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爆头!
异物臌肶,不知如何诞生的,似天地间的剧毒之源。三寸人间
  
  死过一回的臌肶,在蒋塬池和光族的帮助下,竟然往昔显得更为强盛。
  
  七彩辉光,如道道彩虹般,环绕着它。
  
  它灵动地,于虚空游弋着,稀稀拉拉的彩色雨滴,从它释放的毒瘴气,从它躯身,不断挥洒下落。
  
  十阶巨龙,都要绵延硕壮的臌肶,突地吞出一口雾气。
  
  一股,酸臭味冲天的气血精华,内部有亿万七彩水滴,皆含剧毒。
  
  这口雾气,化作一泓溪流,喷洒向聂天。
  
  聂天哼了一声,挥动拳头,砸向臌肶。
  
  一股,打破时空,洞穿乾坤的能量流光,突然喷薄而出。
  
  漫天诸神,似在这一刻,齐声怒吼!
  
  那,仿佛是擎天巨灵一族,逝去的至强先祖大尊,反抗天的不屈意志!
  
  蓬!轰!
  
  臌肶喷涌的气血精华,瞬间激荡开来,那股蛮横至极的洪流,狠狠地撞击到臌肶,那颗黏糊糊,肥硕的脑袋。
  
  噗!
  
  如一大袋子水,突然爆开来,各类五颜六色的汁液,从臌肶脑袋爆出。
  
  臭味,瞬间弥漫,使得在这一片天地交战的诸多强者,都露出作呕的神色。
  
  臌肶的剧毒汁液,便是冥魂大尊,都强行忍住对聂天的下手,被迫暂时遁离。
  
  他散逸开来的,一簇簇肉眼不可见的魂影,沾染臌肶脑浆汁液,都“嗤嗤”的腐蚀,魂力流失。
  
  这个意外,导致他和蒋塬池,失去了最佳的联手时机。
  
  “蒋塬池,管好你唤醒的异物!”冥魂大尊一脸厌恶地,飘逝到乾魔大尊那一边,眸光一闪,盯着那片被幽魂权杖,还有五大邪神联合凝炼的青冥天地,“乾魔,我来助你。”
  
  滚滚魔气的乾魔大尊,神色漠然,道:“随意。”
  
  这位魔族族长,虽被天魂大尊的超绝魂阵限制,可似乎并不着急,有恃无恐般。
  
  “燃。”
  
  聂天轻喝,一滴滴生命精血,助涨着来自于火焰神域的橘红色火苗,将异物臌肶淹没,立即便燃烧。
  
  臌肶,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蒸发着汁水毒液,化作毒雾消失。
  
  这,远它被斩为一截截,带给它的伤害要大。
  
  聂天这是,要利用神火的焚灭之意,将它烧成灰烬,再不留一丝存在痕迹。
  
  “蒋塬池!”
  
  聂天咧开嘴,哈哈大笑着,那具沐浴在漫天光明神辉的源生之体,突被赤红色的血雾裹住。
  
  他皮开肉绽的肌肤,霎那间,恢复如初。
  
  有源源不绝地生命气血,能从无尽血海被抽离,他这具源生之体几乎是永恒不灭,永生不死的状态。
  
  只要,不是一击令他烟消云散,只要还有血肉残存,他都能在短时间恢复。
  
  “狂暴巨兽,暴!”
  
  那截赤红色骨头,突然间,被亿万道赤红血脉渗入。
  
  一截骨头,生出经脉、脏腑、血管、骨膜,头颅,四肢……
  
  “嚎!”
  
  消逝了千万年的,那头曾经翱翔三界的狂暴巨兽,赫然重现于幽暗之地,兽身在暴涨着,还没有彻底形成前,硬闯入蒋塬池的光明神域。
  
  “狂暴巨兽!”
  
  “和白骨族的碎骨大帝,拼杀的同归于尽的狂暴巨兽,竟然,竟然活过来了!”
  
  “那可是星空巨兽啊!”
  
  血灵子、酆北罗和雷魔,一脸的匪夷所思,着实没有想到,那头纵横睥睨的巨兽,竟被聂天以如此方式,复活过来。
  
  他们并不知道,聂天在那截骨头,曾灌注了多少滴生命精血。
  
  骨头内,狂暴巨兽的血脉晶链,早已再次缔结,心脏复苏,残存意识也觉醒了。
  
  狂暴巨兽欠缺的,一直都是磅礴的血肉气息,那是可能超越聂天大尊之力,是聂天不可能给,也给不了的气血精华。
  
  种种不可能,令狂暴巨兽几乎无法重现天地。
  
  可在聂天抵达于此,在他能够和无尽血海沟通,能从获取力量之后,所谓的不可能,突然变成可能。
  
  狂暴巨兽复活了!
  
  曾拼死碎骨大帝的狂暴巨兽,在蒋塬池的光明神域,如一头暴走的困兽,四处冲击,兽身爆出道道血芒。
  
  血芒如矛,暗含最暴戾的精炼血力,突然射穿了那一块块棱镜。
  
  蒋塬池针对聂天的,通过棱镜增幅的光明神辉,瞬间被消弱。
  
  “还有你!”
  
  聂天抬手,指向了遍体鳞伤的黑玄龟,“你,因我而诞生。在你体内流淌的鲜血,蕴含我的生命妙。我在,你死不了。”
  
  呼!
  
  条条赤红气血,飞入到黑玄龟的龟壳,令这只怀有黑暗巨兽血脉的灵龟,也是迅速地恢复,肉眼都看不到有受重伤的迹象。
  
  “光族,族老……”
  
  聂天嗤笑一声,条条天星花的晶莹枝干,突从星辰神域飞出。
  
  有着雪白羽翼的,那些墟界光族的族老,瞬间被天星花的枝干穿透。
  
  蓬!
  
  光族族老的躯体爆裂,金色的血液和骨头,喷射的到处都是。
  
  “金色的血和骨头……”
  
  聂天愕然,心思量道:“光之墟灵,造了光族?可光之墟灵,又是通过什么方式,令光族存在于世的?难度,和炎族一般?”
  
  炎族诞生,因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他铸造出聂炎的血肉,神火赋予其心脏血脉晶链,催生出魂灵出来。
  
  光族,应该也是光之墟灵,和别的生灵一同造出来。
  
  “墟灵,蒋塬池融合的,乃光之墟灵。吞没季苍魂魄,炼化季苍记忆的,也是墟灵,代表着星辰精妙……”他内心嘀咕着,“幽暗深渊,又是墟灵出自之地。不论季苍,蒋塬池,神火,都要回去,这感觉,怎么像天魔藤、共生花等魔植、灵植,拼命来幽暗之地,融入最大的那一株啊。”
  
  他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在那地,是不是除了无尽血海,一片黑暗,死亡骨山,灵魂之河,还有别的?不同属性的墟灵,来自和无尽血海、死亡骨山类似的这样的地方?或者说,墟灵是从它们诞生,被它们专门孕育出去,肩负着某种责任,散逸到三界?”
  
  ……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