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残酷真相
“吼!”
  
  撕裂巨兽的咆哮声,惊天动地,一波波撕裂巨力,绽裂了狂暴巨兽的倾盆大口。
  
  狂暴巨兽的锋锐锯齿,都爆碎开来。
  
  可那一束苍白光束,还是被条条赤红色的精血,一点点地碾碎。
  
  狂暴巨兽的精血,竟暗含生命力量的吞没吸纳之力,它虽被撕裂巨兽的余力冲击,还是蚕食着撕裂巨兽。
  
  被聂天,以一滴滴生命精血浇灌的它,似继承了部分生命血脉的天赋力量。
  
  这也使得,它和撕裂巨兽的精血争夺,很快地获得压倒性优势!
  
  在久远的始源时代,星空巨兽乃当之无愧的霸主,可它们,相互其实是厮杀不断的。
  
  撕裂巨兽因诞生世间在末期,它错过了那个血腥的时期,在它的记忆深处,烙下的相互厮杀的印记,太淡太淡。
  
  以至于,它可能都忘记了,在它虚弱重创时,遇到同类意味着什么。
  
  狂暴巨兽却不同,它可是在那个最残酷的时代,存活下来的星空巨兽。
  
  轰杀同类,以同类来壮大自身,恢复气血,是它的本能……
  
  面对那头逸入幽暗之地,受伤极重的撕裂巨兽,它连丁点犹豫都没,直接暴起发难。
  
  灰白光束,一身气血精华极度凝炼的撕裂巨兽,从咆哮,变成了凄厉的惨啸。
  
  撕裂巨兽在这一刻,仿佛终于后悔,后悔没有听赵山陵的那句话,没有能及时离开。
  
  尹行天等人,眼看着狂暴巨兽突然冲出,将那头微缩了亿万倍的撕裂巨兽,给吞入口,皆心底冰寒。
  
  尹行天祭出通神剑阵,血灵子、酆北罗等人,也如临大敌。
  
  他们都小心地,防备着狂暴巨兽,唯恐以聂天那截骨头,经磅礴血肉精气复活的狂暴巨兽,连他们都给轰杀。
  
  “你们多虑了。”赵山陵瞥了他们一眼,说道:“除了血灵子,还有一身驳杂的气血,别的它还真看不。但血灵子的气血,蕴含聂天的气息,它不会下手。所以,你们尽管放心,你们不是它的目标。”
  
  “还是小心点为妙。”董丽都有些不安,“据我所知,在浮陆时,撕裂巨兽还出过力,帮助聂天将那截骨头内,碎骨大帝遗留的死亡奥义,给剔出干净。结果呢?这头复活的狂暴巨兽,连曾助过它一臂之力的撕裂巨兽,都没有放过啊。”
  
  “这个……”
  
  赵山陵略有些尴尬,“那我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的是,蒋塬池恐怕活不了了。”
  
  吞掉撕裂巨兽的那头狂暴巨兽,似依循聂天的意念,又去追杀蒋塬池,使得这位在墟界屡获机缘的幽影会会长,被迫隐去光明大道。
  
  他的神域,硬生生化作一片阴影,在周边若影若现。
  
  蒋塬池,似知道非狂暴巨兽的对手,又不甘心此离去,便采取迂回方式,看看能否撞机缘,踏入幽暗深渊。
  
  “没了光之墟灵,你凭什么进入?”赵山陵讥笑。
  
  “墟灵,难道是进入的关键?”董丽一震。
  
  “墟灵,为一种钥匙。”赵山陵解释,“你获得的传承,来自于黑暗之王,乃黑暗终极大道。便是黑暗之王永寂了,他曾参悟的黑暗大道,也能真正沟通那片极致黑暗。因此,你董丽能得到青睐,也能进入。”
  
  “我呢?”血灵子喝道。
  
  酆北罗和雷魔,也齐呼:“我呢?”
  
