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隐魔大尊
    聂天终失去踪影。
  
      不论是界宇棱晶,还是虚空境,都无法将其锁定。
  
      裴琦琦运转血脉,依循着聂天遗留的,在她体内活动的生命气息,想要借空间神器,捕捉聂天气机。
  
      可惜,一切都只是徒劳。
  
      如乾魔大尊,如神火那般,聂天消失的很彻底。
  
      董丽注意到,在他消失时,他也露出迷茫的神色。
  
      仿佛,他自己也浑浑噩噩,甚至非其本愿。
  
      复活的狂暴巨兽,在他离去之后,不断暴涨的势头,骤然停滞。
  
      狂暴巨兽是复活过来,可它远没有恢复到巅峰,那具躯身,也仅仅只是比黑玄龟,稍稍巨大一号。
  
      还达不到撕裂巨兽的庞大程度。
  
      星空巨兽的力量,和它们的体型,往往是挂钩的,狂暴巨兽的兽身,说明它只是活过来而已。
  
      “哧啦!哧啦!”
  
      光之墟灵消逝,蒋塬池的光明神域,破碎为诸多炽烈光源,释放着光亮。
  
      可光明神域那种神圣、浩大、威严的气象,却渐渐失去,待到蒋塬池重新以神之法相出现时,整个人都萎靡了,“圣灵,光之圣灵呢?”他低声呢喃着。
  
      狂暴巨兽一声咆哮,又冲杀过去,撕咬他的神之法相。
  
      虚空中,被季苍唤做人族缔造者的巨尸,轰然沉落。
  
      巨尸旁,众多守护着他,和生命古树、木族、古灵族族人战斗的人族族人,死伤惨重。
  
      “咦!”
  
      尹行天惊呼,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死死瞪着那雄阔巨尸。
  
      巨尸沉落之地,赫然就在他们头顶。
  
      令他为之惊奇的是,那具绵延如山脉的巨尸,就在下一刻,便要砸在他们头顶时,突然虚幻模糊。
  
      如聂天般,极其诡异地,消失无迹。
  
      第三代生命古树,于幽暗之地高空,肆意地绽放出绿意。
  
      青翠欲滴的绿意,似温养众生,滋润万千灵植,居然令这片枯寂、冰冷的幽暗之地,孕育出一股勃勃生机。
  
      所有人都能看出,生命古树又巨大许多,一截截枝干,宛如绿色神芒。
  
      不甘心地,去围攻它的人族族人,时而被洞穿圣域、神域,如折翼的神明,沉寂到幽暗之地各方。
  
      “他,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逝!”
  
      脚踩黑玄龟的董丽,手中握着黑暗光轮,如握着黑暗太阳,释放出纯黑的魔光,“裴丫头,你有虚空灵族的血脉,又执掌空间神器!乾魔,神火,聂天,他们就在这里没了踪影!”
  
      “幽暗深渊,明明就在此地,你岂会感知不出?”
  
      雷魔、酆北罗,也都奇怪地看来。
  
      远处,墟界三大族的族人,乱出一团。
  
      因冥魂大尊暴起发难,对自己的族人下手,导致那些听命于三位大尊的,魔族、冥魂族和白骨族族人,都要疯了。
  
      墟灵的投影,趁势攻击,浑然不觉间,就抹杀了不少墟界三大族强者。
  
      “刺啦!”
  
      灰白色的光束,忽从远方贯射而来。
  
      光束内,乃是微缩之后,仅几十米的撕裂巨兽。
  
      从阴魔域沉落,血肉模糊的撕裂巨兽,沉寂许久,也在此刻骤然冒出。
  
      “就在这里了。”
  
      一个众人即熟悉,又觉得陌生的声音,忽地轻飘飘响起。
  
      一道枯瘦的,执掌虚灵塔的身影,冷不防冒出。
  
      “赵山陵!”
  
      袁九川,董丽,裴琦琦等人,失声惊呼。
  
      陨星九域,仅次于巫寂踏入圣域的他,精通空间之力,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竟在此刻突然冒头。
  
      而且,赫然为神域境界!
  
      人族诸强,联袂涌入墟界时,似乎并没有赵山陵在列。
  
      赵山陵,先前始终忙于自身境界的突破。
  
      谁也没有料到,他不仅摸到了墟界,找到了跨入幽暗之地的方法,还直接就在幽暗深渊入口处,奇诡地冒出。
  
      “你……”裴琦琦眼瞳一缩,脸色突然冰冷,“你的气息,不太对劲。”
  
      赵山陵洒然一笑,“不用奇怪,我在墟界魔族故土,炼化魔气入体的时间,还很短暂。我这具,人族的躯体,有些承受不了我的魔魂苏醒。”
  
      除灵气外,赵山陵血肉之中,分明有浓郁的魔力。
  
      “魔魂?”董丽一呆,旋即大惊失色,喝道:“你,你是墟界魔族族人?”
  
      “曾经是。”赵山陵坦然承认,“不过,在这一世,我更加倾向为人。”
  
      “隐魔,隐魔大尊!”董丽顿时醒悟,“季苍所说的,墟界排名前十的,那位隐魔大尊,居然是你?按季苍所言,隐魔大尊,乃人族心腹大患,可能比乾魔大尊的祸害都大。你,可是那位隐魔大尊?”
  
      “曾经是,死了之后,就不再是了。”赵山陵神色自若,“董丫头,别紧张,我还是我,还是赵山陵。那位祸害人界的隐魔大尊,早就死了,我虽然是他,可不是上一世的他。在这一世,我是赵山陵。”
  
      董丽一脸狐疑。
  
      尹行天等人,看向赵山陵的神情,则是如临大敌。
  
      眼前的赵山陵,以境界来看,只是初入神域。
  
      可他,给人的感觉,却深不可测,如一个漆黑深潭,不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
  
      “我来,是告诉你们,应该怎样进入幽暗深渊。”赵山陵像变了一个人,不再那么冷硬不近人情,反而笑容可掬,“尹行天,你虽然是曾经的青天神帝,可你,是没有资格进入幽暗深渊的。”
  
      “你也不行!”
  
      他指向那一束,就在这一块飞逝,却不得其门而入的撕裂巨兽,道:“很遗憾,你的诞生错过了最好的时代。三界气运有限,墟界先后造就出三位至尊,在灵界,有刚刚那家伙,有生命古树。”
  
      “你以浮陆,四处漂泊着,终到了人界,希望借人界来打破极限。”
  
      “哎……”赵山陵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可惜啊,人界这片新生的沃土,早就虎狼盯上了。你便是找到幽暗深渊的入口,也是没有希望的,不如干脆离开吧?”他居然冲着撕裂巨兽,缓缓劝解,要其趁早离去。
  
      可撕裂巨兽,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在四处飞逝,寻找着进入法门。
  
      突然,那头被聂天复活的狂暴巨兽,轰然而至,一口将裹着撕裂巨兽的光束吞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