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季苍的道!
“吼!”
  
  狂暴巨兽仰天嘶啸。
  
  这头于始源时代诞生,迄今未灭的巨兽,得到那一道道血色流光注入,周身突生出一片片坚硬鳞甲。
  
  狂暴巨兽的眼瞳,猩红如血,暴烈蛮横的气势,不断攀升。
  
  它猛地瞪向灵界血父。
  
  几乎同时,那头笼罩在黑暗中的异兽黑玄龟,也仿佛得到血之指引,黝黑的眼眸,静静地看向灵界血父。
  
  “灵界血父!”
  
  人族的众生,看着狂暴巨兽、黑玄龟,恨意满满地,瞪着从幽暗深渊归来的灵界血父,都暗暗惊诧。
  
  “灵界血父,是真正听命于那片血海,受生命本源指使调动者。”
  
  另一端,从古巨魔形态,微缩为人的赵山陵,弃下那边墟界三大奇族族人,横跨空间,突然冒出。
  
  “聂天,已成至尊?”他盯着巫寂。
  
  巫寂扯了扯嘴角,笑容略显别扭,“不错。聂天借生命血海之力,成功踏入到至尊行列!他之所以没有从浑沌归来,是因为他一旦脱离浑沌,他和那片血海之间的联系,就会被生命本源掐断。”
  
  巫寂指了指,那株充满了幽暗之地的巨树,“就像它一般。”
  
  所有人都能看出,第三代生命古树刚抵达时,于此疯狂生长,分明是借用了外力生命血海。
  
  但,当灵界血父一出现,它就再难向那片血海,源源不绝地获取生命精能。
  
  也是从那一刻起,它和生命本源真正地撕破了脸,彻底走向了对立面。
  
  它也以幽暗之地为根本,扭转生命,令这方它扎根的幽暗之地,化作另外一个无尽血海,使得陨寂于此的众生,不再流逝血肉生命之力,入浑沌中那血脉源头。
  
  “聂天,待在那片血海中,还能抽离生命精能,作用在它们身上?”赵山陵奇道。
  
  “不止于此。”巫寂轻吸一口气,说道:“他的一具具分身,也能因生命精能的注入,持续蜕变。至尊的进阶,有诸多限制。有他本体的帮助,那几具分身,兴许也有可能,打破定律规则,再造出至尊!”
  
  此言一出,赵山陵眼瞳骤亮,“这也行?”
  
  “没有出现过,不代表,就绝对不可以。”巫寂说。
  
  “呼!”
  
  一道璀璨星流,忽从幽暗之地的穹顶,飞啸而来。
  
  “季苍!”
  
  “星辰墟灵!”
  
  人族这边的诸多强者,凝望着那璀璨星流,脸色微变。
  
  他们都看出,在那璀璨星流中,有星辰磁晶闪现出来,自然就能立即判断出,朝着这边飞逝过来的,就是季苍。
  
  “开放通道,容我踏入!”
  
  季苍的嘶啸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有许许多多星团,在众人所在的片区,一一爆灭。
  
  生命古树粗长的,一截截延伸而来的枝干,都被炸的粉碎。
  
  璀璨的星流,猛地收敛,化作季苍的形态。
  
  “让我踏入!”
  
  他再一次怒啸。
  
  众人眯着眼,仔细窥探,似隐隐看到有无数不知名,比发丝纤细数百倍的空间光束,就在季苍皮肤表层,如电般飞动。
  
  他的眼眸,在这一刻,像是化作两颗寒星。
  
  众人看着他,就生出一种,看着的非血肉生灵,而是寒寂星河中,一颗孤寂冰冷星辰的诡异感。
  
  这时,所有人都相信,眼前的季苍,早已不是那个碎星古殿的殿主。
  
  而是,反噬了季苍的,源自于第一星的墟灵。
  
  巫寂轻哼一声。
  
  显现于此的那条时光长河,如贯穿三界的长鞭,向眼前的“季苍”而来。
  
  时光长河,内部光阴的力量,哗哗流淌。
  
  爆灭着的星辰光团,受时光之河的束缚禁锢,不再绽放,不再璀璨。
  
  连那“季苍”,皮肤表面的,纤细的空间异力,也无声静止,不再活动。
  
  “你,该是被暂时拒之门外了吧?”巫寂又恢复一贯的淡漠,“拒绝你的,是你的本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令众生灭绝,让三界各族的巅峰之辈,逐个死光,其实不是你本源的意思,是你自己参悟的道。”
  
  “是又如何?”
  
  季苍冷着脸,“从星空巨兽出现,从墟界三大奇族强盛而起,再随之古灵族,还有人界各族的崛起,有多少域界星辰,从闪亮,从此暗淡?我的源头,乃浑沌中的那颗星!只有群星璀璨,它才能持续强大。”
  
  “毁灭星辰域界者,为巅峰战力,没巅峰战力,星辰域界就不会死寂!”
  
  “我参悟的道,有什么错?”
  
  他向巫寂质问时,其余人都沉默了,都认真斟酌思量。
  
  然后,站在他的立场去思考,发现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星辰本源,为第一星,似乎真的没有什么错。
  
  “呼!”
  
  又是一道星辰流光,忽然坠落。
  
  聂瑾眼睛一亮,旋即默不作声地,和星辰流光凝做的秦尧,站到了一块儿。
  
  “秦尧!”
  
  人族的诸多神域强者,在这一刻,都猛然看来,神情复杂。
  
  眼前这人,如今乃灭星海的魁首,为聂天生父,混血者的提倡者,和成功的实施者,他是邪恶之源,是人族最大叛逆
  
  可更早前,在人界,在碎星古殿,他也是星辰之子。
  
  而且,他还曾一度力压季苍!
  
  若非,他醉心于混血的钻研体悟,而不是星辰大道的苦修,或许他早就取代季苍,成为碎星古殿的殿主。
  
  时隔多年,他如今光明正大地,又一次站在众人面前。
  
  现在的他,是站在人族这边,还是另一边?
  
  众人已分不清。
  
  “很久不见。”
  
  秦尧向梵天泽,还有几位熟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最后朝着巫寂躬身一拜,道:“多谢大贤者。”
  
  巫寂一挥手,示意不必客气。
  
  他才欲开口,神情忽然一动,似感应出什么,目露惊异。
  
  迟疑了数秒,他深深看来“季苍”一眼,说道:“你,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沟通星辰本源了吧?”
  
  “你怎么知道?”
  
  众人所在之地,忽有一束束星辰光束,突然闪现。
  
  那些星辰光束,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交织为一株奇树天星花。
  
  和聂天的星辰神域,融为一体的天星花,脱离浑沌,于幽暗之地再现。
  
  在天星花上,众人都感知到,属于聂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