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光神

      血灵子杀气腾腾。请看最全!的小说!
  
      他瞪着尹行天、酆北罗和雷魔,大有一言不合,要痛下杀手的意思。
  
      “别紧张。”
  
      袁九川咧开嘴,嘿嘿怪笑,“我们又不傻。眼睁睁看着少主,将白骨族族长,都给轰杀了,岂敢向少主挥刀?”
  
      酆北罗微微鞠身,道:“我们可不是四大古老宗门那类的,顾全大局之辈。人族的未来,与我们无关。我们这些自私自利的人,眼只有自己的利益,没别人。”
  
      顿了下,他斜了一眼尹行天,道:“你算是要提防,也不该是我们?”
  
      血灵子一愣,旋即转向尹行天,神色顿时凝重。
  
      觉醒后的尹行天,战力之强,骇人听闻,有青天神帝称号的他,一世乃通天阁才。
  
      他……从某种意义来说,算是通天阁的人。
  
      通天阁的梵天泽,为了人族的气运,受季苍那番话的影响,已经在攻击生命古树,算是和季苍并肩作战,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了。
  
      尹行天,会何去何从?
  
      “我可不是他对手。”尹行天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老神在在的,眯着眼继续观望着聂天,看着聂天以狂暴巨兽的骨头,轰撞彻骨大尊,还有白骨王座散落的枯骨,感受到有生命洪流,冲击向尸骸禁地。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此战过后,白骨族将迅速衰落下去。
  
      “冥魂大尊。”
  
      聂天吸了一口气,源生之体的极限,从一万米的高度,还在攀升着。
  
      一步跨出,他进入了那片浓郁的黑暗之地。
  
      董丽,黑玄龟的气息,黑暗之力,弥漫的无处不在。
  
      撰写出冥魂邪典,从灵界的邪冥族走出,令天魂大尊的谋略失算的冥魂大尊,在极致的黑暗,冷哼一声,道:“聂天,你能胜过彻骨大尊,非你真实战力多么强大。而是,你血脉的源头,早已在碎骨大帝陨灭之后,压制了白骨族的源头。”
  
      “生命和死亡的对立,你,生命古树,和白骨族、骸骨族的争斗,说白了,还不是你们血脉源头的亿万年较劲?”
  
      “你们,确实取得了风!可那片生命血海,能压制那座死亡骨山,还不是因为幽暗深渊开启之前,我们填充了无数的血肉祭品?”
  
      “彻骨,不该那么急躁的。”
  
      极致的黑暗,冥魂大尊夸夸而谈,夷然不惧,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反倒是踏入黑暗的聂天,听到他这么一番话,幡然醒悟,心神巨震。
  
      “血脉源头,生命血海和死亡骨山的争斗?”他在这一刻,也忽然嗅到,他和生命古树的血脉源头,那血域的无尽血海,似他次灵魂逸入时,又大幅度提升了血之浓烈程度,联想起之前的献祭……
  
      哗!
  
      一团炽烈的光,突凭空降临!
  
      光明,如太阳般明熠,在董丽和黑玄龟形成的黑暗禁区,肆意高悬着,驱逐着黑暗。
  
      光明,来自于幽影域的蒋塬池。
  
      来自于,蒋塬池神域之,一团炽烈的光!
  
      墟灵!
  
      光明形态,千万年来在墟界,造出光族的,如神火般的墟灵!。
  
      蒋塬池在墟界,在光族,所得的真正大造化,是那团蕴含光明真谛的墟灵!
  
      这也是所有光族的族人,甘心情愿尊称他为族长,愿意听命于他的原因。
  
      连光族的缔造者,都主动融入他,要助他成至尊,光族又岂会有异议?
  
      蒋塬池,若是借助那光之墟灵,成功踏入至尊之境,那因光之墟灵而诞生的光族,立即能成为墟界,和三大族同等的强悍种族。
  
      “冥魂!乾魔大尊!”蒋塬池轻柔声,在光灿灿的世界响起,“白骨族既然沉落,那我光族乘势而起,取代白骨族的位置,成为墟界三大族之一,可有问题?”
  
      乾魔大尊和冥河大尊,分别道:“无。”
  
      默契,在瞬间达成。
  
      “好。”蒋塬池的笑容,变得愈发灿烂,犹如他光明神域内,那一团能够黑夜照耀的,宛如白昼的墟灵,“黑暗大尊残存之力,遗物,还有布置后手,我来一一驱散。”
  
      他笑看着董丽,还有黑暗褪去,显露出来的黑玄龟。
  
      董丽,还有黑玄龟,在蒋塬池光明神域的光辉之下,突冒起魔烟。
  
      神域后期,和光之墟灵融合的蒋塬池,已成为三界至强之一,连乾魔大尊和冥魂大尊,都不敢小觑。
  
      “蒋塬池是吧?”聂天哑然失笑,“怎么哪里都有你啊?你难道真以为,成为了光族族长,能为所欲为?”
  
      “还有他们呢。”蒋塬池微笑。
  
      臌肶飘飘荡荡地,冲了过来,在那臌肶的身,有一位位光族的族老,雪白的羽翼,绽放出夺目的光明。
  
      如一面面,在烈日下,对着聂天照的大镜子。
  
      那些羽翼,似折射了蒋塬池光明神域内,那一团烈日般的墟灵的光耀,经过增幅之后,聚到聂天。
  
      刹那间,聂天被数不尽的光束射住。
  
      光束,如锋锐的利剑!
  
      铿锵!
  
      聂天的源生之体,硬如神铁的皮肤,传来金铁交击声,还有火光迸射开来。
  
      呼!
  
      一团五颜六色毒瘴气,仿若一片天幕,从臌肶口喷涌出来。
  
      毒瘴气,稀稀拉拉的酸毒腐蚀汁水,如雨坠落。
  
      坠落在聂天的源生之体,令他这具或许是三界万千种族,最强悍的躯体,都冒着血雾。
  
      生命血盾,硬生生被臌肶毒瘴气的酸毒汁水给融掉,失去气血层天然庇护,那些照耀过来的光明神辉,终令他感觉到疼痛。
  
      他身,皮肉开始绽裂出伤口。
  
      只是伤口裂开,并没有一滴血流溢。
  
      “毕竟是受生命血域眷顾的宠儿。”蒋塬池不意外,一脚轰然跺下,他的光明神域之,突显千万块如天门般的棱镜。
  
      棱镜,朝向黑玄龟,光子墟灵的光明神辉,被再次放大。
  
      黑玄龟,在众多棱镜的照耀下,似接受光之神明的惩罚,似被光明审判,发出凄厉的痛叫。
  
      董丽的黑暗光轮,她形成的黑暗领域,也被光明神辉,如神剑般穿透。
  
      “蒋塬池,你这是找死。”聂天脸色阴沉,其源生之体猛地挪移,并凌空而起,将董丽,将黑玄龟都给遮掩。
  
      他以自己的血肉躯体,承受着众多光明神辉的穿透。
  
      然后,隔空轰向龇牙咧嘴地,冲来的异物臌肶。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