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不可生,就求死!
    聂天出离愤怒!
      他从未想过,伴随他一生,令他有此成就的生命血脉,反成为禁锢他的囚笼!
      他未料到,他一心想要踏入,高度认可的生命本源,竟拿裴琦琦来威胁他!
      这种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令他极其难受。
      那颗赤红色,鲜活的,硕大至极的心脏,在他眼中,如今仿佛是天地间,最冰冷无情的异物。
      可此异物,已影响了三界众生亿万年,但凡有血脉的生灵,都摆脱不了它。
      “难怪,从你分逸而出的生命古树,还有灵界血父,会变成那样。”聂天喃喃低语,“应该是,你太贪婪了,想要主宰一切。你想,要浑沌的各大本源,要三界众生,都依循你的意志行事!”
      生命血海,又给出回应。
      三滴,赤红如钻的生命精血中,同时浮现出他的三个分身。
      三个分身,都分离出源生之体,由浓郁的血肉精气凝结而成,都依然受生命血海制衡。
      “唔!”
      他的三个分身,在不同的本源,发出类似的痛呼。
      三个分身,都感受到痛苦……
      痛苦,来自于分身的全部血肉!
      似有利刃,在分身血肉内部,切割着经脉脏腑,痛的他刻骨铭心。
      仅一霎,剧痛又消失于无形。
      然后,他的三个分身,同时生出了新的感受——血肉在萎缩!
      血肉萎缩,意味着构筑分身的血肉精气,急剧地消失了,旋即就导致三个分身,要成为极度孱弱的……人族。
      消失的血肉精气,莫名其妙地,缭绕在丹田处,识海处。
      分身的火焰灵丹、星辰灵丹,还有纯粹的无属性灵丹,灵魂识海,似被血气遮蔽着,灵力和魂念的运转,都不再畅快。
      这会导致,他三具分身的至尊进阶之路,困难重重。
      “这架势,是要给我,给那三大本源,更多的颜色看?”聂天的脸色,在血海深处阴沉至极,“你是想要告诉我,你在浑沌中,在这里,能破坏我进阶之路?我的三个分身,衍生自本体,你还是能限制我?”
      生命血海没回应,可聂天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它就是这个意思。
      裴琦琦,还有他的三具分身,因生命气血的缘故,只要在浑沌中,就会被它给影响。
      这一方天地初开时的浑沌,它为至强,它……能为所欲为。
      蓬!蓬!
      又有两滴生命精血,分别映照出神火,还有失踪了很久很久的乾魔大尊。
      神火,在一滴生命精血中,娇小、模糊的血肉身躯,也呈现而出。
      乾魔大尊,在一滴赤红精血中,千变万化,咆哮连连,似处于极其不稳定的状态。
      在那滴精血,充盈着黑暗……
      然而,黑暗的深处,又蕴藏着毁灭、暴戾、杀戮,种种怪异至极的恐怖气息。
      那些气息,呼应着乾魔大尊,似在向乾魔大尊灌注诸多信念,要助其,在黑暗之王后,成为另外一位至尊。
      看着黑暗中,孕育出来的其余气息,聂天霍然明白,那片黑暗乃魔族核心。
      黑暗为根源,可又有无穷变化,既能造就出黑暗之王,也能造就出毁灭之王,亦或者其它,以黑暗之力为根本的至尊。
      但,那黑暗本源,正在造就至尊的过程,如今出了意外……
      被黑暗选中的,魔族的乾魔大尊,血肉躯体同样烙印着,属于生命血海的印记!
      生命血海一旦插手干涉,乾魔大尊的进阶之路,立即就凭空多出了,太多太多的凶险。
      仿佛,以往被造就的黑暗之王、天魂大尊,都是得到它的允许默认,才能成功。
      一切,具备血脉的异族强者,至尊之路,它都能一票否决!
      只是以前,它没有那么去做,都默许了至尊的进阶。
      可现在,有感于各大本源,倾向于人族,向聂天三大分身抛出橄榄枝,被它视为挑衅。
      它于是给出了回应。
      天地宙宇,三界众生,诸多本源,都不可违逆它的意志!
      就是如此霸道粗暴!
      神火,血肉的即将分离,乾魔大尊进阶途中的异常,还有聂天的三具分身,裴琦琦的怪异,都像是它对浑沌中各大本源的训斥和警告。
      它,以这种方式警告各大本源,它,才是浑沌所有本源的领袖!
      浑沌之外,幽暗之地,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的战斗,如火如荼。
      因巫寂的一番叙说,被醍醐灌顶般,得知了事实真相的人族强者,再看这两位的厮杀,神色都有了巨大变化。
      他们变得漠不关心,不愿帮助任何一方,只想离的远远的,等候结果出现。
      在心底,他们都相信了巫寂的话。
      不论胜者是谁,都是人族的仇敌!
      “糟了。”
      巫寂眉头紧皱,忽叹了一口气,道:“它,在浑沌中下手了。”
      “什么?”莫珩惊呼。
      “它,强行干涉了,所有至尊的进阶之路。”巫寂人在幽暗之地,却对发生在浑沌中的事情,洞察秋毫,“聂天,乾魔大尊,裴琦琦,还有那一簇神火,都被它影响。它限制聂天在血海中,等候此地战斗出现结果。”
      “它,就是生命本源?”董丽愕然。
      巫寂轻轻点头,凝神看向远方的赵山陵,还有天穹的季苍、秦尧,“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心里太明白,不见得就是好事。聂天,太早悟透真实,反而被它猜忌,被它给提防。可没它帮助,它又刻意阻扰,想成至尊,几乎不可能。”
      赵山陵在另一方,同样神色沉重,“多少年了?三界众生,难道还是无法摆脱它,还有被它缔造的,战斗的那两位?”
      ……
      灵魂之河深处。
      聂天这具分身,忽一步步地踏出,然后毅然决然地,走向浑沌中,那矮小了一大截的山川——死亡骨山。
      轰!
      这具分身,猛地落向死亡骨山的山巅。
      构筑分身的,浓郁的血肉生机,落入这座死亡骨山的霎那,飞速枯竭。
      他的眼神,都仿佛涂抹了一层灰白色,化不开的死意。
      “不可生,就求死!”
      便在此刻,下方那片赤红色,无边无际的生命血脉,突然掀起惊涛骇浪。
      生命本源震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