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四大源头

      “生命血域!”
  
      以源生之体,在无尽血海矗立着的聂天,渐渐地恢复了灵智,待他看到周边场景,禁不住失声惊叫。
  
      入目所见,皆是赤红如钻的滴滴鲜血。
  
      一滴滴赤红鲜血,有的硕大至极,有的小如尘埃,有的如赤红光球,有的只是一点痕迹,充盈在茫茫的深红血海。
  
      铺天盖地的血肉精气,浓郁的如灵液,黏糊糊地,覆在他身上。
  
      衣衫,早在不知不觉间化作灰烬。
  
      他赤裸裸地,浮在这片广袤无垠的无尽血海,心脏“咚咚”跳动。
  
      心脏的跳动,和无尽血海,那生命本源传来的震荡,似在发生着奇妙的共鸣。
  
      “竟然,竟然是在这里?”
  
      聂天的脑海,还有些迷茫,“难道所谓的幽暗深渊,就是众生的血脉源头——血域?神火,还有魔族的乾魔大尊,也在血域?众多的,不同属性的墟灵,从血域孕育,然后离开之后,以各类形态演化生灵?”
  
      “那墟灵,究竟是什么?肩负着什么重任?至尊,又是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疑惑,狂涌到灵魂识海,令他一头雾水。
  
      “嗯?”
  
      刹那间,有奇妙的联系,一一滋生。
  
      在他的灵魂识海,他的火焰分魂,极其明显地感应出,另外一股亲近的气息。
  
      那气息,不在无尽血海,不在他的血脉源头。
  
      那股气息,带着神火的意味,就在这方无比神秘的奇地。
  
      “神火,为墟灵,在这方天地,恐怕有火焰异力的源头。令我感到亲近的,极有可能是一簇浓烈的,永恒燃烧的火焰!”
  
      这般想着,他的主魂,又轰的一震。
  
      冥冥中,另有一股深邃、青冥的气息,向他传递出亲近……
  
      “灵魂之河!”
  
      他曾经被生命古树以异力,暂时从无尽血海拉出,从而看到了一条青蒙蒙的长河,那条河才是灵魂之河。
  
      在三界浮现的,所谓的冥河,都是那条河的投影。
  
      是天魂大尊,以残魂余力,以秘法沟通灵魂之河后,将其显化出来。
  
      “我的主魂,炼化、融合一条条冥河,参悟的灵魂大道奥妙,就出自那条灵魂之河。在天魂大尊被我抹杀所有存在痕迹之后,我,就取代了天魂大尊,成为最接近那条灵魂之河的生灵。”
  
      “就是因为这样,我一抵达,那条灵魂之河也主动抛出橄榄枝。”
  
      “咦,还有?”
  
      似有一点星芒,突在他灵魂识海的星辰分魂传来,没有祭出星辰神域的他,丹田灵海的星辰灵丹上,扎根着天星花。
  
      此刻的天星花,和他的星辰分魂契合无间,变得异常的激动。
  
      天星花,似在催促他,要他脱离无尽血海,去寻找那一点星芒,融入那一点星芒。
  
      聂天顿生一种感觉,那一点星芒,必然乃这奇地的,代表着星辰奥义的源头。
  
      如今,夺舍了季苍,以季苍活动的墟灵,就出自于那一点星芒。
  
      他在无尽血海,感知的还不深刻,只觉得那是一点星芒。
  
      若走出无尽血海,或许就知道那星芒,其实另有乾坤,另含无尽奇妙了。
  
      “奇怪,真是奇怪……”
  
      人在无尽血海,他的心脏,他的生命血脉,呼应着血海深处,那生命本源的震荡。
  
      可主魂,火焰分魂、星辰分魂,则是受另外三股源头的诱惑。
  
      灵魂之河,火焰和星辰源头。
  
      他细细体悟,渐渐生出一种无比玄奥的感觉……
  
      他,似能依仗生命血脉,主魂,火焰分魂和星辰分魂,任何一样,去冲击所谓的至尊!
  
      他要是依循着血脉指引,找到无尽血海的生命本源,可能便会在生命本源的造就下,化作和生命古树类似的,或不太一样的至尊。
  
      可他,如果脱离无尽血海,进入那条灵魂之河,他能依仗主魂之力,受灵魂之河青睐,成就为如天魂大尊般的存在。
  
      再或者,去那片神火所在的火焰源头,去那点星光。
  
      两者,也有极大的可能成就至尊。
  
      他惊奇地发现,他一逸入这片无尽血海,就成为了香饽饽,受四种本源的诱惑,得到四种本源的肯定。
  
      “至尊,至尊……”
  
      他低着头,喃喃低语,“四种本源,我是不是只能挑选一种,去成就至尊?四种本源,有没有高低之分?火焰本源,已经有了神火,星辰本源……还有季苍,还有我父秦尧争夺至尊席位。”
  
      “灵魂之河,在天魂大尊陨寂之后,至尊席位的争夺者,应该是冥魂大尊。我要入驻灵魂之河,是否需要和冥魂去争斗?”
  
      “至于生命本源,不是已有了第三代生命古树了?难道说,我要和生命古树,去争夺生命本源的认同?以季苍的说法,我的造就,是因为生命古树的谋略?”
  
      在这一刻,他又突然变得犹豫不决,困惑重重了。
  
      “唔!”
  
      突然,他嗅到属于他的,生命气息的味道。
  
      “裴师姐!”
  
      他在无尽血海,通过自己馈赠的一滴滴生命精血,感应到裴琦琦。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似有一道绚烂电芒,骤然闪现。
  
      电芒,化作亭亭玉立的,清冷绝艳的裴琦琦。
  
      只是,面前的裴琦琦,看向他的眼神,显得异常的怪异。
  
      “我,竟然在生命血海的内部。”裴琦琦讶然,她环顾四周,满脸的好奇,“以前,只是知道这里,一直到离开,都没有机会来此看看。真是没想到,重返于此,我率先抵达的,居然在这里。”
  
      话罢,她摊开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心。
  
      一滴,湛蓝色的精血,从她掌心破开肌肤而出。
  
      湛蓝色精血,如晶莹剔透的蓝宝石,内部所含空间奥义显化的,条条纤细光线。
  
      “居然,没有什么不适合。”
  
      她轻声呢喃一句,这才再次将目光,放在目瞪口呆的聂天身上,然后噗哧一笑,道:“你傻傻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裴师姐,你,以前来过这里?”聂天还在惊骇中。
  
      “不是这里。”裴琦琦指了指头顶,“是那边,那里有一个东西,就是令我诞生意识的地方。但我的意识,在离开此地,逸入墟界之后,才迅速开启智慧的。”
  
      “你想的没错,我和季苍一样,就是你们所谓的墟灵——浑沌之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