇棱晶能照耀,无法以肉眼勘察。
  
  聂天突然感觉,那虚空境内,众多墟灵的投影,似睁大眼,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这种被暗中窥视的别扭感,令他觉得很难受,又觉得,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
  
  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呼!”
  
  天空中,通天阁的梵天泽,突呼啸上天。
  
  刺透苍穹的剑意,如晶光灿灿的瀑布,逆流而上!
  
  剑意深处,传来低鸣吟唱,似剑灵忽然有了智慧生命。
  
  哧啦!
  
  一道绿色光流,从第三代生命古树粗壮的根茎处,激射下落。
  
  绿色光流,蕴藏无尽生机,草木至理,截住了梵天泽的那道剑意。
  
  第三代生命古树,显然是看出梵天泽的攻击目标,正是自身。
  
  梵天泽,因乾魔大尊的那番话,做出了决定。
  
  决定,去帮那具巨尸,去抵御第三代生命古树。
  
  他是害怕巨尸,在彻底爆灭消亡之后,人族从此衰落,而他也将血肉枯亡。
  
  梵天泽之后,四大古老宗门的人族强者,相继冲出。
  
  诸多神器,暴烈的雷霆光团,能冻结虚空的冰冷寒流,炽热的火炎流星,通通一股脑儿地,奔着生命古树而去。
  
  生命古树周边,万千以天地灵气为主的能量爆发,诸多不朽神器、通灵至宝,活灵活现的,如游鱼,似恶龙,若怒蛟,撕咬向生命古树。
  
  恐怖绝伦的力量潮汐,足以摧毁人界、灵界、墟界的,一个个域界,和整片星域!
  
  那种爆发的震荡波,当真能毁天灭地,星穹崩塌,宙宇翻转。
  
  可幽暗之地,却硬生生承受了下来,并未崩灭。
  
  虚空中,还多出密密麻麻地交织的缝隙,像是食人鱼的利口,将那些溅射流溢的能量,都给消化了下来。
  
  “那些……”
  
  裴琦琦愕然,看着莫名其妙在幽暗之地突现的,一条条交织的空间缝隙,“奇怪,和我在幻空山脉领悟的,和虚灵教和虚空灵族血脉不同的空间奥秘,居然是一致的。”她紧紧瞪着那些缝隙。
  
  绽开的空间缝隙,和幻空山脉存在的极其相似,蕴含空间另外一种大道真谛。
  
  交织的空间缝隙,将人族攻击生命古树,生命古树和那具巨尸,秦尧和季苍激战,爆射开来的恐怖流光异力,消泯于无形。
  
  或者说,悄悄吞没……
  
  人族诸强参战之后,古灵族的族人,木族的族人,也一一踏上高空。
  
  出自灵界的,气血浓郁的异族,同样被乾魔大尊的那番话蛊惑,认为他们以后子嗣的出生,种族的延续,都和生命古树挂钩。
  
  他们绝不容生命古树,被人族毁去,被巨尸轰碎。
  
  一场新的,更血腥惨烈的战争,就此被拉开。
  
  灭星海内部,人族血统者,和异族、和混血者,也在争执中,爆发血战。
  
  大长老莫珩,立在幽暗之地一处昏暗地,神色惨然。
  
  他对秦尧敬重无比,他有今日的成就,也都是秦尧一手造就。
  
  可他,又是纯粹的人族族人。
  
  他能敏锐地觉察出,他体内的天地灵气,朝着那具古尸流溢。
  
  只修行天地灵气的他,流溢的灵气最多,他的感知更深,他确信那位被生命古树攻击,缓缓沉落的巨尸,和人族绝对大有渊源。
  
  他,相信季苍所说的,绝大部分话。
  
  即使那季苍,非真正的季苍。
  
  如今,战争忽然爆发,他是该以人族的血统帮助人族作战,还是报恩,站在秦尧,站在聂天那一边?
  
  他左右为难,心中没有答案。
  
  “人界和灵界之争,如果是他,和生命古树之争,那我……都不帮衬。”好半响后,莫珩暂时找到答案,“那我,就去对付墟界三大族。墟界,和人界、灵界都没关系,我能放手而为!”
  
  呼!呼呼!
  
  乾魔大尊、摄魂大尊和彻骨大尊,几乎在神火虚幻模糊时,就齐齐发动。
  
  聂天,尹行天,还有董丽、裴琦琦,都嗅到恐怖的魔气、冥气、死亡气息,如滚滚深海般狂涌而来。
  
  墟界排名前三的大尊,透出的气势,令他们胸口沉闷。
  
  “轰!”
  
  也在此时,聂天源生之体暴涨!
  
  就在神火所在地,就在看不见之地,似有浩瀚无际的,最精炼纯粹的气血之力,汹涌地爆发出来。
  
  他,唯有通过心脏,通过生命血脉才能感知。
  
  “啊啊!啊啊啊!”
  
  聂天顿时发出,声声震天动地的咆哮。
  
  咆哮声中,所有和他有着血脉渊源,被他馈赠了生命精血者,都异常明显地觉察到,战力在暴涨。
  
  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
  
  “来了。”
  
  “终于来了。”
  
  “开始了么?”
  
  乾魔大尊、摄魂大尊和彻骨大尊,呼啸而至。
  
  看着那具源生之体急剧暴涨,感受着从聂天体内爆发的,无比浓厚暴烈的力量,又是心惊,又是激动。
  
  他们,似乎一直都在等待这一刻!
  
  轰!
  
  聂天随手一拳,砸向本能觉得厌恶的,端坐于白骨王座的彻骨大尊。
  
  “擎天之怒!”
  
  如诸多十阶的擎天巨灵,将血脉蛮力,一一加持到这一拳,齐齐发出咆哮。
  
  拳势,如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掺杂着星辰、火焰、草木之力,有魂力、气血,狂暴巨兽的气息一并融入。
  
  数不尽的电流、虹光、晶粒,就在那洪流中迸射。
  
  “白骨为壁!”
  
  彻骨大尊的眼珠子,骨碌一转,光芒一暗,霍然飞起。
  
  白骨王座喀喀喀组合着,堆砌为巨大的盾牌,壁垒,白森森地,堵在他和聂天之间。
  
  擎天之怒所化的能量洪流,猛地冲来。
  
  蓬!
  
  白骨王座堆砌的盾牌、壁垒,瞬间爆裂,化为漫天碎骨,还有许多骨灰。
  
  彻骨大尊厉啸,眼瞳光芒再次黯然,缭绕周身亡灵尸蛇,被瞬间震杀了数千条,死的不能再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