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屈从的本源
不论生命古树,还是死而复生的灵界血父,都由生命血海孕育而出。
  
  在生命古树和灵界血父眼中,这些踏入幽暗之地的三界众生,除了和他们有血脉渊源者,其余闲杂人等,皆可吞杀!
  
  犹如早些年,灵界的古灵族族人,肆意针对人族。
  
  视人族为牲畜,为血食。
  
  灵界血父张口一吸。
  
  呼!
  
  就见被光雨轰杀的魔族、冥魂族,还有海族、月族的族人,凝为条条不同颜色的气血溪河,消失在他口中。
  
  还有一道道金色光芒,一束束雷霆闪电,一块块岩冰,从惨死的人族族人尸身飞离。
  
  那些,则是逸入他把持的金色巨斧,缠绕周身的闪电,还有喉结处,那块冰冷的寒石。
  
  这些精炼纯粹的力量,来源自人族修金锐、雷电、极寒灵力的炼气士。
  
  噗!噗噗!
  
  巫寂抬手,凭空凝聚的那条时间长河,将漫天的金色、青色、赤红光雨接纳,就见那些硕大的光点,于时间长河的河底,如团团火球般燃烧着。
  
  终被时间流沙,渐渐耗尽。
  
  聂天在天星花的花蕾之间,浮现出来的那一道幽影,皱眉盯着灵界血父,神情凝重。
  
  他深刻地认识到,在这幽暗之地,从生命血海汲取着血肉精能的灵界血父,正迅速地恢复着力量。
  
  而他,还有生命古树,被灵界血父视为最需要铲除的目标。
  
  那漫天飞落的光雨,看似落向人族,还有赵山陵附近的异族族人,可最密集,最凝炼的光雨,其实都奔着他而来。
  
  这个他,还只是一道魂念,非本体,连分魂都谈不上。
  
  如果不是巫寂在,以时光之河的力量,如巨伞般罩住他,这道魂念,会在青色雷霆光烁的轰射下,烟消云散。
  
  多多少少的,会伤到他的魂魄,令他的进阶之路延缓。
  
  “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挑衅我,阻扰我!”
  
  这一道,于幽暗之地闪现出来的聂天魂影,猛地动荡,将暴怒和不满,很干脆地表达。
  
  他的暴怒和不满,在幽暗之地,显得有些可笑。
  
  然而,他在浑沌中的本体,也实时地咆哮!
  
  本已脱离那片广袤血海的他,冷冷瞪着血海深处的,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你我都明白,灵界血父完全听命于你。你想让他,在幽暗之地给予我伤创,那……”
  
  十万米高的源生之体,轰然坠落。
  
  坠落到,那无垠血海内,一滴滴精血密集之地。
  
  “熔炼!”
  
  万千赤红血气,从他体内呼啸而出,仿若有着自主的生命意识,去追逐着,一滴滴的精血,贪婪地吞没。
  
  “至尊,源自于这片血海,源自于你。”
  
  聂天两手伸开,看着离体而出的赤红血气,蚕食着生命本源中的滴滴精血,“我只要没从浑沌离开,就能炼化这里的气血为己用!虽然,我的血肉躯体跻身至尊,都可能有容纳的极限,不能如你般,可以无限地融入血肉能量。”
  
  “但我,能够将提炼的血肉精能,转增给其它。”
  
  “譬如,我的另外两具分身!”
  
  咻咻!
  
  一束束赤红血气,炼化了滴滴精血,扭结在一块儿,成瀑布般的血流,逆天而上。
  
  两道瀑布血流,冲向火焰本源,还有星辰本源。
  
  要助,火焰和星辰分身,在本源内,淬炼到能达成至尊的高度。
  
  至于死亡骨山,那具被死亡能量充溢,先前特意用来针对生命本源的分身,他已打算舍弃。
  
  因为,他已成至尊。
  
  嗤!
  
  突然,浑沌深处,有一束金色耀目的神辉,笔直射出。
  
  金色神辉,如割裂虚空的金剑,将死亡骨山之巅,那具死亡能量缭绕的分身,斩为两截。
  
  诸多金色的锋锐光芒,又在尸身中游荡,令那具死意浓烈的尸身,迅速化为灰白烟雾。
  
  从灵魂之河分离,和主魂分开的这具分身,眨眼间,就被抹杀。
  
  生命血海中,尽情炼化生命精能,要嫁接到星辰、火焰本源的聂天,神色一变,猛地抬头看向浑沌深处,“谁?”
  
  “吼!”
  
  一头,如由黄金铸造的,金灿灿的独角异兽,迈着巨大蹄足,从浑沌远方,慢慢浮现。
  
  “金角兽!”
  
  聂天轻呼。
  
  眼前的金角兽,竟比黑玄龟都要巨大,和狂暴巨兽相当。
  
  它呼哧呼哧的,鼻孔中喷涌着金色光流,眼瞳一转,就看向火焰本源,旋即化为一道金芒,向火焰本源而去。
  
  呼!
  
  火焰本源深处,那一簇橘红色的神火,突然飞了出来,挥出一朵朵火苗,和那头巨大的金角兽,于浑沌中激战。
  
  轰隆!
  
  另有一声雷霆爆灭音,冷不防冒出。
  
  下一霎,一头超出聂天预料的,本该灭绝的吞雷鲸,诡异地闪现。
  
  这头吞雷鲸,体长数十万米,有银色的鳞甲,绽放出刺目的电光,它摇摆尾巴,在浑沌游动时,周边有数不尽的雷霆凝结为团。
  
  它,奔着那条灵魂之河而来。
  
  它的眼瞳,似为闪电的凝集,正瞪着河底中,聂天的主魂。
  
  几乎同时。
  
  又有一头冰晶兽,一模一样地,突然就冒出。
  
  冰雕般晶莹,巨大如山的冰晶兽,向星辰本源走去。
  
  呼哧!
  
  相隔极远,那头冰晶兽,就突射出一道道冰芒。
  
  如逆流瀑布般,向星辰本源飞射的,从生命血海中的聂天而来的血气流光,被那冰晶兽吐出的冰芒,给轰击个正着。
  
  逆流的血气流光,竟被极寒的冰芒,给虚空冻着。
  
  寒力,还沿着血的连系,直达聂天本体。
  
  在生命血海的聂天,胸口处,竟有微小冰晶,一粒粒微小的冰晶,像是千千万万个,指头大小的冰晶兽,拼命要钻进去。
  
  要钻进他心脏!
  
  “吞雷鲸,金角兽,冰晶兽!”
  
  聂天脸色一沉,望向浑沌深处,某些看不见的地带,伸手随意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所有的,指头大小的冰晶兽,都被拍为爆灭的冰渣子。
  
  “看来,还真有屈从你,效忠于你的本源。”
  
  吞雷鲸,金角兽和冰晶兽,都是源自于灵界的古兽族,是灵界血父早些年,依照生命本源的吩咐缔造。
  
  这三位,隐秘在浑沌暗处的异兽,让聂天联想到灵界血父,那环绕身体的雷霆闪电,胸口的护心甲,和喉结的寒石。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