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你也该怕我的!
在浑沌深处,那座死亡骨山,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死亡骨山,自然就是死亡本源。
  
  自从天地初开,各大本源渐渐开启智慧,有了意识之后,它就知道,它和生命本源乃是天敌,是难以并存的。
  
  待到浑沌中的各大本源,和生命本源交流沟通,分逸出墟灵,在三界衍化生命种族时,唯独没有它的份。
  
  死亡之力,和生命血海的精能,天生不能兼容。
  
  它,也没办法通过生命血海,去缔造出,有血肉,又暗含死亡力量的种族。
  
  各大本源,和生命血海交易、结合之后,使得魔族、冥魂族、海族、月族,等等诸多种族产生。
  
  包括星空巨兽,便是逆反了本源的墟灵,私吞生命精能而成。
  
  可星空巨兽,强盛之后,即便和本源有冲突,但也在助涨着生命本源。
  
  它在浑沌中,看着那片血海,从一池子血水,慢慢成为一个血湖,然后在亿万年之后,又成为一片血海……
  
  再过了无数年之后,那片血海,又广阔到无边无际!
  
  那片血海,几乎充满了浑沌。
  
  其余的所有本源,则是漂浮在血海之上,各占一部分空间。
  
  生命本源的强势扩张,衬托的它,愈发渺小……
  
  它默默地看着,无力去改变,发现属于它的空间,越来越小。
  
  不论星空巨兽,冥魂族、魔族,还是灵界的古灵族族人,都有着漫长的寿命,或数万年,或数十万年。
  
  生命种族,要是自然地死亡,一身气血消散于天地,它就能生出感应,能汲取一些死亡力量,来壮大自己。
  
  本来,它是应该随着生命血海的强盛,也成为浑沌中至强的。
  
  可,依托于生命血海,依仗着生命精能和各大本源印记结合的,所有的以血脉进阶强盛的种族,大多都不是自然死亡。
  
  都是战斗中,被对手,对同族族人所杀。
  
  譬如魔族,同族相互残杀,胜者,会直接以失败者为食!
  
  低阶的魔首、魔虫,都是这样去做。
  
  而高阶的魔族族人,做法会高级一点,会炼化失败者的气血,直接吞没融入血脉,从而强大自己,令自己拥有更磅礴的气血,更高的血脉等阶。
  
  这类的厮杀,死亡者,一身的浓郁血肉精气被直接吞没炼化,并不会产生死亡力量。
  
  死亡本源,也根本无法从这类死亡中,获取能有益它的死亡力量。
  
  魔族,星空巨兽,冥魂族,等等等等,但凡有血脉的生灵,死亡者,都会物尽其用。
  
  死者,或被强行吞没,或被封禁起来,制作为强大的魔器、冥器。
  
  总之,不会任由强者,一身浓烈的血肉力量,经时光侵蚀,化作死亡气息。
  
  所以,三界众生越来越多,战争也极其频繁,导致死者众多,可它并没有和生命本源一样,不断地壮大。
  
  因为那些死者,造就出了更强大的血脉战士,还是令生命本源受益。
  
  它,分不到一杯羹。
  
  它历尽千辛,没依赖生命本源,终在墟界造就出白骨族。
  
  一个以骨头,以死亡力量,为核心的,只对应它的奇诡种族。
  
  白骨族,就是它发起的,针对于生命血海的斗争。
  
  白骨族,死亡血脉的强大,依赖于死亡力量,就要四处制造杀戮,而且还不能让死者,被别的生命种族吞没炼化。
  
  所以,白骨族有尸骸禁地,那里就是投掷无数强者尸身,任由其慢慢散逸为死亡力量。
  
  骸骨族的,所谓的埋骨之地,就是尸骸禁地的翻版。
  
  它,力抗生命血海的决心,得到浑沌中,各大本源的默默支持。
  
  灵魂之河,黑暗本源,还有诸多本源,都暗中给予配合。
  
  白骨族,在它的指引下,曾缔造出碎骨大帝!
  
  碎骨大帝,在巅峰时期,是最能威胁灵界,差点令灵界众生灭绝,给予生命血海惨痛打击的一个特殊存在。
  
  只可惜,碎骨大帝,最终还是被生命古树扼杀。
  
  碎骨大帝之后,白骨族,还有骸骨族,包括它自己都遭受重创,许久许久未能恢复。
  
  直到,它又悄然选中彻骨大尊,寄希望在彻骨大尊身上,要趁着这一次,助彻骨大尊接受洗礼,化作新的至尊,继续和生命血海抗争。
  
  更惨的是,彻骨大尊还没有能够进入浑沌,就被聂天另一位传承生命血脉者,于幽暗之地斩杀。
  
  彻骨大尊的死亡,直接影响了整个白骨族、骸骨族的根基,令尸骸禁地都崩塌。
  
  它,也因此再受伤创。
  
  它很清楚,和生命血海的战争,它又一次惨败了。
  
  彻骨大尊没进入,没有新的至尊造就,和它对应的白骨族、骸骨族,在外面还会遭受清洗,会直接令它更伤,连意识都会陷入一阵子沉睡状态。
  
  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没办法去管外界的变化。
  
  此次,发生在浑沌的,幽暗之地的争斗,它自知和它没干系了,它准备乖乖地沉睡,等候下一个时代了。
  
  未料到,毁去彻骨大尊,令白骨族、骸骨族重创,令尸骸禁地崩塌的罪魁祸首,竟突然从灵魂之河冲离,落在它的领地。
  
  这让它,初始极度疑惑,不明所以然。
  
  然后,它聆听到了,那人的呢喃。
  
  “我求死,望你,能以无尽死亡力量,侵蚀我的血肉。”
  
  它在震惊之余,又悄然和灵魂之河沟通,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立即着手实施,然后最凝炼的死亡能量,便溢满了聂天血肉。
  
  聂天躯体,生机被迅速蚕食着,脱离于源生之体的血肉,所蕴藏的生命气血,正在被消融。
  
  生命血海汹涌而动。
  
  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传出的愤怒震动声,所有浑沌中的本源,都能感受到,都知道它被真正激怒。
  
  而激怒它的,竟然是因它而来的,传出它生命血脉的聂天!
  
  “你怕第三代生命古树,怕它取代你,成为这片血海的主人。”
  
  就在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前,被自己的生命血脉禁锢着,被牵扯而来的聂天,突然狞笑道:“其实,你也该怕我的。”
  
  咻咻咻!
  
  一束束,如冷箭般的赤红晶链,从生命本源狂飙而出。
  
  射向聂天胸腔。
  
  生命本源,是要剥离他的生命血海,收回灌注的生命精能,要将他打回原形。
  
  人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