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时空之禁!
    神采绚烂的时光之河,凭空而现。
      溪河中,诸多流光印记,都为一幕幕清晰画面。
      画面,记载着的,大多是关于生命古树,关于各族的战争史,强盛史,和消亡史。
      不能深入无尽血海,不能如聂天那边,接受生命本源传承的各族族人,竟通过那条时光之河,看到了生命古树的所作所为。
      墟界各族,从而知道了墟界的三位至尊,都因它而亡。
      古灵族的族人,也因此知晓,他们的缔造者赫然是灵界血父——那具人族形态,没有一丝一毫气血的巨尸。
      他们之所以后来,会甘愿听令、亲近生命古树,原来只是因为生命古树将灵界血父的印记炼化。
      “时光之河!那是聂天的师傅巫寂!”
      “古巨魔等候的,居然是他啊!”
      “那条时光之河显化出来的,一幕幕的关于生命古树的场景,真的就是事实?生命古树,才是三界的罪恶之手?是导致人界的冰族、雷族、火族,从此被灭绝的根源?”
      “它的触手,那些天魔藤、魔眼妖花,诸如此类的魔植、灵界,在墟界各大疆域出现,也是为了对付墟界三大族?”
      “……”
      各族的强者,人族和混血者,都在嚷嚷。
      流光飞逝的时光之河,一番演化后,忽然又是一变。
      变为,消失许久许久的巫寂。
      突然冒出的巫寂,和之前巅峰状态,化作古巨魔的赵山陵,竟有些类似,仿佛是神之法相的形态。
      只是巫寂的神之法相,流光溢彩。
      “时光的力量啊!”
      青天神帝尹行天,看着巫寂的神之法相,都忍不住惊叹。
      “哧哧!”
      从巫寂的神之法相,挥洒出,一束束绚烂异芒,渗透向大地。
      绚烂异芒,烙印着岁月时光的力量,似能令时间缓缓倒流。
      在众人看不到的,幽暗之地的大地深处,被生命古树根茎的根须,四处凿出的,一条条沟壑石道,里面充盈的生命能量,仿佛都在时光的作用下,又回涌到生命古树的根茎。
      “啊!”
      众多惊叫声,突然掀起。
      有魔族强者,能看到魔躯绽裂的,鲜血淋漓的伤口,似被看不见的力量,给轻轻抹去。
      就像是回到了,没有被生命古树重创前……
      喀喀!
      幽暗之地的空间,都因此传来奇异脆响。
      “时光……”
      从生命古树本体,发出了,一个在所有人灵魂深处响起的声音。
      生命古树乃巨树形态,可众人于此刻,都生出奇妙的感觉。
      它,正看向巫寂。
      它那遮天蔽地的茂密枝叶,有些艰难的,试着摇动。
      数不尽的绿色、青色辉耀光点,从树叶中,从它枝干中,洒落下来。
      它根茎内,浓稠的血光,瞬间迸射出,令人心惊胆战的恐怖震动。
      蓬!
      整个幽暗之地,都仿佛大震了一下,似囚笼被挣破。
      又有惊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只见先前伤势恢复者,一头雾水地,看着再次变得血淋琳的伤口,浑浑噩噩的,如置身醒不来的梦境中。
      连大尊神域,在这个期间,都茫然失措。
      “时间定格。”
      巫寂的神之法相,轻啸一声。
      从法相中,突飞逸出,许许多多流光溢彩的光束。
      还有一叶轻舟,释放着无尽辉芒,似在流光中游荡着。
      轻舟,如在时光长河内,随着河水而动。
      在绝大多数强者眼中,风停了,生命古树枝干、树叶,不再有细微动静,朝着生命古树围击的各族族人,都保持着原先的架势,有的剑芒绽放,都不再持续向前……
      天地,时间,于此静止。
      唯有几位巅峰者,脑海的思绪还在转动,还能有所察觉,还能知道是巫寂的时光之河,再次发挥作用。
      “除时间之力,我再加一层禁!”
      赵山陵心中默念,那面被他执掌的虚空境,高高悬于天空。
      虚空境,照向生命古树。
      待到生命古树的树身,在镜子中消化出来,另有玄奥莫测的空间封禁,配合着巫寂的时间定格,作用于生命古树。
      时间和空间,两种天地间神秘玄奇的力量,被巫寂和赵山陵合力施展。
      只为针对生命古树。
      赵山陵望着巫寂,咧开嘴,哈哈大笑,“陨星之地,还真是一处奇异宝地,这一世的我,选择在陨星之地,以人族再次行走三界,该是早就感应出,那里时空怪异。我要是没醒转过来,恐怕也猜不出,你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在这一刻,他竟然还能发声。
      而其余人,皆无法动弹,只有强者的思绪还能转动。
      连生命古树,在时间、空间的双重禁制下,如今都沉寂无声,似被琥珀冻住的蚂蚱。
      “师傅……”
      血海深处,聂天根据血之感应,察觉到狂暴巨兽、黑玄龟和邪神的停止,顿时明白,只有时间之力,才能达到如此神效。
      他一直都知道,能沟通最神秘时光之河的师傅,连臌肶都能斩断,必然在星河某处。
      他也猜测出,巫寂会现身,还充满了期待。
      果然,果然在最关键时刻,巫寂从暗处走出。
      并和赵山陵配合,去限制生命古树,要禁锢它。
      只是……
      接受生命本源传承的他,已经知道生命古树有多么强大,连浑沌中最强大的生命本源,都对它无可奈何,巫寂和赵山陵真就能成功?
      还是,他们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或是,为灵界血父?
      轰!
      惊天动地的气血震动,从灵界血父爆发出来,这位踏入无尽血海之后,以数不尽的血滴,借生命本源凝炼血脉的至强,通体赤红色,有无数血光游荡其身。
      聂天骇然去看,发现灵界血父在这片血海,竟向上拼命漂浮。
      漂浮到,无尽血海之外,生命古树曾带着他,短暂看到的那片浑沌,看到的各大本源。
      他,还在血海深处,无法注目到外界变化。
      可他却知道,灵界血父一脱离生命血海,出现于浑沌中,就像是一点点的,聚集了些许意识。
      灵界血父的躯体,笼罩在浑沌流光中,隐隐虚无化。
      “他,这是要脱离浑沌!”
      ……
      ps:抱歉,今天就一章了,快结束了,思绪纲领要花时间再理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