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谁对?谁错?
    聂天的三个分身,冲入浑沌中的,三大不同本源。
      灵魂之河深处,他那具血肉躯身一进去,主魂率先有所反应。
      轰!
      肉眼不可见的,密密麻麻地魂丝,渗透到主魂。
      突然间,便有众多杂乱的思绪,记载着灵魂奥妙的知识,硬塞向魂魄。
      犹如,生命本源去改造心脏,灵魂之河改造的,乃是魂魄!
      这是让他,以魂魄为基础,去进阶至尊!
      以灵魂之河,去成就至尊,似根本不依赖血肉躯体的强大。
      这一点,和生命本源截然不同。
      冥魂族,邪冥族,在三界众多异族中,也的的确确不以躯身强悍闻名。
      灵魂的精炼,魂魄的修行,才是冥魂族、邪冥族的核心!
      另一边,他的星辰分身,沉落到星辰本源。
      ——也就是季苍、秦尧口中的第一星。
      星辰本源内部,乃无数璀璨明熠的星芒,为诸多凝为实质的,颗颗“碎星”。
      宛若一片灿灿星海。
      在这里,无处不在的碎星,似……对应着三界的星辰。
      他自然而然地,将星辰神域绽开,天星花浮现。
      然后,天星花开始主导他,令他的星辰神域,和第一星内部的星海,去沟通,去呼应,感受星海的浩瀚,星辰域界的生生灭灭。
      “唔!”
      很快,他便发出惊呼。
      他敏锐的感应出,第一星内部的诸多碎星,星芒光点,是会爆灭消逝的。
      一念于此,第一星就将一段段奥义,烙印进来。
      消逝的,他所能感应的碎星,星光光点,其实乃三界中,因战争,因强者的争斗,而爆灭的域界!
      “我的天!”
      不起眼的星辰本源,不显著的第一星,竟藏着如此神异,三界数不尽的域界星辰,但凡有星核凝结,就对应着第一星。
      一个域界爆灭,星核炸裂,第一星的碎星、星芒,就会随之消逝一团。
      “群星,以它为始,于它呼应!”
      这一刻,聂天忽然知道,季苍苦苦追求的,一代代碎星古殿殿主,想要成就的道——至尊,有多么的神秘强大。
      他立即专心感悟其玄奇。
      天地初开,从浑沌爆炸中溅射的碎芒,汇聚尘埃,慢慢成域界星辰。
      域界星辰孕育出星核,就会在星辰本源浮现出一团星芒、碎星,带有它一丝微弱意识。
      它,在浑沌中本无比醒目,无比强大。
      可,随着星空巨兽诞生,随着各大本源和生命血海合力,派遣出墟灵,在三界衍化出众多生命种族,随着种族战斗,星空巨兽的残暴肆虐……
      亿万年时光,才形成的域界星辰,纷纷爆灭,星核炸裂。
      鲜活的星辰,渐渐沦为死星。
      人界和灵界之间,那片死星海,更是因为战争,沦为星辰坟墓。
      域界星辰爆灭,星核死寂,消减的乃是它的力量。
      它,曾和生命血海交易,分逸出墟灵,缔造出星族。
      星族,所做之事,就是协调各族,极力避免种族之战,避免大尊、神域这种级别,爆发出能摧毁域界星辰的战斗。
      星族希望,各族的战斗,强者的战斗,最好只发生空旷浩瀚星海,别损坏域界根本。
      还有就是,去捕杀星空巨兽,令其灭绝。
      星族,渴望各族和平,渴望域界星辰生生不息,不再有众多死星出现。
      这曾经是三界最奇葩的种族。
      只可惜,这个被它授意而成的星族,根本无力阻止各族的血腥战斗。
      星族,反而率先被灭绝。
      星族,是在人界衍化出来,和冰族、雷族、金族一样,被生命古树扼杀。
      所以在灵界血父,和各大本源合力,造就出人族之后,它也穿针引线地,将星辰奥妙,融入人族的修行体系。
      于是,才有碎星古殿诞生出来。
      而季苍,乃是它后来分裂意识出来的墟灵……
      它释放出季苍,是希望季苍如星族般,令三界恢复沉静,希望三界众生,能停止无休止的征战和厮杀。
      可季苍这个墟灵,离开它,飞出浑沌之后,自我意识逐渐增强。
      这位墟灵,以碎星古殿的季苍,成就为自身后,认为它所寻求的,所谓各族平和之路,根本走不通。
      “季苍”这个自我,认为只有三界众生,经过一番血腥洗礼,等各族的的大君大尊、圣域、神域死绝了,才是最有益它的。
      因为,大君、大尊,圣域、神域,才是摧毁域界星辰的主力和元凶!
      季苍还知道,幽暗之地乃是一处奇地,能承载众多大君、大尊的死亡。
      季苍将幽暗之地,视为屠宰场,去屠戮各族强者。
      他和魔族的乾魔大尊,一拍即可,又挑起人族和灵界异族,和生命古树的争端,就是要在幽暗之地,令众生消亡。
      他以自己的,认为正确的做法,去为第一星,也是为他自己谋利。
      他的做法,违逆了星辰本源的初衷,可所作所为,又是为了星辰本源。
      “谁对?谁错?”
      聂天的星辰分魂,在得知事实真相,知道季苍所为的深意后,心生茫然。
      ……
      另一边,他的火焰分身,逸入一团炽烈的,燃烧着的火海。
      火焰神域祭出霎那,拓印至炎陆的火焰阵列,就自行运转。
      忽然间,他在火焰本源,感应出别的气息。
      在他愕然之际,就看到一簇橘红色火焰,从火海某处飘逝而来。
      神火!
      灵魂之河内,没其它,从星辰本源飞逸的季苍,也尚未归来。
      可在火焰本源,除他之外,还有神火!
      神火,曾经以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凝炼出小小的血肉,又以火种,以他的生命精血造就出聂炎——炎族始祖。
      他和神火渊源极深极深,如今,神火就在火焰本源,他贸然进来?
      “我……”
      他的火焰分身,在燃烧的火焰本源中,略有些尴尬,“我只是因下面,那片无尽血海,生出不满之心,才一怒之下冲上来。我无意和你争夺,这火焰本源,本就该属于你,是你一直努力,一直要踏入之地。”
      他主动选择放弃。
      “我,就是它,就是本源呀。”橘红色的火焰深处,神火传递魂念,“我虽从此分离,可我从没有改变,我和它的意识,是契合的,是统一的。我已在极炎星域,在你的帮助下,令炎族出现,完成了它赋予的使命。”
      “我现在,只是回归本源罢了,我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它的一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