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重要的是,态度!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三道血光,暗含金锐、雷电、寒冰之力。
  
      可血光中,所带有的力量,其实极其微小。
  
      那力量,微小到,连帮那颗心脏挠痒都不够。
  
      这种程度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对生命本源造成丝毫伤害。
  
      三道血光,离那颗心脏,还有一大截距离,就蓬地消散。
  
      被环绕于心脏周边的,类似于气血海的,一簇簇血雾轻易地击灭。
  
      然而,浑沌中的所有本源,都被其震惊。
  
      震惊于,他所要表达的态度!
  
      势要和生命本源为敌,势要,站到生命本源的对立面!
  
      即便是,生命本源已经告知他,他那卓绝的血脉,在晋升为至尊后,只要走出浑沌,就能在三界登顶!
  
      他能以神族至尊,以神王的身份,衍化出神族子嗣,令三界众生俯首称臣!
  
      生命本源,道出其中奥妙,除了要让各大本源忌惮他,针对他,也怀着和他修复关系的意思。
  
      一步,就能登天,为什么要坚持拒绝?
  
      连生命本源也想不明白,因此愈发暴怒,跳动的愈发激烈。
  
      它的震怒,令远在幽暗之地的灵界血父,都更加的暴虐、残忍,咧嘴狞笑,怒吼:“不识抬举的小畜生!”
  
      轰!
  
      金色巨斧,劈砍下来,灿灿光流,令生命古树的一截截茂密枝干,不知断裂了多少。
  
      “滚!”
  
      粗如游龙的雷霆闪电,钻入赵山陵化作的古巨魔,令那具巍峨魔躯,突有片片焦黑。
  
      一团,蕴含着无穷怒意,混杂着各式能量的拳印,轰然袭来。
  
      聂天参悟的擎天之怒,被灵界血父这位缔造者施展,恐怖至极。
  
      能毁天灭地,打爆域界星辰的一拳,就在赵山陵的那具魔躯,疯狂爆发出能量狂潮。
  
      千万黑色魔文,紫色电芒,蓬蓬紫色血雨,都从古巨魔形态的赵山陵胸腔爆开,他抓着那黑暗光轮,在顷刻间,逸入到董丽和黑玄龟联合布置的黑暗禁地,才躲过灵界血父,后续的追击。
  
      灵界血父桀桀怪笑,许许多多的赤红血团,逸入极寒冰块,化作一位位数千米高的冰川巨人,帮助他猎杀三界众生。
  
      他张口一吐,一道血芒,和金色巨斧的能量结合,又化作一头黄金巨龙。
  
      那头黄金巨龙,眼瞳透出的暴虐、凶残,和他如出一辙,分明是他以自身精血,抽离生命血海的血肉精能,加金锐本源的力量,凭空凝结而成。
  
      “吼!”
  
      黄金巨龙一声咆哮,所有灵界的巨龙族族人,都战栗不安。
  
      巨龙族族人,竟受那头黄金巨龙的血脉压制,还隐隐受其血脉指引。
  
      然后,就见一头头巨龙,配合着那头黄金巨龙,向同样出自于灵界的,木族的族人展开攻杀。
  
      灵界血父猖狂地嘿嘿大笑。
  
      他的生命精血,配合着那一道道雷电,还在幽暗之地,造就出,一头头雷冥兽,吞雷鲸,每一头都是九阶,十阶的血脉等阶。
  
      但,每一头雷电异兽,其灵魂意识,都是从他分逸出去。
  
      并非真正的,有自我智慧,有独立见解的生灵。
  
      从那片血海恢复力量,重返至尊等阶的灵界血父,能随意动用生命本源的无穷力量,在幽暗之地的战力,始终在慢慢高涨。
  
      生命古树,都渐被压制。
  
      如若不是,人族、墟界各族,灭星海的强者,被赵山陵、秦尧、巫寂指使着,一并向灵界血父下手,生命古树会更难捱。
  
      得本源偏爱的灵界血父,真正复活,爆发出来的力量,骇然听闻。
  
      另一端。
  
      聂天看着,那三道消散的金色、青色、银白血光,若有所思。
  
      他,并没有理睬生命本源的震动,也没有在意,浑沌中其它本源的态度。
  
      他只是清晰地意识到,他要想对付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绝不能依赖生命血脉,而是必须要别的力量。
  
      先前那三道气血,非常弱小,可生命本源还是要以生命气血消灭。
  
      如果,那三道蕴藏着金锐、寒冰、雷电本源的力量,强到一定程度,又会如何?
  
      他轻轻眯着眼,突然说:“看来,你犹豫不决,迟迟不肯助我成就至尊,也是明白,我若反叛你,威胁要大过生命古树,要大过灵界血父!”
  
      生命古树,还有灵界血父,都源自于它,乃它分逸出去的部分。
  
      这两位,以它传承的力量,向它动手,至多能同化它,影响它的意识。
  
      想要,以生命之力,轰杀它,消灭它,绝无可能。只有,不同于它的,不是来自于它的传承,且足够强大,才有可能伤害它,真正伤害这片血海!
  
      “现在,还不够,我是明白的。”
  
      聂天这具源生之体,又从血海深处飞离,向外界而去。
  
      从他动用那三道血气,向生命本源下手时,浑沌中的各大本源,就似沉默下来。
  
      那片黑暗中的乾魔大尊,一双紫太阳般的眼眸,凝视着他,也久久不语,也在沉思,在掂量……
  
      聂天,该不会是和生命本源,故意设局吧?
  
      以不可能,伤害到那颗心脏而力量,赢得各大本源的信任,继续骗它们对聂天分身赋予至尊传承。
  
      然后,以本体直接融入分身,成为万古以来的奇迹?
  
      再冲离浑沌,以神族至尊,缔造者,神王的身份,令三界众生跪伏,造就更多神族的族人,将生命血海的影响力,提升到最高点?
  
      至此以后的无数年,生命本源在浑沌中,压制所有。
  
      以聂天为首的神族,则是呼应着它,奴役三界众生?
  
      乾魔大尊眼神幽暗,琢磨不透。
  
      “你想踏入至尊?”
  
      聂天看着他,突然问道。
  
      乾魔大尊沉默一秒,道:“自然。”
  
      “它不同意,你成不了。”聂天指向,下面那片血海,“你明白吗?”
  
      乾魔大尊再次沉默。
  
      他已经感觉到,他乃黑暗本源选定的,晋升为至尊的人选,而且他早就知道。
  
      他,也的确被黑暗本源帮助,先前一直都在接受黑暗中的传承,向至尊迈进。
  
      只是,他的至尊进阶,在中途的时候,似被一股力量影响,突然就终止了。
  
      他也一头雾水,还在询问黑暗本源,想要知道原因。
  
      可黑暗本源,并没有在这方面,给予他答复,只是让他出来,准备准备向聂天下手。
  
      如今,聂天告诉他,原因出在下面的血海。
  
      “它,能干预,能阻止至尊的诞生?”乾魔大尊语气艰涩地问道。
  
      聂天点头。
  
      乾魔大尊的眼中,透出浓郁的失落,他扯了扯嘴角,似想要无声悲笑。
  
      “我可以帮你。”聂天又说。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