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黑暗至尊!
    “这是哪?”
  
      董丽茫然四顾,霍然看到魔族的乾魔大尊,巍峨如山地,矗立在黑暗之上,她稍稍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幽暗深渊!”
  
      再下一刻,她才注意到另有一人,惊喜欢叫:“聂天!”
  
      黑暗之外,聂天十万米高的源生之体,着实太显眼。
  
      聂天眼中、嘴角,都绽放出灿然笑容,俯瞰着和自己,和乾魔大尊,和那片黑暗相比,渺小至极的董丽,说道:“难道你没有感觉,你丹田灵海内,那一枚黑暗灵丹,于此共鸣?”
  
      此言一出,董丽瞬间心思透亮,“黑暗源头!”
  
      “不错。”聂天轻喝。
  
      董丽正要讲话,突然发现这片黑暗,强行朝着她,灌注纯粹的黑暗源能。
  
      那些力量,如湍急的黑暗河流,涌入她的丹田灵海。
  
      她的黑暗灵丹,和那两块黑暗魔石,早已完美融合,成为一枚,如暗黑域界的小天地。
  
      此刻,那小天地,正被黑暗潮水洗涤。
  
      黑暗本源,对董丽所做之事,令聂天欣然一笑,道:“哈哈,很好!其实,她才是更好的选择。虽然说,她的天赋可能远不及乾魔大尊,但她和那片生命血海,也一点干系没有。你,已经造就出黑暗之王,还有那头黑暗巨兽,你应该明白,以血脉来进阶的生灵,是会受血脉制衡的!”
  
      “毕竟,血脉的诞生,和它是存在渊源的!”
  
      聂天还在说服黑暗。
  
      他很清楚,那片黑暗乃浑沌中,仅次于生命本源的强大存在。
  
      在黑暗深处,还蕴藏着毁灭、癫狂、暴虐嗜杀的,种种奇诡的法则奥义,那些玄奇都以黑暗为根源,却又具备多重变化。
  
      黑暗本源,之所以看中乾魔大尊,就是因为乾魔大尊洞悉了真谛。
  
      以黑暗,变幻万千,将黑暗深处能绽放的至邪力量,都能唤醒激发。
  
      这种本事,连当年的黑暗之王,都欠缺。
  
      所以,它坚定地选择乾魔大尊。
  
      董丽,黑玄龟,还有别的魔族大尊,都不被它青睐。
  
      聂天的一番话,态度
  
      ,还有下方那片生命血海的阻扰,让它不得不,去做出新的选择。
  
      既然,已经和生命血海决裂,既然那些千丝万缕的生命气血,不能作用在乾魔大尊身上,就意味着乾魔大尊的至尊之路,除非得到生命血海允许,或依赖于聂天的出手,不然便寸步难行。
  
      它只能舍弃乾魔。
  
      董丽,和聂天之间的关系,它早已洞悉。
  
      如果,它去造就董丽,那……
  
      “啊?”
  
      聂天神情骤变。
  
      那片黑暗,蓦地如深海涌动,隐隐中,还泛起一个暴虐、阴冷、疯狂的意志。
  
      ——那是黑暗中的本源!
  
      数百万,比发丝都要纤细许多倍的赤红血光,如细细的闪电,突在那片黑暗飞逝。
  
      赤红血光,就是黑暗本源和那片血海交易而来,本为一枚血色光球。
  
      血色光球,早年分出一部分,给黑暗墟灵带走,然后成就了黑暗巨兽。
  
      之后,又分逸一部分,被另外一个黑暗墟灵,造就出了魔族。
  
      再然后,黑暗之王晋升为至尊时,又耗去一些。
  
      所剩不多的生命精能,黑暗本源用在乾魔大尊身上,在淬炼他的脏腑,将他朝着至尊提升时,血色光球突地爆裂。
  
      溅射为,数百万不受控的赤红血光。
  
      乾魔大尊的至尊之路,也因此受阻。
  
      而这一刻,那些溅射在黑暗深处的,一束束的赤红血光,突然再次凝炼,聚涌集结为一团血光。
  
      这团血光,从黑暗挣脱,如一层赤红色的,黏糊糊的血膜,将乾魔大尊裹着。
  
      乾魔大尊,顿成为一个血色巨茧!
  
      哧啦!
  
      一束束,缭绕着毁灭、阴森、残暴气味的黑暗光芒,如黑暗本源伸出的臂膀,射到那血茧,要洞穿那一层血茧,要将乾魔大尊弄出。
  
      血茧,正在帮助乾魔大尊,向最后一步至尊迈进!
  
      血茧,由残存的生命精能聚集,那些力量受生命血海掌控,之前是强行终止了。
  
      如今,却因董丽的到来,因黑暗本源被聂天说服,再次爆发
  
      。
  
      “桀桀!”
  
      乾魔大尊的爆笑声,从血茧轰然而出,震的黑暗中的董丽,耳膜都要炸开。
  
      “我,为了至尊之位,努力了数十万年。”乾魔大尊笑容狰狞,“从我和你能沟通,我就尽心尽力,只为能得到你的认可,垂青。为什么?我那一点做得不够好?区区一个人族丫头,区区一个小辈的几句话,你就要舍弃我,转而造就她?”
  
      “我不服!”
  
      乾魔大尊的怒吼,令浑沌中各大本源,还有如神火,季苍,裴琦琦般的独特墟灵,都为之侧目。
  
      他们飞逝而来。
  
      “糟糕。”
  
      聂天嘀咕一句,便不再犹豫,霍然迎向那巨大的血茧。
  
      “哈哈,我是向你学习的,你能背弃生命本源,我为何不能背弃它?”乾魔大尊的怪笑声,愈发肆无忌惮,“它先舍弃的我!它不肯继续,那,我就另谋高就!属于它的,该传承的黑暗奥义,其实也差不多了。”
  
      “我所欠缺的,只是生命源能的注入,只差那最后一步。”
  
      乾魔大尊垂头,视线越过那片黑暗,凝视着无垠的血海,以心声说:“你助我成至尊,我帮你铲除叛徒,助你格杀聂天。血父,被那颗巨树限制在幽暗之地,你需要在浑沌中,有另外一把刀。”
  
      “我,愿意成为那柄刀。”
  
      他发出请求。
  
      刹那间,裹着他的血茧中,无数唯有他的魂念,能感知到的赤红神电,冲入他心脏。
  
      “哈哈哈!”
  
      他发出无比痛快的大笑声。
  
      他知道,他至尊欠缺的最后一步,在生命血海的帮助下,成功达成。
  
      一位,全新的黑暗至尊因此而诞生。
  
      和聂天般,这位源自于黑暗的至尊,登顶至尊席位的那一刻,就违逆了至尊。
  
      “聂天!”
  
      乾魔大尊的头颅,血茧脱落,他一只黑色,一只紫色的眼眸,如漆黑深潭,似紫色太阳,缭绕着无尽的仇恨。
  
      “是你,令我背弃了,我信赖了数十万年的黑暗源头”
  
      ……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