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扼杀至尊!
黑暗深处,蕴含无穷WwW..lā
  
  变化,乃潜隐于黑暗本源深处的至理。
  
  亘古以来,魔族诞生出数百大尊,十阶的魔兽、魔虫。
  
  只要在一种,或多种黑暗衍生的变化上走到极致,就能曾经大尊。
  
  或,如黑暗之王般,得本源垂青,直达至尊者。
  
  然,真正意义上,能洞彻黑暗本源变化,坚守本心,以黑暗的变化成就大道者,仅乾魔大尊一位。
  
  他,原本才是黑暗的宠儿,是天选之子。
  
  以他的天赋,能力,至尊的基石,只要给他足够长的时间,他能洞悉以黑暗衍生出来的无穷变化!
  
  魔族史上,所有曾涌现的变化,黑暗、毁灭、狂暴、怨恨、绝望、恐惧……
  
  等等变化,他都能够参悟透彻。
  
  因为,至尊如本源般,不会自然消亡。
  
  几乎是永恒不灭的存在。
  
  可他,还是太过于急躁了。
  
  他所面对的聂天,以生命血海抵达至尊彼岸,生命血脉觉醒了骇人听闻的天赋,能吞没炼化血脉奥妙!
  
  他用来,向聂天攻击的,一位位魔族小人儿,魔兽,魔虫,都是魔族曾强盛一时,皆为十阶的存在。
  
  他们参悟的黑暗变化,融为一滴魔血,刻印在魔神雕像印记中。
  
  在乾魔大尊的激发下,在生命血海的精血馈赠下,他们短瞬复活,烙印在极深处的,数十万年感知的黑暗真谛,也都被激活,得以清晰展现。
  
  再然后……
  
  就被聂天以生命汲取,吞没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直接导致,聂天心脏处,那黑暗血脉中,突拧结出数百道,比发丝纤细许多倍的,密密麻麻地血脉晶链。
  
  条条血脉晶链,都烙印着全新的,和黑暗呼应、对应的天赋秘术。
  
  聂天,可谓是融魔族史上,百位大尊之所处!
  
  而核心,反而是来源于乾魔大尊体悟的,黑暗的至深大道秘密——变化。
  
  因为,最初的,第一条黑暗血统,就是从乾魔大尊得来。
  
  这样的聂天,又得到黑暗本源的认同,再加上五大邪神参悟的邪恶真谛,狂暴巨兽的狂暴邪能,混杂着众多魔族大尊、十阶魔兽、魔虫的血脉天赋,令聂天在浑沌中,成为最可怕的异类!
  
  呜嗷!
  
  黑色魔雾中,乾魔大尊凄厉地嘶啸着。
  
  一滴滴魔血,从他巍峨如山的魔躯溅射开来,每一滴魔血,又分裂为数百、数千魔文,亦或者特殊的魔族符号。
  
  许许多多的血脉天赋,以文字,以魔纹,以声音的方式,和他心脏共鸣而震。
  
  轰!轰轰轰!
  
  他魔躯周边,毁天灭地的风暴,愈发汹涌。
  
  那片地带,荡漾开来的恐怖魔能,令观望的季苍、神火,恢复清醒的裴琦琦,都下意识地避让。
  
  三界中,绝大多数的大尊,神域强者,若在此刻靠近乾魔大尊,都会被他的黑暗魔能,给碾压的魂飞魄散。
  
  那种爆炸,令季苍、神火,联想到天地初开时,于浑沌爆发的那场摧毁一切,又造就一切的浩劫、再生之变。
  
  然而,令他们意外的是,不论乾魔大尊如何折腾,如何拼命,如何努力。
  
  那黑色魔雾,始终牢牢地,将他裹在里面。
  
  仔细去看,黑色魔雾其实一直在变。
  
  时而,化作比赵山陵的古巨魔形态,还要狰狞邪恶的战争魔神。
  
  那魔神,头部生着巨大的紫疙瘩,如一个个恶魔果实,似暗含无穷魔力。
  
  魔神有数百个魔眼,臃肿体态布满了冰冷的黑色利刃,巨大的蹄足、魔手,则是如巨型狼牙棒,似能随意凿开一片星域,令群星毁灭。
  
  魔雾再次一变,又化作优雅高贵的魔族族人,面容俊美,居高临下地,如没有感情的神明,冷冷看着乾魔。
  
  魔雾涌动,又化作流淌着黑色恶臭液体的大虫子,湿滑黏达达的紫色舌头,似将乾魔大尊裹着。
  
  魔雾再变,成为一尊屹立在黑暗深处,顶天立地,黑暗气息遮蔽三界的魔神。
  
  那是逝去的黑暗之王……
  
  魔雾时而涨大,时而收缩,变幻出魔族史上,一位位叱咤风云的恐怖存在。
  
  每一位存在参悟的核心天赋,血脉奥义,追求的魔神大道,都在魔雾内闪现出来,都在向乾魔大尊开刀,收割他的血肉,蚕食他的魔血。
  
  乾魔大尊,比聂天的源生之体,本都要巨大的魔躯,就在魔雾的裹缚中,渐渐缩小。
  
  他也清晰地感应出,属于他的力量,魔能,烙印在血脉中的黑暗痕迹,似被吞没、消融、
  
  抹除……
  
  恐惧,弥漫在他心间,在他四肢中的一缕缕魔力精华中。
  
  他知道,恐惧也源自黑暗深处,以他的至尊等阶,以他对黑暗的认知,他是不应该有这种情绪产生的。
  
  只有他,让别人产生恐惧,他怎会有恐惧?
  
  世间众生,就算是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他早知其强大,也从未有过一丝恐惧。
  
  灭星海的秦尧,只是被他视作,可堪一战的对手而已,而且是必败的对手。
  
  摄魂,彻骨,都是以他为主。
  
  三界无数生灵,大尊、神域众多,谁能令他恐惧?
  
  就连,曾经面对着黑暗本源,他也只是充满了敬意。
  
  “是,力量,血脉,黑暗印记的流逝……”
  
  好半响,体察内心,乾魔大尊渐渐明白他的恐惧,源自于何处了。
  
  源自于,自己正在变得弱小……
  
  强大,有信心,能不惧一切,心无恐惧。
  
  不断地,慢慢变弱,弱的越来越不如以前,不如以前的敌人对手,谁都不如,谁都能轰杀他,自然就会惧怕。
  
  自然会生出恐惧。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的内心,有恐惧时,下方的那片生命血海,就舍弃了他,再没有通过他心脏处的,那小小的血色光团,为他去提供生命精能。
  
  这也使得,他再难如聂天般,以神速来恢复血肉的伤创。
  
  黑色魔雾中,乾魔大尊缩小的,让季苍、神火,还有裴琦琦,都渐渐看不清。
  
  哗!哗!
  
  有米粒大小的,漆黑的晶光,从黑色魔雾飞离。
  
  晶光,逸入到那片黑暗,坠落到本源。
  
  黑暗中的本源,再将那些晶光,熔炼到董丽丹田灵海内,那一枚黑暗灵丹。
  
  董丽的丹田灵海,也在不知不觉间,被黑魆魆的能量充溢,连无属性的灵丹,也被为黑色。
  
  呼!
  
  黑色魔雾聚涌凝结,再一次化作聂天。
  
  聂天看了一眼下方的血海,嘿嘿一笑,说道“你寄希望在灵界血父身上,希望他先解决生命古树,解决那些不相干的生灵,再来对付我。”
  
  “这样吧,我就如你所愿。”
  
  他在浑沌中,渐渐虚幻,直至虚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