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万魔之王!
    “聂天!”
      “聂天!”
      裴琦琦和神火,不分先后地,发出惊叫。
      季苍悚然动容,沉喝道:“他竟敢脱离浑沌?!”
      只要还在浑沌,不论生命本源是否愿意,聂天都能以生命血脉,从那片血海内,抽离血肉精能为己用。
      在这里,他能立于不败之地。
      除非,另外一个同等级的,和他同宗同源的灵界血父,从幽暗之地归来,才能威胁他。
      一旦走出浑沌,那片血海,就能让他无法从本源内,获取源源不断的血肉精能。
      好比,生命古树一样。
      还有,即便是至尊,想要随意踏入浑沌,也需要得到本源认同。
      譬如生命古树,和那片血海撕破脸后,想要轻易涉足于此,还要看看那片血海,是否乐意。
      聂天,与那片血海根本就是决裂了。
      他离去了,再想踏入浑沌,恐怕就困难了。
      聂天为何要这么做?
      季苍想不明白。
      ……
      幽暗之地。
      墟界三大奇族,灭星海的邪魔外道,还有众多的人族族人,都在配合着生命古树,去围击灵界血父。
      赵山陵,秦尧,莫珩、尹行天、狂暴巨兽,乃战斗主力。
      反倒是巫寂,因连番动用时光之力,消耗剧烈,再难以时间禁制,施加到灵界血父,和那一株生命古树。
      他静默不动,眼角,时有异芒散溢。
      异芒,如特殊的血和泪,流逝着他的力量。
      哧啦!
      一道雷霆闪电,劈射到梵天泽的剑之神域。
      一缕缕灵动剑芒,因那道雷霆闪电,骤然华光褪尽,灵气皆无。
      扭动着的雷电,斩灭梵天泽神域中,一束束精炼的魂念,令这位通天阁的强者,凄然尖啸。
      喀!喀喀!
      莫珩的神之法相,受极寒之力的冻结,结出冰霜。
      一道血光,从灵界血父眼眸飞出,洞穿莫珩神之法相的腰腹,令那尊神之法相,如落地的玻璃,摔成漫天灵力晶光。
      灵界血父挥动金色巨斧。
      一颗颗璀璨的碎星,被金色光海湮灭,噗噗地爆灭。
      颗颗碎星,皆为秦尧的星辰神力和精魂结晶,每湮灭一颗,就如一柄利刃,从他的身上割下一块肉。
      呼!
      灵界血父张口一吞。
      一片片,断裂之后,漂浮于空的翠绿色,翡翠般的树叶,被他巨鲸吞水般,吸入到硕大的口腔。
      随意咀嚼了几下,就直接咽下。
      生命能量于体内爆发,片片树叶内,蕴藏的草木精能,如杨枝甘露,滋养着他,令他血肉内部因战斗,而绽裂的微小伤口,都迅速愈合。
      生命古树的茂密枝叶,清莹神光,渐渐地,有暗淡迹象。
      这片幽暗之地,经过它暗中布置,本能替代浑沌的血海,聚涌陨寂于此的强者血肉精气,可在巫寂、赵山陵的破坏下,在灵界血父归来后,和生命本源的合力压制,它能斩获的血肉精能不断减少。
      它,又无法从本源内,随意获取生命能量为己用。
      持久的战斗,令它渐显疲态。
      如果不是,狂暴巨兽、邪神,秦尧、赵山陵、莫珩等强者,为它分担压力,它的枝干,它的根茎,都要被那柄金色巨斧砍伐断裂。
      蓬!
      突然间,它感受到异常动静。
      “啊!”
      静止不动的巫寂,突然也惊呼一声,旋即神色大震。
      “聂天!”
      “少主!”
      “小天!”
      围击灵界血父的,人族和灭星海的众多强者,突然尖叫。
      他们霍然看到,一尊通体赤红,皮肤中浮现众多魔纹,气息凶悍、诡异,给人无穷压力的巨神,瞬间冒出。
      巨神模样,分明就是消失许久的聂天!
      ——踏入至尊行列的聂天!
      “唔!”
      墟界魔族族人,仰望着那尊,和灵界血父相比,只矮了一小截的巨神,魔血都在沸腾。
      “怎么回事?”
      “他,不是人族的混血者吗?”
      “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
      几乎所有的魔族强者,他们带来的魔兽,强大的魔虫,凝视着此刻的聂天,都莫名地生出一种,膜拜族内先辈的奇妙感。
      甚至觉得,聂天就是他们这一脉的魔祖,觉得自己就是聂天的子嗣,是他的后辈。
      他们并不知道,聂天炼化,融入黑暗血脉的,众多的魔族小人儿、魔虫和魔兽,还真就是魔族史上的至强!
      强如赵山陵,望着此刻的聂天,也自觉矮了一大截。
      这种矮,是实际上的,也是心灵上的。
      就连当年的黑暗之王,成就为至尊,他在暗处凝视时,都没这么强的感觉。
      “看着他,如看着魔族的历史,所有的杰出族人。”赵山陵缓缓垂头,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如果说,那家伙为黑暗之王,那此刻聂天给我的感觉,犹如万魔之王。所有的魔族,魔兽、魔虫,妖魔,含有黑暗血统的魔,都要顶礼膜拜的王。”
      “只是……”
      他眉梢一动,“替代乾魔者,不应该是被黑暗接引的董丽吗?”
      他无法理解。
      “你,竟敢从浑沌归来?”
      灵界血父的咆哮声,震的整个幽暗之地,如就要破裂的皮球,生出众多空间裂纹。
      他赤红嗜血的眼瞳,猛地盯着聂天。
      暴虐、残忍的气焰,凝做血红色的光柱,从幽暗之地的穹顶破开,不知飙射向何处。
      在聂天出现的那一霎,他的眼中,就不再有别的对手。
      包括生命古树,都被他视为,第二个要铲除的麻烦。
      聂天排第一!
      呼!呼呼呼!
      就在聂天周边,有一簇簇光影飞逝着,似在叽叽喳喳地交谈,似在雀跃欢呼。
      有感知敏锐者,看着那些光影,突失声惊呼:“墟灵!”
      那些光影,的确就是浑沌中,各大本源分逸出去的,肩负着各种不同责任的墟灵。
      它们,最初时,还攻击过董丽,还令很多生灵莫名其妙的死亡。
      可此刻,那些墟灵因聂天的归来,惊喜地欢呼。
      这是因为,它们已经从各自的本源获知,被生命血海寄予厚望的聂天,与浑沌中,和那片血海决裂,走向了血海的对立面。
      对它们,对它们对应的本源来说,那片血海才是罪大恶极,罪魁祸首。
      聂天和其决裂,就是它们的盟友。
      是它们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