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剥离!
    裴琦琦立在火焰本源前。
      界宇棱晶,一面面棱晶,将发生在幽暗之地的惨烈战斗,都给照耀出来。
      从棱面内,能看到的,最多的,都是灵界血父,和那头狂暴巨兽的战斗。
      狂暴巨兽,遭灵界血父以“擎天之怒”轰击,如连绵山脉的兽躯,重重坠落。
      在那些棱面,还有一束束,四处游荡着,收割古灵族族人性命的绚烂流光。
      这时,裴琦琦羊脂白玉般的两手,忽伸入界宇棱晶的棱面。
      幽暗之地。
      一位九阶的冰龙,正惊悚地,看着一束夺命的绚烂流光。
      突然,一只白皙如玉,似从空间夹层,猛地探出。
      那一束,莫名形成的,暗含空间锋锐的绚烂流光,被那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突然给抓住。
      如一条白色的匹练蛇,被掐住了七寸,那流光不再活动。
      倏地一下,那束斩杀了它同伴的,恐怖的绚烂流光,就在眼前消失。
      同样的。
      在边沿,在偏僻的幽暗之地,也有类似的绚烂流光,被突然抓走。
      咻咻咻!
      十几条,因幽暗之地惨烈激战,因空间撕裂,绽开形成的空间流光,都从界宇棱晶的棱面,被裴琦琦给抓出来。
      面对着聂天的一声呼喊,她绝冷的眼眸,泛出一丝暖意。
      她,仿佛因聂天的一声“裴师姐”,从非人的墟灵状态,再次回归。
      她瞥了聂天一眼,嘴角逸出,极淡极淡的笑意,然后玉指,轻点那一头金角兽。
      从幽暗之地,被她通过界宇棱晶,给抓了出来的空间流光,瞬成一柄柄,能斩碎大尊,能割裂神域的光刃。
      咔嚓!
      被金锐本源,被生命血海,以一滴精血复活,圈养了很久的那头金角兽,黄金铸造的坚固兽身,硬是多出了一条条金色划痕。
      有一滴滴,金灿灿的,洞穿金铁的鲜血,从金角兽的皮肉飞离。
      那蓄势待发的神火,在橘红色的火焰深处,娇小的身影,发出一声喜悦欢呼。
      呼!
      一朵朵,汹涌燃烧着的,带有焚灭众生烙印的花骨朵,突将那金角兽的金色鲜血裹住。
      金角兽,立即发出痛苦的咆哮。
      这头,将低阶的金角兽血脉,提升到极致,惊动了金锐本源,将它视为传承者,视为至尊选择的异兽,因精血被焚烧,瞬间重创。
      它从金锐本源,从生命本源得来的吩咐,再难实施。
      它,离那火焰本源,离其中聂天那具火焰分身的距离,明明很近。
      却,咫尺天涯,无法再拉近距离。
      星辰本源中。
      天星花,和季苍,几乎同时浮现。
      从幽暗之地,瞬入浑沌!
      季苍一至,脸上就流露出迷醉之情,他眼睛熠熠生辉,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感受,就看到那头冰晶兽,爆发出数不尽的冰光,破坏着这片对应三界星辰的星海。
      季苍眼神骤冷,“寒冰本源,冰晶兽!”
      随着他的沉喝,那一块块碎星般的光烁,立即飞动起来。
      他展开了星辰神域,以自身,化作为一片遮蔽天穹的星幕,猛地裹向冰晶兽,“冰族,被生命古树摧毁,身为寒冰本源,和灵界血父达成默契,去对抗生命古树,去报复,我能理解!”
      “可你,莫不成忘记了,各大本源的不对等,冰族、金族和雷族的灭绝,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那片血海?”
      “没生命古树,待到灵界血父,让古灵族解决墟界各族,也会将矛头指向你们!”
      “真是可怜,明明知道,却被打怕了,居然愿意侍奉那片血海,做一条忠心的狗。”
      “可悲啊!”
      他在大肆嘲讽。
      他知道,隐匿在浑沌中的寒冰本源,定能通过这头冰晶兽,听到他所说的一切。
      金角兽,被神火和裴琦琦截住,冰晶兽,在季苍冲入浑沌之后,对星辰本源的破坏和威胁,也不复存在。
      至于吞雷鲸……
      在聂天本体,凝炼出的,一束束赤红血矛的穿透下,这头史上最强的吞雷鲸,已千疮百孔。
      吞雷鲸的,巨大鲸身,银色鳞甲纷纷爆碎,有数百个血洞突现。
      血洞中,鲜血横流。
      一团团,能爆裂域界,能令冥魂族大尊,都神魂俱灭的炙烈雷球,被聂天以源生之体,打爆气球般,一团团轰碎。
      聂天那十万米的巍峨巨身,落在吞雷鲸的头部。
      “血脉,奥秘结晶!”
      源自于他的,浓郁的气血海,将吞雷鲸一圈圈包住。
      丝丝缕缕的血肉精气,蕴藏着生命至理,渗透到吞雷鲸。
      吞雷鲸,疯狂挣扎着,体内的脏腑,更是电闪雷鸣,如一座座云霄雷池,于刹那间爆裂。
      可聂天,却岿然不动。
      他从生命本源觉醒的,暗含生命真谛的血脉天赋,已笼罩吞雷鲸。
      一如当年。
      哧哧!
      吞雷鲸重千万斤的,银灿灿的心脏,一条条血脉晶链,竟从中飞离。
      条条血脉晶链,受聂天的“奥秘结晶”,给剥离出来。
      这头,被雷电本源给提炼,被寄予厚望的古兽族圣兽,气血迅速枯竭。
      如一个盛满血水的皮球,被抽离着血水,变得干瘪。
      很早很早前,他也以一头吞雷鲸,以奥秘结晶,将雷电奥妙剥离揉炼,赐予莫千帆,助莫千帆突破神域。
      现在,出现于浑沌的吞雷鲸,也在生命血脉的“奥秘结晶”之下,在他的掌心,化作一枚电光凝结的雷球。
      “吞雷鲸,为古兽族血统,为灵界血父所缔造。最初的雷电血脉,乃那片血海,从雷霆本源交易获取,再给灵界血父。”
      望着掌心,那一枚电光闪闪的奥秘结晶,聂天就知道,所谓的奥秘结晶,本就是生命本源从雷霆本源获取,再转交给灵界血父的部分。
      奥秘结晶,只是将其,从生灵心脏中剥离!
      “去!”
      聂天屈指一弹。
      那枚,承载着吞雷鲸血脉奥妙,对应着雷霆本源的奥秘结晶,化作一枚光球,倏然飞走。
      迅速无迹。
      幽暗之地。
      立在聂瑾周边,脸色暴戾阴沉的雷魔袁九川,还在死死看着,秦尧配合灭星海的邪魔外道,和赵山陵化作的古巨魔合力,向灵界血父开刀。
      他得到的命令,就是定要保护好聂瑾。
      “啊!”
      突然间,他看到一枚光灿灿的雷球,凭空出现。
      那雷球,似长了眼睛般,一下子向他丹田灵海飞来。
      他还没有醒悟,就见那一枚雷球,已进入他的丹田灵海,和他的雷电灵丹,立即产生奇妙的变化。
      然后,他的灵魂,似聆听到聂天的魂音。
      “少主!”
      雷魔顿时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