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贯通古今
幽暗之地。
  
  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这一对宿敌,以浩瀚无际的气血,于天穹、大地深处,展开激烈的冲突。
  
  漫天,皆是能量光烁,如雨飘落。
  
  执掌时间玄奥的巫寂,将所有的时光力量收敛,静静地矗立着,漠然关注着远处,那两位生命至强的战斗。
  
  在他周边,悄然聚涌着董丽、黑玄龟,狂暴巨兽,尹行天、莫珩等一众人。
  
  绝大多数人族族人,还有亲近聂天的,都选择和他一道儿。
  
  另一边,赵山陵的古巨魔形态,也收回。
  
  他所在地,墟界各族的强者,都肃穆以待。
  
  连冥魂族族人,得知了他“隐魔大尊”的身份,知道他乃是魔族的大贤者,也都选择相信他,听命于他。
  
  至于化名为摄魂的,那位冥魂大尊,则被冥魂族唾弃。
  
  因,冥魂大尊欲图冲入浑沌,借灵魂之河成就大尊前,曾对自己人痛下杀手。
  
  “聂天!你该死!”
  
  远方灰暗天幕下,冥魂大尊的咆哮声,依然嘹亮刺耳。
  
  众人能看到,一片湛湛的青色幽光,混杂着诸多凶魂、恶灵,四处呼啸着,趁机吞没被灵界血父抹杀的,各族族人的残魂。
  
  冥魂大尊,还在竭尽全力地,去聚集魂力。
  
  然而,失去灵魂之河呼喊,被灵魂之河中途反悔,被从浑沌驱逐的他,在众人眼中,怕是终身无望再进一步。
  
  至尊之路,该是断绝了。
  
  “前辈……”
  
  聂瑾飘然而来,于巫寂身前顿住,微微鞠身,很诚恳地说道:“多谢前辈,替我们照顾小天多年。没有前辈,将小天引荐到凌云宗,小天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许多出自灵界、人界的邪道炼气士,还有异族强者,跟随聂瑾而来。
  
  “冥冥之中,有机缘注定。”巫寂脸色淡然,眼瞳深处,似有光阴流淌,“我在凌云宗,就该遇到他。我甚至觉得,我会在陨星之地,会在离天域,也是因为他的存在。”
  
  “总之,我们多谢了。”聂瑾柔声说。
  
  若非知道聂天,在巫寂的安排下,入了凌云宗,有条不紊地步入修行之路,她和秦尧两人,无法专注于灭星海的改革。
  
  那段时间,灭星海有各类动乱,和墟界三大族也冲突连连。
  
  墟界三大族的族人,还在那个时候,直接侵入到灭星海。
  
  而聂天,在生命血脉没有觉醒之前,境界又无比低微,根本不足以在灭星海立足。
  
  他们,也觉得那时的聂天,在人界比在灭星海,要安全。
  
  待到后来,聂天的生命血脉觉醒,进阶提升迅猛了,他们霍然发现聂天和碎星古殿,和五行宗、虚灵教都有极深渊源。
  
  而聂天,不仅能照顾自己,还在突飞猛进的强大。
  
  这让他们觉得,在那种时候和聂天相见,灭星海,邪魔外道魁首的身份,反而会给聂天带来不好的影响。
  
  于是,他们又忍了下来。
  
  一忍,就忍到聂天成为神域,忍到了现在。
  
  “前辈,我们后面……该如何行事?你神通,贯穿古今,还望能指引我们。”聂瑾又诚心请教。
  
  不止是她,人族还幸存的尹行天、莫珩等人,同样望着他。
  
  先前和赵山陵合力,以时间、空间之力,将生命古树都给禁锢的他,俨然成了众人的主心骨。
  
  从那条显化的时间长河,他们还知道了灵界血父、生命古树的过节,知道了人族的诞生秘密。
  
  而且,如今巫寂的神秘气息,也让在场所有人觉得,他的战力绝对不可小视。
  
  种种因素,使得董丽、聂瑾,还有人族的幸存者,都倾向于他,全部都重视他的意见。
  
  “聂天在浑沌中,尝试着进阶至尊。”巫寂开口,“而且,是主身,和三个分身一同,一起试着向至尊迈步。在浑沌各大本源的过往历史中,他这样的做法,是没有先例的。能不能成功,我也说不准,无法预料。”
  
  “所以在聂天这一点,我们唯有等候。”
  
  “然后……”
  
  他迟疑了一下,说:“灵界血父,和第三代生命古树的争斗,我们冷眼旁观即可。他们的战斗,不论谁获胜,胜者都应该是敌人。”
  
  “什么?”董丽一惊。
  
  “灵界血父获胜了,也是敌人?”尹行天愕然,“我们人族,不是被他缔造吗?先前他向生命古树冲去,沿途袭杀的,也只是墟界的异族啊。灵界的古灵族,我们人族,并不是他的攻击对象啊。”
  
  四大古老宗门的那些幸存者,也一脸狐疑地,皱眉看着巫寂。
  
  尤其是通天阁的梵天泽。
  
  “他是我们的缔造者,以季苍所说,我们的生死,都和他挂钩的!”梵天泽眼神深沉,“他要是陨寂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他真死了,会不会影响我们?另外……”
  
  停顿了一下,梵天泽又喝道:“巫寂是吧?你通宵时间之力,那赵山陵精湛空间之力,而赵山陵乃墟界魔族的隐魔大尊,一代又一代的以灵魂转生。他能如此,你是不是和他一样,也非我人族!”
  
  此言一出,在四大古老宗门内部,涌出很多怀疑者。
  
  他们都在怀疑巫寂,和赵山陵一样,乃墟界异族,以灵魂转生之术,化为人族族人,对人族心怀不轨。
  
  “季苍,唔,不对。”巫寂开口,“化作季苍的那家伙,谋划多年,所求的,就是三界至强,最好全部死绝。他所说的话,不可全信。人族,没有血脉存在,即便是因灵界血父造就,可你们的兴衰和生死,都非他能控,非他能影响的。”
  
  “他没对你们下手,只是因为你们没有气血,对他的战斗,没有裨益。”
  
  呼啦!
  
  讲话间,巫寂随手一划,那条时光之河就浮现出来。
  
  河流某处,受他时间之力的激发,无数流沙汇聚,凝为画面。
  
  在那画面中,众人能看到“季苍”,横跨灭星海以后,和魔族的乾魔大尊,有过秘密的沟通,有过细致的谋划。
  
  也能看到,“季苍”提前进入幽暗之地,突然出手,攻杀屈奕。
  
  还看到,待到三界各族强者,在那阴魔域的绚烂通道中,爆为血雨时,季苍在幽暗之地时而抬头凝望,一脸的痛快。
  
  “这些,都是逝去的真实。”巫寂发话,“那个季苍,其实所求的,暗暗契合如今的生命古树。”
  
  “众强死绝,三界各族,大尊、神域消逝,才是他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