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血之来源

      生命血脉,于心脏显化的颜色,就是青色!
  
      他心脏处,由无数血脉晶链拧结而成的那道气血,也是青色!
  
      悬浮于此的,人族所谓的缔造者,硕大心脏正在生成的,就是和他一致的,一条非常明显的青色血气!
  
      那气血,暗含着生命血脉的种种玄奥真谛!
  
      聂天瞳孔一缩,再去细细端详,就知道无尽血海的生命本源,以烙印着生命真谛的流光,以最精纯的生命精华,助那条生命血脉缔结。
  
      或者说,助其……再次凝炼!
  
      “再次?”
  
      一念至此,聂天的灵魂,还有心脏,都仿佛突然轰鸣。
  
      这一刻,似有道道灵光,霎那间爆发引燃了,这令他堵塞的思路,都霍然开朗许多。
  
      “他,和我,和生命古树一样,原来都曾得到无尽血海的认同!”
  
      “他,也曾具备生命血脉,只是不知因何原因,他的生命血脉遗失了!”
  
      “他,是因为和生命古树战斗,落败以后,才变成现在这样?”
  
      “如今,无尽血海,生命本源,在帮助他,重铸血脉?”
  
      聂天苦思冥想,去回忆季苍的那番话,他获得的关于生命本源传承的记忆,还有裴琦琦的一番说法。
  
      “依季苍所言,我之所以被造就,是生命古树帮助我父秦尧,赐予了我生命印记。或者说,是一枚生命的种子。而我父秦尧,乃纯粹的人族族人,那我的混血,我能具备生命血脉,必是生命古树的功劳。可那生命古树,其实和我的草木神域,和圣灵树气息更接近,它所走的乃是生命能量中的……草木分支。”
  
      “生命能量,我早就参悟出,于我体内分为两种,血肉精气和草木灵气。”
  
      “两种,同宗同源,都源自于生命血海。其中,草木能量的代表就是生命古树,它能汲取吸纳所有魔植、灵植的草木生机,也能孕育草木气息。它造就的木族族人,体内的血脉,也是和草木能量有关。种种天赋,奥妙,都和草木之能接近。”
  
      “血肉能量,为生命能量的另外一种形态,我的血脉,其实本来更偏向于血肉能量。只是因为后来,我又修行了草木灵力,结为草木灵丹,以人族的修行方式,渐渐兼修草木之力。然后,才发现草木之力,和生命血脉同宗同源。”
  
      “如果,如果我的生命血脉,真正的来源,并不是生命古树,那么?”
  
      他霍然看向那巨尸。
  
      他神色巨变,突失声惊喝:“我的生命血脉,真实的来源,不会是他吧?他战败之后,属于他的生命血脉,最神奇的生命印记,被生命古树剥夺?然后,被生命古树找到我父秦尧,利用混血的奇术,将生命印记,或者说种子……融入我?”
  
      “中州域时,生命古树要我,一次次尝试着,进入地底的空间,去接近他。”
  
      “难道说,生命古树和我并无渊源,还是我的敌人。”
  
      “反而是,魂灭之后,只剩下尸身的他,才是我血脉的来头?”
  
      轰!
  
      他的主魂,九大分魂,剧烈震荡着,掀起惊天风暴。
  
      从生命本源飞逝而出,烙印到他体内的印记,被他的灵魂碾碎之后,逐个浮出,再经过灵魂排列组合。
  
      在这个过程中,他竟隐隐生出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他感觉到,似乎有一只眼睛,或一股意识,凝视着他,观察着他。
  
      可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只想知道真相,只想弄清楚他前面的道路,该如何走下去。
  
      生命古树,那具人族巨尸,生命本源,这三者他该如何处理。
  
      三者,又究竟是什么一种关系。
  
      他相信,只要弄明白这一点,就能真正洞悉血域,清楚幽暗深渊,还有墟灵的奥妙,也能知道该如何抉择。
  
      他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世界。
  
      那具,如山脉绵延的古尸,还在接受着流光的飞逝,生命精华的浇灌,缔结着生命血脉,催生出血脉晶链来。
  
      ……
  
      突突!
  
      一截截,绿莹莹的璀璨辉芒,穿透了古巨魔血肉。
  
      暗紫,深黑,青冥,赤红……
  
      一簇簇灿灿血光,如鲜艳的花朵,在古巨魔雄阔的魔躯盛开。
  
      只是,显得有些凄美悲凉,并没太多美感。
  
      赵山陵以神之法相,幻化出来的古巨魔,取魔气、冥气、天地灵气,混杂各类异能,强大起来的恐怖魔身,依然难以抗衡生命古树。
  
      此刻,那一株生命古树如在苍茫浑沌中,爆发出恐怖绝伦的生命动荡。
  
      眼看着赵山陵,觉醒为隐魔大尊,将世世代代潜藏的力量爆发,展现出能轻易轰灭星域的战力,依然不敌生命古树,众人都有些心惊。
  
      有去过寂灭海,看到第一代生命古树原型,看到它以奇长的枝干,串糖葫芦般,穿透一个个星辰域界的生灵,都生出一种感觉。
  
      那一株,曾将天魂大尊斩杀的一代生命古树,再现于世!
  
      咻!咻咻咻!
  
      生命古树枝干,狂飙飞射,竟刺透幽暗之地的天穹界壁,不知延伸向何处。
  
      所有人都突然觉得,偌大一个幽暗之地,都快要承载不了它的力量,快要被它暴涨的体型和力量撑裂。
  
      而且,所有降临的强者,不论出自于何族,都能清楚地看到它。
  
      因为它,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不觉间,它就超过了星空巨兽,比域界星辰,都要庞大许多。
  
      它,吸引了所有生灵的目光。
  
      还在交战着的,墟界三大奇族,人族,混血者,古灵族,等等种族族人,自然而然地生出大恐怖来袭,末日降临的可怕感。
  
      除季苍和秦尧,依然以奇奥方式,进行着比拼战斗,其余生灵,皆朝此汇聚。
  
      “主母。”
  
      来自于灭星海的,六位大枭的幽阒大尊,如一团五颜六色的烟雾,他仰着头,望着还在涨大的生命古树,轻声道:“季苍所言,有几成可信?”
  
      聂瑾怔怔出神,道:“部分。”
  
      “那我们,该帮助谁?”幽阒大尊又道。
  
      “自然是帮小天。”
  
      “少主,不见踪影啊。”
  
      “他会再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