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数代隐魔
    所有人都能看出,裴琦琦在此刻,开始有了惊人蜕变。
      幽暗之地,先前绽裂开来的,数不尽的空间缝隙,似已被她所控。
      光族族长蒋塬池,狂暴巨兽攻击那么久,都未能斩杀。
      而她,却在举手投足间,绞碎蒋塬池的光明神域。
      “咻!”
      另一端的冥魂大尊,突分化万千,骤然失去了踪迹。
      他连剩余的,那些冥魂族族人的残魂,都舍弃不顾。
      尹行天,董丽一行人,神色凝重,看待裴琦琦的目光,也随之改变。
      他们不清楚,洞悉自己为墟灵,为虚空灵族母神的裴琦琦,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是和赵山陵一样,甘愿以人族身份活动,还是……
      “嗤嗤!”
      赵山陵执掌的虚空境,内有碎小的虹电,不断地溅射出来。
      连赵山陵自己,都如临大敌,悄悄凝炼空间异力。
      并且,暗自激发他汲取的魔力,小心防备。
      他其实也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揭露裴琦琦的身份,这样裴琦琦就没那么容易,以如此快的速度,聚涌封禁的力量、记忆和众多知识。
      他也不知道,将失去记忆找回的裴琦琦,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
      “虚空灵族,被三大奇族从墟界驱逐,你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吧?”裴琦琦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漠然,“隐魔大尊,虚空灵族在墟界沉没,被迫重返虚空乱流地潜藏的时期,似乎正是你在魔族,威名赫赫的时期。”
      赵山陵洒然一笑,很从容地说道:“虚空灵族被驱逐,我不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是决定性的作用!这么说吧,整个事情都是我一手导引而成。在那个时代,虚空灵族由虚空乱流地踏出,大肆在墟界活动。”
      “他们自以为是,仗着能翱翔虚空,来往于不同域界,横行无忌。你在那个时期,一心想要获取血肉躯体,久久不过问族内事情。或者说,那时的你,也觉得你造就的虚空灵族,在三界是无敌的。”
      “而我,就是为了对付虚空灵族,才钻研空间之力。除了我,别的种族族人,也通过各类方式,开始感悟空间力量的玄奥。之所以如此,就是那时的虚空灵族,做事太不讲道理!”
      “事实证明,虚空灵族只是在虚空力量的使用、吸纳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可别的生命种族,只要肯努力,也是能掌握空间玄奇的。在感悟上,除你之外,大家都是一样的。”
      “我在你们虚空灵族,最放肆跋扈,在三界最霸道之时,说动了墟界的冥魂族、白骨族,联手痛击虚空灵族。你可能不知,那时候的虚空灵族,令冥魂族、白骨族,都不敢招惹。”
      “但是,在我来禁锢虚空,魔族、冥魂族、白骨族强者出手之后,我们几乎屠戮尽那个时代,虚空灵族的全部强者。也让所有人得以明白,虚空灵族或许逃逸天下第一,可在虚空禁锢之后,战力尚不及魔族、白骨族。”
      赵山陵滔滔不绝地,道出逝去的那段历史。
      他很坦然地说明,虚空灵族在最鼎盛时期,墟界三大奇族都被暂时盖去光芒,不愿轻易招惹。
      是他,为了对付虚空灵族,去刻意地参悟空间玄奥。
      也是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最耀眼时期的虚空灵族,打落神坛!
      逼他们逃逸到虚空乱流地,在人界、灵界流窜,却再也不敢来墟界,去为所欲为。
      他所透露的这段讯息,和裴琦琦认知的,和董丽获得,有极大的分歧。
      裴琦琦得到的讯息,乃三大奇族拜托虚空灵族,凿开前往灵界、人界的通道,又在途中反悔背叛,对他们痛下毒手。
      “看来,虚空灵族最辉煌的时候,还真是……”
      裴琦琦微微垂头,轻声呢喃了一句,一下子就更加认同,眼前的赵山陵给出的答案了。
      “既然,裴御空只是我名义上的父亲,既然虚空灵族的绝大多数强者,都一一献祭。既然,我师傅也沉寂于此,那么……我也没什么值得留念了,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紧张起来。
      这一刻的裴琦琦,气势凌厉,她把持的界宇棱晶,传来的空间震荡,已超过虚空境,成为三界最强大的空间神器。
      而她,又是虚空之神,觉醒后复苏了记忆,和对空间力量的千万年参悟,加……力量!
      这样的她,已经成为了眼前幽暗之地,最恐怖的一位存在。
      “咦!”
      董丽一声惊叫,“你,你也……”
      裴琦琦的倩影,就在众人注视下,正渐渐变得模糊虚幻。
      有过类似经历的众人,立即就知道,裴琦琦在觉醒自己的墟灵身份之后,随着记忆的复苏,该是知道如何进出幽暗深渊。
      她决定过去。
      “唯一和我还有渊源,以精血,助我这具血肉躯体,强大完善的人,如今在里面。”裴琦琦的身影,变的淡化之时,她的嘴角勾出一个挑衅的弧度,“陪着他的,该是我,也只能是我。”
      “你!”董丽脸一冷,一股气堵在胸口,想发都发不出来。
      因为裴琦琦已然消失。
      “呼!”
      赵山陵吐出一口气,神色突然轻松许多,“还好,还好没有超出我意料。如我这般,如她这般,再世为人者,未必就真的还是前一个,未必就还眷念着过往不放。重新经历的,永远都是最深刻的,是对灵魂影响最大的。”
      三界众生,恐怕没有人,在这方面感受比他还深。
      几乎没有人知道,魔族的“隐魔”,其实贯穿了整个魔族历史,在绝大多数时期,都是存在着的。
      隐魔,血脉天赋乃是最神秘的潜隐,能以魔魂一次次转世重生。
      可转世为任何血肉生灵,可以是魔族,也可以是人族,可以是古灵族族人……
      他转世了一代代,每一代都是魔族神秘的隐魔,可他每一代,因经历的不同,灵魂都不太一样。
      他有时会很任性,会因出生不同,做出种种违背隐魔身份的事情。
      甚至,会不把自己视为魔族的隐魔,去破坏魔族的大计。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相信即便是裴琦琦觉醒,知道自己是谁,也会因为她以“裴琦琦”这个身份,和聂天相识相知,不会改变对聂天,对身边人的态度。
      她,属于裴琦琦的那一部分记忆,可能会凌驾于那个“墟灵”魂魄。
      “我赌对了。”赵山陵大笑。
      与此同时。
      在广袤无垠的无尽血海,聂天茫然地漂浮着,四处张望,意识渐渐回归。
      这次的他,非一缕灵魂逸入,而是真身降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