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群星也有生灭
通过生命本源的传承,聂天知道生命古树和灵界血父的战争,是突起发难。
  
  说偷袭,也不为过。
  
  生命古树,是在灵界血父衰弱之际,突然痛下杀手。
  
  若非如此,若当初的灵界血父处于全盛状态,生命古树恐怕在偷袭之下,都不可能胜过灵界血父。
  
  这是因为,分逸自生命本源的灵界血父,不止是获得血肉生灵缔造、进阶、强大的秘密,还通过生命本源,对浑沌中各大本源的奥妙,都有所涉猎。
  
  譬如现在,灵界血父就利用灵魂之河深处,存在的玄奇秘术,炼化了冥魂大尊的残存魂念。
  
  冥魂大尊的残存魂念,被他用来洗涤魂魄,连遗失的意识,都在慢慢聚涌。
  
  在灵界血父周身,密密麻麻飞逝着的雷霆闪电,烙印着雷霆至理。
  
  他胸口的护心甲,金光灿灿,为金之本源早年赋予。
  
  喉结处,那颗寒冷的宝石,也是极寒本源,当年为了力抗生命古树,为了保持他尸身不腐,特意安排寒冰墟灵,以极寒之力凝成。
  
  而在意识,逐渐聚涌之后,更多关乎各大本源的精妙至理,都在被他回忆着。
  
  他,本就是生命本源倾尽全力缔造,用来力抗三界众生,让他去对付各大本源衍化的巅峰生灵。
  
  他,才是生命本源最大的依仗。
  
  处于生命血海的聂天,也从而得知,为何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对他寄予厚望,认为他才是抗衡生命古树的最好选择。
  
  而非聂天。
  
  “你!”
  
  天星花中,聂天的一缕魂影,深深看了那季苍一眼。
  
  季苍道:“它,真的挑选了你?”
  
  “你追求的道,有违它的初衷。”聂天以魂念,向他述说,“这些年来,你和它渐行渐远,和它都无法沟通,无法从它那里,获得星辰之力,是因为你失去了它的信赖。其实,你和那些星空巨兽一样,都逆反了本源。”
  
  “我明明是为了它!”季苍愤然反驳。
  
  “对它而言,三界的域界星辰,孕育出来的星核,有了模糊的意识,成为星魂,才能呼应它,能感受它的存在,能回馈力量给它。”聂天解释,“星核,可以视作天地初开,爆炸发生时,它趁机洒下的漫天星辰种子。”
  
  “这些种子,成为星核,变成星魂了,域界星辰才有意义,才能从茫茫星河中,吸纳各式各样的天地能量,滋养域界。”
  
  “不然,域界星辰就是死物,和它无法呼应连系。”
  
  聂天道。
  
  季苍冷着脸,哼了一声,“这些,我还需要你来转述?”
  
  “那么,你难道不知道,那些种子要变成星核,有模糊意识,成为星魂,也是有条件的?”聂天质问。
  
  “什么条件?”
  
  “唯有至强者,在星河中陨寂,魂飞魄散,才有可能激发种子,令种子汇聚、收集,那一缕缕的魂丝,历经漫长时间的蜕变,化作星核,有简单的意识,成为星魂。”
  
  聂天轻喝一声,“当年,在人界存在的星族,不希望各族巅峰强者,在域界星辰厮杀。”
  
  “星族是希望,那些战斗能发生在域界之外,发生在浩渺无际的星海。这样的话,即便有巅峰强者,在战斗中死亡,只要不是冥魂族族人,拘禁死者魂魄。那些魂飞魄散的灵魂,魂丝就会在星河中游弋,成为星河中诸多能量的,最特殊的一种。”
  
  “域界星辰的种子,只有长年累月地,吸纳此类,由至强者陨灭消逝于星河的魂丝,才能慢慢地,变化为星核,成为有简单意识的星魂。”
  
  “强者的魂丝,就是种子,向星核、星魂进阶的养分。”
  
  “而你想做的,就是在幽暗之地,或别的地方,将三界的至强者一网打尽。这样以来,三界如今所存的域界星辰,就不会因强者之战毁灭,能始终存在。”
  
  “你以为这样,才是最有利于它的,能最大程度的保全它的力量?”
  
  “可是,域界星辰,也非永远不灭的。”
  
  “星辰种子,变幻为星核,有了模糊意识,成为星魂之后,也是会有幼年、壮年、老年,直至消亡的过程的。除了那类超大型的,最古老的,如浮陆、碎灭战场般的域界,别的都会消亡的。”
  
  “若各族的圣域、神域,大君和大尊,皆被你谋害而亡,后续没有更多的此类强者出现,没有死亡的战斗,发生在星河,那就不会有新的星辰种子,蜕变为星核,有意识觉醒。”
  
  “这,绝非它想要的结果。”
  
  聂天瞪着季苍,从这一道魂影中,释放出来的淡淡魂念波动,将意识表达的清清楚楚。
  
  有许多碎星古殿的炼气士,听着他的这番阐述,如醍醐灌顶般,似突然明了了星辰奥义的至深秘密,这令他们钻研的星辰法则,都似被触动。
  
  季苍因他这番话,陷入沉静。
  
  久久不言。
  
  轰杀冥魂大尊之后,眸中智慧之火熊熊的灵界血父,突抓向胸口,那覆盖着他心脏的,金灿灿的护心甲。
  
  被皇津南死死瞪着,从中感受出金锐至强气血的护心甲,在灵界血父的手中,忽化作一把金色巨斧。
  
  金色巨斧,比聂天在生命血海的源生之体,都要巨大。
  
  金灿灿的巨斧,在灵界血父的手中,似有开天辟地之威。
  
  灵界血父咧开嘴,无声狞笑,眼中暴戾、残忍的意味,令凝视他的众生,都不寒而栗。
  
  一道金光汇聚的宽阔长河,随着金色巨斧的劈砍,飞向生命古树树身。
  
  金色的长河深处,突有血芒,混杂着亿万金色晶体,一起释放出,足以令幽暗之地粉碎的暴烈力量。
  
  咔嚓!咔嚓!
  
  一截截,如绿色巨龙般的枝干,在金色巨斧的劈砍下,炸裂开来。
  
  那道金色长河般的流光,撞向环绕着生命古树的,浑沌的气流,顿时溅射出,亿亿万刺目的青色、绿色、赤红和金色光雨。
  
  “嘿!”
  
  灵界血父怪笑。
  
  漫天的金色、青色,赤红光雨,受他的驱使,突向聂天众人所在地洒落。
  
  “小心!”
  
  秦尧和巫寂的尖啸声,猛地响起。
  
  嗤!
  
  然而,已经有金色光雨,如最锋锐的剑,刺透圣域、神域者的领域,洞穿他们的血肉,甚至精魂!
  
  赵山陵那边,还有青色、赤红的光雨,突然炸雷般轰鸣着。
  
  有魔族、冥魂族的大君,浓烈的气血海,竟被那些光雨引燃爆裂,溃散的血肉精气,自然而然地,向天穹飞去。
  
  与天齐平的灵界血父,则是张开嘴,似痛饮甘露美酒,吸纳着那些浓稠气血。
  
  三界众生都在哀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