  “你,不行。”赵山陵点向血灵子,又点向酆北罗,“你也不行。”
  
  然后,他看向雷魔,“你……是有机会的,但具体怎样,我也弄不清楚。”
  
  雷魔眼睛蓦地一亮。
  
  “我呢?”裴琦琦又道。
  
  “你……”赵山陵的神情,因她这句话,变得无的复杂,“你有点特殊,我暂时也看不透。”他吞吞吐吐的,分明知道些什么,又遮遮掩掩的不肯多说。
  
  “裴丫头,你有没有感觉,在这里,你的虚空灵力,始终在提升着?”他又突然问。
  
  “有啊。”裴琦琦愕然,“我曾经被聂天,以生命精血开拓过穴窍,五大邪神,黑玄龟,等等和我一样的,都因聂天新血脉天赋的觉醒,迅速增强着力量。”
  
  这番话,是聂天先前告知她的。
  
  “是,聂天新血脉天赋觉醒,确实令他们气血增强。”赵山陵点头,“可你,除了气血壮大,血肉坚固之外,迅速提升积蓄的,其实是虚空灵力,还有你虚空灵族的血脉啊。这些力量,非聂天所给。”
  
  “我父亲逝去前,也曾将精血之力,以族内秘法转赠与我。”裴琦琦解释。
  
  “那些,不足以令你,持续的强大。”赵山陵干巴巴地笑了笑,“你知道我的一世,是谁么?我的一世,也出自虚灵教,你师傅屈奕,都晚了我几个时代。”
  
  话到这里,他眼神怪异地,看了一眼虚空境。
  
  被裴琦琦牢牢把持的虚空境,陡然飞出,咻地一下,落入他掌心。
  
  至于他执掌的虚灵塔,则是顺势地,融入虚空境。
  
  然后,被他炼化的虚灵塔之的器魂,立即在虚空境内畅游,去将被墟灵,被季苍残害的器魂,给炼化补全。
  
  虚空境在他手,光芒熠熠,镜面的裂纹,都似被他给轻轻地抹去。
  
  “虚空境,是被你铸造的?”裴琦琦幡然明悟。
  
  “不错,虚灵教的这不朽神器,以我之手打造。”赵山陵笑着说,“一世的我,能潜隐在人族,是因为我的魔魂,本精通空间之力。”
  
  “竟然是你!”尹行天骇然,“你,还在我之前的那个时代!虚空境的缔造者!你当时在人界,被称呼为虚空影魔!影魔,隐魔!”
  
  “没想到竟然是你,你造成的浩劫,差点毁去当初的人界!原来,原来你是墟界魔族的隐魔!你的魔魂,既然能一代代地,以人族来存活,那你……乾魔大尊都古老的多!”
  
  赵山陵淡然一笑,“如今魔族所有族人,的确都是我的后辈,这当然也包括,先前进那位进入幽暗深渊的乾魔。”
  
  “我不关心你以前是谁,我只想知道,我,又有什么问题?”裴琦琦冷喝。
  
  赵山陵沉吟了一下,道:“你的血脉,是虚空灵族,你是人族和虚空灵族混血。可你的魂,非自然孕育而成……”
  
  “什么?”裴琦琦一呆。
  
  “你的魂,是墟灵啊。”赵山陵抛出重磅炸弹,“整个虚空灵族,都是因你而诞生。裴御空再造你,是为了整个虚空灵族的强盛。不然,你以为你在碎灭战场,岂能如此容易的,获取界宇棱晶的认可?”
  
  “你师傅屈奕,或许是看出了这点,才拼命地栽培你,造你,不惜一切。”
  
  “你以为,他完全都是惜才?”
  
  此话一出,裴琦琦如遭重击。
  
  “令墟灵壮大,蜕变,持续进阶,然后炼化融合神域,获取一枚至尊种子,是为进入幽暗深渊打基础。”赵山陵轻声细语,“裴御空,是为整个虚空灵族。屈奕,则十有八九出于私心。两者,对你都有爱,可爱有多深,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番话说完,在场所有人,都以怜悯的目光,望着裴琦琦。
  
  ……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