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魔血暴涨!
    寒冰、雷电、金锐,三条血脉光线,于心脏形成时,聂天并无感应。
      当初,他是完全感应不到,那三大本源的存在。
      这趟则是不同。
      黑暗本源,在他的黑暗血脉缔结的那一霎,就主动沟通他!
      他和黑暗本源,通过那条黑色光线,能无障碍交流!
      这是他和生命本源,都不可能实现的。
      或许,他和生命本源也可以,只是生命本源抗拒他,所以不行……
      “呼!”
      从那极致的黑暗深处,射出一道墨黑色的能量光芒,几乎在一霎那,就逸入他体内,然后钻入他血脉内,那黑色光线。
      就见,那条黑色光线,开始迅猛地壮大起来。
      有许许多多,更纤细的晶链,突然就凝炼而成。
      噗!
      乾魔大尊的巨手,如魔爪般,刺向他胸腔。
      那只手,第一眼看去,如紫水晶雕琢而成,没血肉纤维、皮肉,仿佛是纯粹的魔力,凝为的晶块。
      其中蕴藏着的魔力,气血,陡然爆裂!
      聂天胸腔,如有亿万吨炸药,在刹那间被引爆。
      轰轰轰!轰轰轰!
      暴烈的魔能,炸的聂天胸腔,血肉模糊。
      更有十几个缩小千万倍的乾魔大尊,分别携带着毁灭、残暴、嗜杀、怨恨等等不同的黑暗源能,在他血肉内横冲直撞。
      那些乾魔大尊,都是一个个魔族小人儿,桀桀怪笑,大肆破坏着他的源生之体。
      “聂天,有生命血海为我提供血肉精能,你如何能胜我?”
      “待到灵界血父,解决了生命古树,将灭星海、人族铲除干净,势必会再入浑沌!到那时,你聂天还有什么希望?”
      “你注定死于浑沌!”
      “聂天,完蛋了!”
      一模一样的乾魔大尊,说着不同的话语,撕扯聂天的血管经脉。
      刺痛,令聂天几欲哀嚎。
      可他的眼神,却出奇的平静,任由乾魔大尊,以一滴滴黑暗精血,凝炼为袖珍小人,于内部破坏着血肉脏腑。
      他只是在心脏外,以生命精能,凝一血色光幕。
      其余伤创,他理都不理。
      啪!
      一条条经脉,被那些小一号的乾魔大尊,给抓的崩裂开来。
      脾胃、肾脏等部位,被乾魔大尊洞穿的,如马蜂窝般,千疮百孔。
      “聂天!”
      裴琦琦眼看着,十万米高的聂天,体内放炮般,爆鸣声不止,看着他皮肤表面,不断鼓起一个个大包,看着有小小的乾魔大尊,裂开皮肉而出,又从狞笑的乾魔大尊处,获取更多的黑暗源能。
      她紧握着界宇棱晶,已准备动手。
      “你最好能静观其变。”
      季苍突然冷漠地开口,“至尊级别的战斗,不是你能插手的。还有一点,你……背后的它,究竟有没有想清楚?聂天和乾魔大尊,分别代表着生命血海和那片黑暗,它们才是浑沌中的至强!”
      此言一出,裴琦琦的双眸,骤然璀璨。
      璀璨光芒,为一剔透多面体棱晶。
      看着像是界宇棱晶,但又有很多不像,此多面体棱晶一在她眼瞳浮现,她忽然变得浑浑噩噩,似被另外一股意识,强行压制。
      裴琦琦茫然了。
      橘红色火焰深处,以聂天赠予的生命精能,自我雕琢的神火,“哧哧”地燃烧着,似也在沟通火焰本源。
      “你,那边已经作出决定了。”季苍突道。
      “是的,我来源的那一簇火,既然选择以他的分身,传承火焰真谛,就和血海彻底决裂。”神火轻轻点头,旋即就向聂天走去。
      “你太弱了,至少目前太弱,我劝你停下。”季苍再次阻止,“另外,你要明白一点。聂天乃是率先成就至尊者,他真正的血脉源头,可是那片海!你以为这样的他,会弱于乾魔大尊,真那么不堪?”
      “可他,突破为至尊时,并无惊天巨变啊。”神火道。
      “你是说,乾魔大尊成就为至尊,所有对应着黑暗,有黑暗血统的魔族、妖魔族、魔兽、魔虫,都生出感应?”季苍一脸嗤笑,“聂天突破,天地间,只有两位生灵,是切实感应到的,分明是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
      “这是因为,他们才继承了生命血海的血脉奥妙,才能有所共鸣!”
      “聂天,为新时代,新生种族的开辟缔造者!他为第一代始祖,暂无后裔,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生灵,能够响应他的血脉!”
      “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季苍冷哼。
      给他这么一番详细解释,神火愣了愣,忽安静下来。
      便在这时!
      聂天灵魂识海内,有一个个分魂,忽脱离识海,进入血肉。
      他共有九大分魂,星辰、火焰、草木,御动狂暴巨兽的分魂,还有分别对应着嗜杀、狂怒、怨恨、恐惧和绝望五大邪神的分魂。
      此刻,脱离识海的,就是那五大缭绕着嗜杀、狂怒、怨恨、恐惧、绝望的分魂,还有狂暴巨兽的分魂。
      六大分魂,一从灵魂识海进入血肉,顿时变为六个聂天。
      六个聂天,携带着的气息,便是嗜杀、狂怒、怨恨、绝望和恐惧,还有狂暴!
      六个聂天,突汇聚血肉精气,凝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他,然后立即向众多的乾魔大尊,进行着血腥屠杀。
      那些小小的乾魔大尊,看着突然冒出的六个聂天,直接就呆住了。
      “不可能!”
      “这,这怎么可能?”
      “聂天!原来你,早就投靠了黑暗!”
      “你,何时和它达成默契的?”
      众多的乾魔大尊,在聂天的体内咆哮着,质问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突然冒出的聂天,缭绕着黑暗本源的力量,嗜杀、狂怒、怨恨、绝望和恐惧气息,乃黑暗最深处的几种奥妙,那种纯粹程度,令他觉得匪夷所思。
      他,对那几种黑暗力量的变化,认知的都不如聂天清楚。
      “邪冥族,五大邪神?”
      数秒后,他顿时醒悟过来。
      可那些以他魔血,凝炼黑暗源能,变幻后钻入聂天体内的他,已经被六个聂天,一个个逮住残杀、吞没。
      随着一个个他被蚕食,六个聂天渐渐涨大,旋即接连冲入他心脏。
      六个聂天,逐个融入那黑色光线。
      那条黑色光线,内部的血脉晶链,疯狂地生长着。
      “七阶,八阶,九阶,十阶大尊!”
      季苍惊愕地,瞪着黑暗气息暴涨的聂天,失声喝道:“不是吧?就算是有黑暗本源认同,也不可能如此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