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挣扎!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聂天那具分身,于那座死亡骨山,被死亡本源注入了至纯的死亡精能,令他顿时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
  
      这种痛楚,犹如在油锅里,被翻搅煎炒!
  
      他突然意识到,彻骨大尊的那颗心脏,被他注入生命之力时,彻骨大尊是何等的剧痛。
  
      这种痛,甚至能透过血脉,直达本源!
  
      “嗷嚎!”
  
      死亡骨山之巅,聂天凄厉地哀嚎,肆意地怒啸着。
  
      他这具,从源生之体分离而出,也是由生命气血筑造的躯身,真真是痛不欲生。
  
      这种痛,竟然和本体遥遥呼应!
  
      然后,又通过本体,作用于血脉的源头——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
  
      “咚!咚咚!”
  
      那颗赤红色心脏,猛烈地跳动着。
  
      一束束,奔着聂天而来的,要剥离聂天生命血脉的晶链,原先是笔直的,旋即突然就变得弯弯曲曲。
  
      一枚灰色,竟在那些从生命本源狂飙出来的,赤红的血脉晶链浮现。
  
      灰色,又开始渐渐增多……
  
      死亡本源,通过聂天的分身、本体为媒介,竟将死亡之力,悄然渗透而来!
  
      渗透到,生命本源用来攻击聂天的血脉晶链!
  
      聂天眼瞳暴睁。
  
      他清晰看到,那一束束生命本源释放的血脉晶链,随着灰色光点增多,似瞬间被腐朽。
  
      如,一截嫩绿青翠的树枝,在一息间,过了一万年!
  
      风一吹,便会烟消云散。
  
      呼!
  
      一束束血脉晶链,骤然炸为飞灰,洒落出点点,灰白色的光烁。
  
      灰白光烁,乃死亡能量的结晶,烙印着死亡真谛,竟在这片汪洋无际的,赤红色的血海闪耀了起来!。
  
      亿万年来,不论死亡本源怎么努力,都从没有机会,将它凝炼的死亡结晶,突破重重限制,进入这片血海。
  
      它本永远也没有可能做到。
  
      可聂天对生命血海的反抗,他主动沉落于那座死亡骨山,主动放开自己,去承受,去接纳死亡精能的注入,以分身和本体的血之连系,成功助死亡本源,第一次将死亡结晶,逸入到生命本源!
  
      他的那具分身,在死亡骨山之巅,已被灰白色的死亡能量灌满血肉、经脉。
  
      他的心脏,骨头,所有本该蕴藏着生命气血的部位,都被来自于死亡本源的力量,给蚕食殆尽!
  
      死亡能量,取代了生命气血,成为他这具躯体的主人。
  
      可他的灵魂识海,他的主魂,却依旧清醒。
  
      而且是,从未有过的清醒!
  
      “我,愿化作,生命和死亡之间的纽带。”他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生命血脉,即便是被剥夺了,彻底成为人族,也未必就是坏事。”
  
      他知道,生命本源被彻彻底底的激怒了。
  
      有更多的,扭结在一块儿的,密密麻麻的血脉晶链,如苍龙、巨蟒,从生命本源又一次飞射出来。
  
      生命本源的血脉晶链,再一次束缚而来,缠绕在他身上,将他禁锢。
  
      上一次,那一条条来自于生命血脉的晶链,是为他灌注生命精能,改造他的心脏,传承浑沌各大本源的奇妙,还有生命古树的邪恶……
  
      此次,生命本源遥做的,恰恰相反。
  
      “唔。”
  
      低垂着头,他凝望着丝丝缕缕的血肉精气,从体内脏腑、血肉,被那缠绕着的血脉晶链,以生命汲取吸纳,他眼神木然。
  
      “生命汲取……”
  
      他心中溢满苦涩,从他生命血脉觉醒之后,都是他动用生命汲取,从灵兽,从各大异族的血肉之身,去吸纳血肉精气,炼化到自身。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被别的人,被别的物,以生命汲取吸纳自身的血肉精气。
  
      “原来,被抽离血肉精气,慢慢虚弱,是这么一种感觉。”冷不防地,他生出了这种想法。
  
      不论他如何努力,因那青色血气,因生命血脉的本源,就是这片血海,他无计可施。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千辛万苦凝结出来的,一滴滴的生命精血,从心脏中消失。
  
      他还看到,在他这具源生之体周边,不断有灰白色的烟雾,被消融掉,被蒸腾掉。
  
      他旋即知道,死亡本源通过本体和分身之间的联系,其实一直在暗暗地,向这边分逸出死亡精能。
  
      只是,死亡本源和生命本源相比,实在弱了太多。
  
      就算是有他这个媒介,能够将死亡能量渗透,还是在生命本源警觉,有了防备之后,很轻易地化解。
  
      他感受着,他这具源生之体,因血肉精气的流逝,已经在虚弱。
  
      “嗯?”
  
      突然间,他身影剧烈地震颤。
  
      他骇然看到,就在心脏中,那道青色血气至深处,有一条条血脉晶链,绿的令人目眩神迷!
  
      一股,极其顽强,充满了韧性的草木精能,从那条条血脉晶链爆发!
  
      那里的草木精能,和他的草木分魂呼应,开始巧妙地,去改变血气中,别的血脉晶链!
  
      青色血气内部,扭结在一块儿的,条条血脉晶链中,都有类似的绿色晶链。
  
      每一条绿色晶链,都潜隐在最深处,他以往都未曾察觉到。
  
      如今,那一条条绿色的晶链,骤然绽放出,令他都震惊,令他都为之赞叹的神光!
  
      然后,有另外一股,不属于他,也不属于生命本源的力量,就从那些绿色晶链内,轰然爆发出来。
  
      哧哧!
  
      他心脏处,那道青色气血,内部数不尽的血脉晶链,都在神光如电地飞逝着。
  
      青色的气血,在悄然不觉间,开始转变颜色。
  
      青色,向着绿色转变。
  
      原先的血脉晶链内部,有很多青色的光烁,纷纷爆灭开来,被绿色填满。
  
      噗!噗噗!
  
      诸多绿色光烁,也在那道青色气血之中,不断消失。
  
      他突然敏锐地感应出,他生命血脉中,能够被生命本源限制,被生命本源所用的烙印,似被消除了。
  
      那种,被自己的生命血脉束缚,被自己的血脉晶链禁锢的感觉,忽然就没了。
  
      他突然感觉,无比的轻松,似终于无拘无束。
  
      潜隐在血脉最深处的,那一束束绿色的晶链,意味着什么,他也心知肚明。
  
      他整个人,都在瞬间透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