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至尊!
    广袤无垠的血海中,聂天如旭日初升,缓缓漂浮而出。
      他这具源生之体,立在血海之上,如涌动的云海中,矗立着的一座神山!
      呼!呼!
      在他脚下,浓稠的赤红气血,变幻为一巨大漩涡。
      漩涡,不断旋动着,如一张森森血口,吞没着下方生命血海内,亿万年凝炼的气血。
      就见生命血海中,一滴滴如红色血钻般的鲜血,被蒸发为团团血雾。
      雾气中的血肉精气,纷纷涌入那漩涡,再逸入聂天的体内。
      此时此刻,他已摆脱生命本源,出现于血海之上。
      他低垂着头,如一尊亘古不灭的神明,俯瞰着下方浩淼的血海。
      他脸上满是漠然,似尚未从血肉巨变中,醒转过来。
      他的视线,则是透过层层血雾,落在血海深处。
      落在……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上。
      “至尊?”
      他忽然轻声呢喃,然后从漠然的嘴角,逸出一缕微笑。
      那笑容,犹如荡漾着的水中涟漪,渐渐地扩散看来。
      很快,他脸上的漠然,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笑容,终溢满了整张脸!
      “至尊!原来,这便是至尊!”
      他放肆地大笑,宽阔如神之桥梁的一条手臂,遥遥指向那一簇火焰,道:“属于我的,另外一具火焰分身!”
      火焰本源中,他的那具火焰分身,骤然浮现出来!
      炽烈的火苗,似从那具火焰分身的毛孔飞出,在那火焰分身的头顶,则是出自于神火的,对应着炎陆的,奇奥至极的火焰巨阵。
      “精血灌注!”
      聂天臂膀中,赤红色的鲜血精华,如岩浆火水涌动着。
      脚下,以他气血凝聚而成的漩涡,疯狂旋动着,将生命血海中,最精炼,最纯粹的生命源力,给抽离洗涤。
      旋即,再通过他本体和分身的气血连系,直接涌向火焰分身。
      哗啦!
      一道气血长河,从他那只手的掌心飞逝而出,瞬入火焰本源。
      火焰本源中,他的那具火焰分身,如得到甘霖神露的滋养,浑身毛细孔都舒展开来,能容纳更多火焰的焚烧。
      噼啪!
      这具火焰分身,汹涌燃烧着,如被烈焰锻造锤打的烙铁。
      他的另外一只手,又猛地指向,那颗闪耀于浑沌的第一星。
      ——星辰本源。
      又是一道气血长河,从他掌心狂飙而出,似一头咆哮着的狰狞血龙,冲向那颗释放着冰冷光芒的星辰。
      星辰内部天地,有对应着三界域界的,亿亿万碎小光点。
      聂天的星辰分身,本因生命血海的制衡,轻轻颤栗。
      此刻,这具星光熠熠,周身穴窍如映照着一片片星海的聂天,眸中突显奇光。
      那一株,和他神域呼应的,助他和星辰本源沟通的天星花,立即盛开出,许许多多的花朵。
      在花蕾出,则是星光点点。
      呼!
      一道蕴藏着生命源力,有益于至尊蜕变的血流,从这具星辰分身的天灵盖灌注下去。
      那是本体给予的馈赠!
      “呜嗷!”
      这具聂天的星辰分身,突做出怀抱天地的架势,眸光冷灿。
      然后,就见那些熠熠发光的星点,都飞射出或微小,或明耀的光芒,飞射到他体内,融入他的神域,还有他的灵魂识海。
      那是,星辰本源至深的,关乎星河奥妙的印记!
      那株神秘莫测的天星花,正摇曳生姿,花蕾中的点点星光,也渗透了他的星辰分魂。
      “唔!”
      他轻呼一声,瞬间就意识到,这一株由九星花,一次次进阶蜕变而出的天星花,曾经也是从星辰本源分逸而出。
      曾为另一墟灵!
      神秘的天星花,本被灭族的星族,视为族内神物!
      根据古老的星族传说,星族的诞生,就和天星花有关。
      只可惜,随着星族的灭绝,天星花也爆灭在人界星河,再没有出现过。
      连碎星古殿的炼气士,都不清楚,炼化到星辰灵丹的九星花,就是天星花爆灭之后,在人界域界天地,重新衍变出来的花种。
      九星花,和星辰之力结合,以璀璨星力滋养,再经聂天的草木精能激发,终令九星花的终极形态——天星花,重现于世!
      天星花,被聂天催生出来,就自然重聚残念。
      ——另一星辰墟灵的魂念。
      只是,和后面第二代的星辰墟灵,如今的“季苍”相比,天星花是失败者。
      “炼化墟灵,乃踏入至尊的钥匙,能深入浑沌。”
      “天星花,早已融入我的神域,植根于我的草木灵丹,成为了我的一部分,难怪在浑沌中,我能聆听到,来自于第一星的呼唤!”
      “季苍,以星辰磁晶,都无法完全压制天星花,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季苍,拼命阻止我,要坑害我,难道也是恐惧于此?”
      “怕我,以天星花踏足浑沌,以星辰本源来问鼎至尊?”
      “……”
      很多令他困惑不明的谜团,蓦然解开,他也在这一刻,感应出远在幽暗之地的,季苍的愤怒和暴躁。
      但他不为所动。
      “火焰,星辰,还有那一簇主魂……”
      聂天的源生之体,凝望着火焰本源、星辰本源,又看向那条灵魂之河,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死亡骨山。
      死亡骨山的山巅,有他的另外一具分身。
      只是这具分身,缭绕着灰白死亡之力,所有的生机,都被死亡能量冲洗,蕴满了死亡气息。
      本体,和这具分身之间,所存着的微弱连系,反而令本体极度不适应。
      呼!
      那座死亡骨山,察觉到他的凝视,竟倏地远离。
      似要遁入浑沌深处,似要将他这具主魂剥离,满溢着死亡能量的分身,据为己有。
      “你不会是,想要以一具,没有魂魄的分身,来做些什么吧?”聂天愕然,“难道,要以这具分身,再造出,另外一个,如白骨族般的死亡种族?”
      他眼神古怪。
      沉默了半响,他突然伸手,探向脚下血色漩涡。
      一道道血色流光,被他抓鱼般,从漩涡内抓了出来。
      每一道血色流光,都蕴藏着磅礴的血肉精气,来源于这片生命血海。
      “去!”
      他一声轻啸,将那一道道血色流光,给甩了出去。
      幽暗之地。
      被他抓出来的血色流光,突兀地飞逝而来,钻向那头狂暴巨兽,钻向黑玄龟,钻向残存着的邪神,还有血灵子。
      这几位,突然被灌注一道道血色流光,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再次突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