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尸骸消融
尹行天一动不动。
  
  他之前不动,是因为季苍的那番话,因为他是人族,因为……他内心没有答案。
  
  如今没动,是因为……聂天突然的爆发,实在太夸张。
  
  他不清楚,在聂天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连没有一丝血脉之力的他,去感受现在的聂天,都觉得那就是一片无穷无尽的血海!
  
  其气势,已凌驾三位墟界大尊!
  
  变化,似在刹那间发生。
  
  等三位墟界大尊抵达,聂天已强到不可思议,连五大邪神、裴琦琦和炎龙铠、黑玄龟,都随之蜕变。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心生茫然。
  
  ……
  
  广袤无尽的,无穷的生命血海。
  
  若有聂天,若有生命古树之类,能以一缕精魂深入者,当可以察觉出,本就无尽的生命血域,竟然变得气血更浓郁深厚。
  
  仿佛,先前陨寂的,三界的众生,强者,爆灭的血雨,都在凝炼之后融入其中。
  
  生命血海,还在一点点地扩展着,蔓延着,积蓄的血气,缔结为一滴滴赤红血滴,储备着更浩瀚的血之精华。
  
  另一片区域,那座不知多高的死亡骨山,仿佛似在一点点变矮。
  
  ……
  
  幽暗之地。
  
  呼啦!
  
  残存的枯骨,白森森地,堆成小一号的白骨王座。
  
  白骨王座中,空间力量骤然涌现,如有一扇门,被猛地打开来,连接到白骨族的尸骸禁地。
  
  彻骨大尊那座晶莹如玉的骨身,显现出许许多多的裂痕,这使得眼前的白骨族族长,宛如一件打碎的精美瓷器,被再次拼接起来。
  
  说不出的怪异。
  
  “我……”
  
  彻骨大尊的魂念,和乾魔大尊、冥魂大尊简单交流一下,就要遁入白骨王座内部。
  
  便在这时。
  
  沉默许久的裴琦琦,突将界宇棱晶抛射出来,如一抹寒光,幽芒,瞬入白骨王座,令其中的空间异力,生出许多新奇的变化。
  
  聂天眼瞳深处,有诸多赤红光芒,相继闪耀。
  
  他猛地瞪着白骨王座,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模糊的咕哝声,不知其意。
  
  呼!
  
  一股股,从他胸口喷薄的生命精能,暗含最神秘的生命异力,直接灌入到白骨王座,沿着那空间异力,直达另一处。
  
  ……
  
  墟界,白骨族的尸骸禁地。
  
  苍茫的禁地,天门似被打开,有一股股生命洪流强行涌入。
  
  不知多么辽阔的,被白骨族族人,世世代代打造的所谓尸骸禁地,像是一个寒冷的天地,被无数太阳照耀。
  
  浓郁的,苍白的死亡气流,纷纷如冰雪消融。
  
  被埋藏于此的,来自于三界众生的亿亿万尸骸,时刻释放着死亡气息。
  
  可在此刻,那些尸骸,一遇生命洪流的冲击,就挥发消散。
  
  似在一霎那,经历了千万载时光侵蚀,所有的,不论生的,还是死的力量,都散尽。
  
  若有至强悬浮于尸骸禁地高空,能俯瞰整个尸骸禁地,就能清晰地看到,有一股股生命洪流,像是千里长的恶龙,残暴地破坏着尸骸禁地。
  
  生命洪流游荡之地,尸骸挥发,浓郁的死亡能量,先稀薄淡化,再消逝。
  
  尸骸禁地,毕竟不是幽暗深渊,非天然形成的真正禁地。
  
  这片,被白骨族族人耗费无穷精力,用了数千万年时间,才打造出来的禁地,如一块渐渐被融化的大冰块,正在墟界消失。
  
  所有白骨族族人,远在灵界、人界的骸骨族族人,都莫名其妙的,觉得心悸,生出虚弱感。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应该是有大恐怖,即将发生,或正在发生着。
  
  这令他们,都和幽暗之地的彻骨大尊一样,感到绝望,恐惧,却无可奈何。
  
  “白骨族,骸骨族,难道就要从今日起,走向衰落,甚至是……灭绝?”彻骨大尊裂纹纵横的骨身,不再晶莹,也成为死寂沉沉的灰白色,如没有光泽的枯骨,如,即将要和他炼化的无数尸骸骨头一般。
  
  他感到,他的血脉源头,都在变得虚弱。
  
  这,关乎到所有白骨族、骸骨族族人。
  
  “不,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如此的……”他喃喃地,茫然自语,却不知那一截狂暴巨兽的骨头,已刺入他胸腔。
  
  诸多生命真谛,通过那截骨头,灌入他的死亡之心。
  
  他的心脏,“哧哧”地燃烧着,被炽烈的、深红色的火焰,汹涌的焚灭,连挣扎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白骨族族人,墟界排名前十的彻骨大尊,连所谓的幽暗深渊是什么都不知,就此陨灭!
  
  “聂天!你……”
  
  一道雷霆电光飞逝而来,化作雷魔袁九川,他瞪大眼,发现白骨族族长,那具庞大的白骨之身,喀喀地,正在散架。
  
  咻!
  
  酆北罗飞逝而来,也张大嘴,看着彻骨大尊胸口。
  
  彻骨大尊的心脏在燃烧。
  
  燃烧的心脏中,死亡血脉晶链,早已崩断碎灭。
  
  魔族的乾魔大尊,被五大邪神,五大邪恶冥器,加幽魂权杖,罩在一片青蒙蒙的异地,眼瞳阴森恐怖,可就是挣脱不了。
  
  化名为摄魂的冥魂大尊,此刻被裴琦琦以虚空境照着,然后脚下所处的天地,被黑暗吞没。
  
  黑玄龟又变得壮大了一截,龟壳上的黑暗气血,凝为黑暗风暴,配合着董丽,纠缠着冥魂大尊。
  
  唯有青天神帝尹行天,无所事事地站着,东看看西看看。
  
  更远处的,还有一些墟界的大尊,不知因何原因,似被莫名的力量袭击,一个个狼狈的逃窜躲闪。
  
  还有的,痛苦不堪,哀嚎不已。
  
  攻击他们的,乃是无影无形的墟灵投影,没虚空境,没界宇棱晶的墟界大尊,看不到,摸不着,只是被动挨打。
  
  眼前的形势,极其的诡异,令酆北罗和袁九川,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呼!
  
  一道赤红血脉,陡然从天而落,就在尹行天,酆北罗和雷魔中央。
  
  来人乃是血灵子!
  
  气血无比旺盛,似在一座座沸腾血池的,因聂天生命血脉的激发,战力狂飙的血灵子!
  
  “你们是人族,我知道,我也是。”血灵子眸中,满是疯狂的不讲理的凶戾,“你们要是敢对聂天下手,休怪我无情!”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