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该来的,终归要来!
    光族,所有的族老,皆被天星花的枝干打杀!
      异物臌肶在烈焰燃烧下,“噼啪”作响,也慢慢地化作灰烬。
      如臌肶般的奇物,被斩为一截截,一段段,都不能算作真正死亡了。
      大尊级别,能以一滴精血,再现于天地,臌肶之类,也有类似的力量和能力。
      炼化,方是抹灭他们的,最有效的方法。
      眼看着异物臌肶,随着汹涌火焰的燃烧,毒液汁水蒸发,一片片毒瘴气,挥散开来,聂天就放下心里,“蒋塬池,光族,臌肶,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他嗤笑着,看着在那光明神域中,不断膨胀的狂暴巨兽,说道:“你竟然选择和墟界的魔族、冥魂族并肩作战,你的野心,似乎太小了一点。”
      “何意?”蒋塬池阴冷声,从灿灿神辉响起。
      那一团大放光明的,乃墟灵核心的光,隐约能看见,一抹璀璨的影子。
      那,应该是墟灵之魂。
      “你要是选择和我一道儿,你身为光族族长,兴许能够在墟界,力压魔族和冥魂族,将整个光族,提升到墟界第一种族的高度。”聂天眯着眼,嘲讽道:“而非,和魔族、冥魂族一道儿,三方合力把持墟界。”
      “你……”
      光明神域内,蒋塬池轻呼一声,旋即噤声哑言。
      “可惜,并没有后悔药可以售卖。”聂天再没有去看蒋塬池,轰的一声,强行挤入五大邪神和幽魂权杖,凝结出来的青冥天地,“乾魔大尊!”
      滚涌的魔气深处,魔族的族长,身影模糊。
      由幽魂权杖,五大邪神和冥器合力凝结的青冥天地,内部有诸多奇妙。
      一条条,虚幻的冥河!
      一共七条虚幻冥河,在那一方青冥天地交织而成,高悬于空。
      七条冥河,交汇成一幅瑰丽玄奇,暗含灵魂终极秘密的符咒魂图,震慑着乾魔大尊,压制着乾魔大尊的魂魄。
      魔族族长,墟界第一人,在那符咒魂图下,眼瞳都暗淡无华光。
      “你的气息!”
      闯入的聂天,在青冥天地中,嗅到乾魔大尊的体内,突滋生了出无尽毁灭之意。
      “毁灭!毁灭之灵!”
      聂天突然惊喝。
      一团团,深紫色的魔火,从乾魔大尊的眼瞳中,燃烧开来。
      “哧哧!哧哧!”
      这一方,由幽魂权杖、五大邪神合力缔结的青冥天地,竟随之燃烧。
      乾魔大尊硕大的魔躯,在滚涌的魔气之中,宛如最古老的雄伟魔神,暴烈、强大、亘古永存,并充满了智慧和魔力。
      他眼瞳深处,深紫色的魔火底下,还隐藏着一抹,更为神秘的漆黑。
      “聂天啊,聂天……”
      乾魔大尊在笑,笑声像是从别的宙宇天地,飘渺而来。
      然后,就见乾魔大尊如神火般,骤然变得虚幻模糊。
      直至,一点点地,消逝在幽暗之地。
      那片青冥天地,还在燃烧着,可乾魔大尊,已失去踪影,不论是气血还是魂念,都一丝不存。
      “奥菲莉雅的毁灭之灵,竟然被他所得,在他的眼瞳深处!”
      聂天呆若木鸡,脑海一片浑噩,“毁灭之灵,毁灭魔灵,和神火,和光之墟灵一般,都是墟灵!含毁灭之意的,世间最可怕的墟灵!可在他眼瞳深处,除毁灭之灵外,似乎还有别的!”
      “他,现在又如神火般消失,难道?”
      一念至此,聂天顿时大惊,几乎是嘶啸出声:“乾魔大尊,难道如神火般,已踏入幽暗深渊?”
      他举目远眺,东张西望,并借助灵魂、气血感知。
      他能感应到的,只有那片和生命血脉连接的,他血脉的源头——无尽血海。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
      “你……”
      也在这时,神火的一缕魂念,不知是遗留的,还是通过秘法传递的,“你,已经算进入幽暗深渊了。你的心脏,你的血脉沟通无尽血海的那一霎,就逸入了。没进入,你是不可能从无尽血海,获取生生不竭生命之力的。”
      “啊!”
      聂天惊叫,似有一道闪电,划破他昏暗的脑海,“我,已通过心脏,通过血脉的导引,踏入到幽暗深渊!”
      下一霎,他的灵魂意识,骤入心脏。
      魂念逸入心脏霎那,另外一个“他”,就翱翔在无尽血海深处。
      诸多赤红血芒,飞逝而来,从这个“他”身旁,“体内”射过。
      每一束血脉,都烙印着一段生命玄奥,记载着一种生命秘术,一种使用血脉的窍门。
      无尽血海深处,那震动的生命磁场,在他的感知中,是如此的亲切,离他是如此的接近,似在呼喊着他,让他归来。
      他也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种回家的奇妙感。
      这是以往,他的血脉进阶之后,以一缕魂念畅游无尽血海,去感知血脉秘术,而没有的怪异感。
      灵魂,在这一刻,似被强行分离。
      一个灵魂,在无尽血海畅游着,在摸索着生命真谛,在靠近生命磁场,靠近生命本源。
      另有一个灵魂,还在幽暗之地,还在源生之体内,茫然发呆。
      “聂天!”
      “少主!”
      董丽、裴琦琦,还有酆北罗、袁九川,大声疾呼。
      他们凝望着聂天所在的,如青色幕布被撕裂般的青冥天地,看着那幽魂权杖,飘飘荡荡地,浮向聂天。
      权杖中,那枚青色宝石,如一只睁开的眼睛,以一种诡异阴寒的目光,瞪着聂天。
      权杖的尖锐根端,如剑,如矛,竟向聂天的眉心刺去。
      董丽等人,注意到异变发生时,幽魂权杖已经噬主,已经刺了过来,根本来不及来阻止。
      他们只能期望于,他们的大声疾呼,能惊醒迷茫的聂天。
      他们都不知道,乾魔大尊因何消失,聂天又是因何,突然茫然失措,如魂魄脱离血肉,短暂地遁入别的时空。
      “乱魂,乱魂……”
      幽魂权杖的青色宝石内,不断流转出,唯有聂天和冥魂大尊,才能聆听到的魂音。
      五大邪神眉心的天魂印,爆出摄人青光,令五大邪神的灵魂和心脏,都出现暴乱。
      “该来的,终归要来。”冥魂大尊冷笑不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