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巨无霸
    矗立于空的生命古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生长着。
  
      它的枝干,有的穿透了幽暗之地的穹顶界壁,刺到不知名异地,似在搅乱天机。
  
      有的,则是延伸向幽暗之地边沿尽头,纵横布下法则大道。
  
      还有的枝干,扎向幽暗之地的大地,刺入最深处,沟通九幽。
  
      此刻的生命古树,已经变成了巨无霸般的存在,连巅峰形态的星空巨兽,都无法比肩。
  
      这也导致,所有幸存的,降临幽暗之地的生灵,都能看到它。
  
      而且,它的枝干,也快要无处不在了。
  
      “老天!这,才是真正的生命古树吗?它来前,明明还在中州域入驻,那时的中州域,还能容纳它。可如今的它,比中州域都要巨大的多啊!”
  
      “传言,第一代的生命古树,乃三界最巨大的异物。它,应该是恢复了力量吧?”
  
      “这样的生命古树,宛如一个星域,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在体型上,比得过它?”
  
      “真是无法想象,进入幽暗之地以后,它能如此夸张地生长!”
  
      “乾魔大尊呢?墟界的三位大尊呢?他们三位合力,能斩断这一株巨树吗?”
  
      “以我来看,怕是不能了。”
  
      “……”
  
      三界各族的族人,有的浮在半空,有的在大地上。
  
      他们看到生命古树的枝干,在自己身旁显现出来,都在惊呼。
  
      那些枝干,和生命古树巨大至极的树体连接,那一株巨树,似慢慢将根茎,扎在大地。
  
      所有强者凝视它,都被它给深深地震撼到,生出和聂天第一次,在寂星海看到它时,一样的念头。
  
      便是在梦境中,都幻想不出来,有如此恐怖异物啊。
  
      墟界的三大族,人界和灭星海的强者,在这一刻,都觉得即便是墟界排名前三的大尊,一起向生命古树下手,都未必能胜。
  
      这是因为,此时的生命古树,已然要攀上巅峰。
  
      巅峰时期,第一代的生命古树,可是格杀天魂大尊的凶物啊!
  
      乾魔大尊、摄魂大尊和彻骨大尊,尚未成就至尊,凭什么和此时的生命古树叫板?
  
      他们,还不知道乾魔大尊进入幽暗深渊,化名为摄魂的冥魂大尊,已暂避锋芒,而白骨族的彻骨大尊,更被聂天轰灭。
  
      幽暗之地深处。
  
      狂暴巨兽,尹行天、董丽,还有五大邪神,诸多强者联合围杀着,那一株将根茎,扎向幽暗之地的生命古树。
  
      青色、绿色的璀璨辉光,混杂着各类奇异能量,笼罩着那巨树。
  
      形成,一层层奇妙的结界、壁垒,保护着巨树根茎主体。
  
      哧啦!轰轰轰!
  
      黑暗风暴,通神有智慧的剑意,五大邪神的负面灵魂海,还有狂暴巨兽的暴烈气血,化作各类色彩斑斓的爆炸光团,就在青色、绿色光晕护盾炸裂。
  
      生命古树延伸出去的,一截截枝干,不时地碎断。
  
      可枝干的碎断,对它而言,似无伤大雅。
  
      只要根茎在,只要主体没受创,它能在顷刻间,生出新的,甚至更多的枝干来!
  
      它植根的那片大地,被它的力量覆盖渗透,令那片区域变得绿幽幽,仿佛孕育出生机,要催生出新的灵植、魔植。
  
      可对其余生灵来说,那片被它的力量渗透的区域,则是变得越来越危险。
  
      “嗤嗤!”
  
      时不时地,有绿色神电划空而过!
  
      虚空中,绿色神电如彩虹,绚烂明耀。
  
      所过处,会有一条长长的绿色溪河,暗含浓郁浑厚的草木能量,就这么保留下来。
  
      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幽暗之地的虚空处,便多出众多的绿色溪河。
  
      连交战中的,神域幻化为漫天璀璨星辰的季苍、秦尧,星辰精能,都在被其影响。
  
      绿幽幽的颜色,渐渐填满天空,使得繁星点点的幽暗之地的高空,不时有星光,突然暗灭。
  
      而飞逝而过的绿色神电,则是会洞穿尹行天的神域,会令极致黑暗中,血脉爆发的黑玄龟,比神铁都要坚固的龟壳,每隔一会,就爆灭一块。
  
      尹行天、董丽,包括后来的莫珩,如今都在向生命古树痛下杀手。
  
      这块区域,电闪雷鸣,恐怖至极的能量、气血震荡,足以令大君、圣域级别者,不战而暴毙。
  
      汹涌的异力和血之罡风,蔓延向远方,令一些闻讯而来者,望而却步。
  
      可他们的攻势,他们参悟的大道奥妙,血之天赋,施加到生命古树,都暂时没有起到显著的伤害。
  
      反倒是……
  
      咻!
  
      一截粗如巨龙的绿色枝干,猛然射入怨恨邪神的腰腹,那绿色枝干骤生无数荆棘尖刺,并在刹那间激发出,聂天所熟识的天木荆棘术!
  
      怨恨邪神的腰腹处,突有锋利如剑的怪刺,暴突而出!
  
      他那数千米高的邪神躯体,立即变得干瘪无比,五脏六腑的血肉精气,似成为更多树枝荆棘的养分。
  
      他发出凄厉至极,听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利啸声。
  
      可他的生机,还是以不可逆转的形式,走向衰落枯竭。
  
      再然后,如一株诡异的,布满荆棘的异花,以他的血肉经脉、脏腑为食,绚烂的盛开、绽放了出来。
  
      异花,从他腰腹挣脱出来,飞向生命古树。
  
      怨恨邪神,被尹行天等人的灵力动荡波,稍稍一碰,忽然烟化。
  
      连灵魂印记,残存的魂念,都没逃出一丝。
  
      这一次,诞生于墟界冥魂族,曾盛名在外的怨恨邪神,是真真死亡了。
  
      就连聚涌残魂,再现于天地的可能,都彻底断绝。
  
      剩下的四大邪神,发出悲鸣厉啸,他们攻向生命古树的势头,更加猛烈,更加不要命了。
  
      ……
  
      “死了,死了一个。”
  
      无尽血海深处,聂天轻声呢喃,溃散的眼瞳深处,无数流光飞窜。
  
      他只觉得心脏处,那青色气血中一条纤细的晶链,骤然爆碎。
  
      然后,他就瞬间明白,由他的生命精血,造就出来的怨恨邪神,被生命古树抹杀。
  
      他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
  
      后面,会有更多强者,更多和他有渊源的人,会步入怨恨邪神的后尘。
  
      他看着那具半赤裸的巨尸,沉吟着,忽一步步地,走向所谓的生命本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