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血父回归
    灵界血父终从他的感知中消失。
  
      他在生命血海,接受着本源的“灌顶”,他能于此期间,感应出无尽血海细微的变化。
  
      他确信,灵界血父已经由生命血海离去。
  
      离去前的灵界血父,生命血脉重新凝结,并借助磅礴的生命血气,为那具躯体注满血肉精气。
  
      灵界血父的意识,也神奇地聚涌了一些。
  
      这样的灵界血父,在他的眼中,已足够强大。
  
      可……
  
      聂天垂头,看着无数赤红血光,从那颗硕大至极心脏处的血脉晶链,灌入到体内,脸色深沉。
  
      他觉得,即便是恢复部分力量的灵界血父,依然非生命古树的敌手。
  
      他还知道,他师傅巫寂和赵山陵化作的古巨魔,合力缔结的“时空之禁”,也绝无可能真正的,长时间的限制生命古树。
  
      因为,他不断获取的生命奥妙,令他渐渐明白,那一株生命古树是何等的旷古绝伦!
  
      他也因此知道,那幽暗之地,早在千万年前,就被生命古树暗中布置,成为了生命古树的主战场。
  
      甚至可以说,整个幽暗之地,都和生命古树密不可分。
  
      “咔咔!”
  
      突然,他一截截骨头,发出清脆异响。
  
      他的源生之体,在浩瀚生命能量的激发下,再次生长!
  
      “是心的蜕变!”
  
      他在顷刻间明白,因生命本源耗费力量,对他的心脏进行新一轮的淬炼,令他能承载更多的生命精能,才让他的血肉躯体,让他的血脉,能再提升一个高度。
  
      至尊级别!
  
      轰!
  
      亿万道赤红血芒,从他浑身毛细孔狂飙而出,如贪婪的恶龙、巨蟒般,吞食着周边一滴滴悬浮的精血。
  
      滴滴精血,化作最纯粹的血肉能量,注入他的血光,流淌到脏腑、骨骼,肌肉。
  
      他的源生之体,因此而持续膨胀。
  
      他眼瞳中,赤红血光摄人至极,远远看去,像是两颗猩红的大太阳。
  
      “快了,就快了,这具血肉躯体蕴含的恐怖力量,已超越乾魔大尊,超越那头撕裂巨兽,就要和狂暴巨兽相当!”
  
      感受着,仿佛无穷无尽的血肉能量,疯狂灌注而来,聂天的内心在咆哮。
  
      “但,还是不够!我还需要更多!”
  
      他向生命本源咆哮着,将自己的意志传达,“要和它抗争,要阻止它取代你,我需要更多!”
  
      他灵魂意识,掀起暴烈的巨浪,眼神却变得异常冷静。
  
      他静静地,看着那颗赤红色,硕大至极的心脏——生命本源。
  
      他能感受出,生命本源的丝丝无奈……
  
      突然,他眼神微变,脸色冷了下来,“你舍不得?你,开始犹豫了?”
  
      他汹涌剧烈的灵魂波荡,迅速趋于沉静,“我知道,你聚涌的血肉能量,也非无穷尽。可你,既然帮助他,将崩断消失的生命血脉,给重新凝炼起来,能助他拥有如此力量,就该一样为我如此。”
  
      “你以为,他才是你对付生命古树的希望?以为有了他,就足够了?”
  
      “我忽然有种直觉……”
  
      话到这里,聂天突然不再向生命本源,述说魂念。
  
      他陷入了,又一轮的沉思。
  
      然后,他很快就感应出,他源生之体附近,再没有一滴滴鲜血可用。
  
      他释放的生命汲取,那一束束血芒,并不能延伸到千万里之外。
  
      也没有新的鲜血,受生命本源的激荡,跳动,受其力量的牵引,再在他身旁凝结出现。
  
      这意味着,他至尊之路的进阶,在中途暂时停了下来……
  
      可他,神色不变,无比的安静。
  
      他只是,以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继续静静地看着那颗心脏,没有再以灵魂追问,也没有继续索要什么。
  
      他在默默地等。
  
      幽暗之地。
  
      消失的灵界血父,伴随着一道道瀑布般的血光,陡然再现天地!
  
      在他出现的那一霎,巫寂和化作古巨魔的赵山陵,对视一眼,神情怪异。
  
      “唯有成就至尊,方能从浑沌走出。”
  
      赵山陵很自然地想起这句话,
  
      “不该在这个时候归来的,时机选的,也实在太差了。”巫寂在心中叹息,眼中满是疲累和倦意,“你,难道认为失了时空之禁,能胜它?”
  
      轰!
  
      血色飓风,从灵界血父爆发的生命气血海掀起,犹如一片片深红色的血海,以他为中心,席卷向天地。
  
      一声脆响,只在赵山陵和巫寂脑海响起。
  
      两人顿时明白,他们合力缔结的时空之禁,就此被破开。
  
      从浑沌归来,冲破无穷壁垒的力量,带有浑沌最初的力量,连时空封禁,都能被震破。
  
      “这,有点不妙啊。”
  
      赵山陵有些无奈,“本想封禁它一阵子,为聂天入至尊,多争取一点时间。你,为何偏偏如此急切?是因为,意识没有聚涌,所以只凭本能行事?等你的意识,都聚集了,会不会后悔自己的莽撞?”
  
      “啊!”
  
      “发生了什么?”
  
      “刚刚,我怎么一点意识都没?”
  
      “他,怎么又回来了?!”
  
      巫寂和赵山陵,联手缔结的时空之禁,破除的霎那,幽暗之地的各族强者,轰然喧嚣。
  
      反观巫寂和赵山陵,脸色都有些惨淡,因灵界血父的贸然归来,因时空之禁的强行破开,反被耗去众多力量。
  
      赵山陵执掌的虚空境,镜面中,又有裂纹生成。
  
      他看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差了。
  
      而灵界血父,再次回归幽暗之地,所有人都能发现,他那木然、空洞的眼睛,忽然有了一丝丝灵动神采的感觉。
  
      再然后,众人突然看到他的嘴角,绽开了一个怪异笑容。
  
      那笑容,残忍而又暴虐。
  
      咻!咻咻!
  
      道道血光,粗长瀑布般,从他腰腹处冲出。
  
      血光将附近,气血旺盛的魔族,海族,等种族族人穿透,瞬间抽离他们的血肉能量。
  
      呼!
  
      他踏出一步,那具战直之后,头顶幽暗之地天穹的巍峨身躯,忽撞向赵山陵化作的古巨魔。
  
      赵山陵脸色一变,立即动用空间秘术,原地消失。
  
      灵界血父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凝聚,只是凭借着本能战意,向生命古树一步步走去。
  
      可他,并没有忘记自身的血脉天赋。
  
      他在沿途感知到的,和他的血脉没有什么渊源的生命种族,都会被他蛮横地攻击。
  
      以生命血脉的汲取,将魔族、冥魂族,海族,随意的屠杀。
  
      ……
  
      ps:很抱歉,昨天断了,实在是后面的章节,太特么费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