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逃离幽暗
    墟灵如鸟雀啼鸣。
  
      不再是无影无形,众多墟灵,变化为一簇簇色泽鲜艳的光团,围绕着聂天,翩然起舞。
  
      只是,和他此刻庞大躯身相比,那些墟灵实在太小。
  
      几如蚊蝇。
  
      聂天轻轻眯着眼,仔细看向一簇光团,仿佛看到光团内部,墟灵意识如蓝色溪河流淌。
  
      “海族,海之灵……”
  
      嘀咕了一句,他的视线在幽暗之地游弋了一圈,看到一名海族族人。
  
      那位海族族人,真真以炽烈的眼神,盯着那一簇蓝色光团。
  
      海族族人的血脉,有着强烈的反应,知道那蓝色光团,就是他们血脉对应的本源,分逸出来的墟灵。
  
      若能炼化,融入血脉,未来就有问鼎至尊的机会。
  
      月族,光族,还有一些来自于墟界的,稀奇古怪的异族族人,视线也在追逐着,在他身旁飞逝的光团。
  
      那些,皆是他们进军至尊的希望。
  
      “可惜。”
  
      聂天轻轻摇头,然后以平静的目光,看着咆哮中的灵界血父。
  
      他知道,灵界血父才是他能否立足天地的关键。
  
      他生命血脉中,金色、青色、银白色三道,来自金角兽、吞雷鲸和冰晶兽的血脉,如幼小的生灵,面临着巨兽,瑟瑟发抖。
  
      畏惧的,乃灵界血父身上的气息。
  
      是那环绕于身的,一条条的雷电,是他挥舞着的金色巨斧,是他喉结处,那块极寒的冷石。
  
      这三样,直接对应它们的本源。
  
      “嗷嗷!”
  
      那头狂暴巨兽,从极远的大地冲上天空,几乎在刹那间,就飞逝到聂天附近。
  
      它,对聂天愈发亲近。
  
      聂天灿然一笑,脚下一朵朵紫色魔云,莲花般生出。
  
      他脚踏魔莲,虚空跨步,突落下狂暴巨兽。
  
      呼呼!
  
      一朵朵占地数十亩的魔莲,则是顺势飞出,如旋转的锋锐圆盘,撞向灵界血父。
  
      “我族,曾经在碎骨大帝时代,强盛一时的魔莲大尊!魔莲大尊的血脉天赋,就是漫天魔莲,切割众生血肉。”
  
      有了解过往的魔族族人,看到一朵朵
  
      魔莲,猛然醒悟,失声惊叫。
  
      噗!噗噗!
  
      魔莲撞在灵界血父的胸腔,绽裂了血肉,砍在骨头上。
  
      也就仅此而已。
  
      灵界血父脸上,没一丝痛意,看了一眼那些巨大魔莲,嘿嘿一笑,随意地拍打了几下,那些数十亩大小的魔莲,就溅射为众多魔光。
  
      他胸口的伤势,也在瞬息间,恢复如初,一点受伤痕迹都没。
  
      “去!”
  
      聂天沉喝。
  
      被他骑在身下的狂暴巨兽,嘶吼着,浑身涌出滚滚魔力气血,再经过他生命血脉的增幅,又暴涨三倍力量。
  
      “来吧!”
  
      灵界血父狞笑,金灿灿的光芒,耀的周边所有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金光,从那金色巨斧绽放。
  
      一霎后,他和聂天所在区域,都成金色海洋。
  
      临近者,不论什么境界,都被两人的血脉打压。
  
      灿灿金光,向外界溅射,每一道,都暗含金锐的真谛,无坚不摧,锋利到能洞穿一切血肉和域。
  
      连化作古巨魔的赵山陵,都不得不动用空间秘术,于不同空间迂回挪动。
  
      忽然间,幽暗之地的众多强者,发现在聂天归来后,灵界血父似终于放开手,战力旺盛到极致。
  
      呼!
  
      秦尧等人,悄然回到巫寂所在地,拉开和聂天,和灵界血父的距离。
  
      “巫前辈?”
  
      聂瑾神色急切,“聂天的气息,怎么魔焰滔天?他,不是在浑沌中,以生命血海进阶为至尊的么?”
  
      她注意到,墟界所有魔族、魔兽,看向聂天的眼神都变了。
  
      那种眼神,如看着自己的老祖宗……
  
      他们之前,看待乾魔大尊的眼神,都不是这样的。
  
      “这个,解释起来太复杂。”巫寂语气艰涩,“我只能说,聂天虽未能成就黑暗至尊,可他体内,的确有呼应黑暗本源的血脉存在。而且,那血脉是无比的奇怪,囊括魔族的千百变幻,玄奥无穷。”
  
      聂瑾茫然,“什么意思?”
  
      “聂天,是以魔族的血脉,魔族的战斗方式,和灵界血父酣战。”秦尧神色凝重,“为什么会这样?”
  
      “他,即便不能成为黑暗至尊,也会是一独特存在。”巫寂也说不清。
  
      “咻!”
  
      赵山陵的古巨魔之身,呼啸而至,迅速收缩为人之体态。
  
      “幽暗之地要崩塌碎灭了!”
  
      他一来,就抛出重磅炸弹,“据我推测,不太有可能,再有新的至尊诞生。在此之前,若能得到这里墟灵认可,就是最大机缘了。闲杂人等,继续逗留幽暗之地,只会白白送死,没有一丁点意义。”
  
      他讲话时,众人看到有墟界三大族的族人,四处寻觅着绽裂的空间缝隙。
  
      有的墟界异族,从某一条空间缝隙,看到熟悉场景,眼睛一亮,就毫不犹豫地飞入,一闪而逝。
  
      也有的,明明看到一丝曙光,却在飞逝的那一霎,凄然尖啸。
  
      因为,空间缝隙闪耀的位置,瞬息改变。
  
      他们也因此魂飞魄散。
  
      可不论如何,墟界的各族幸存者,都因赵山陵的提醒,开始撤离了。
  
      赵山陵道出这番话,也不再理会他们,而是以人族之身,驾驭着虚空境,趁机开辟出一条条,稳定的,能通往外界的缝隙。
  
      以他的力量,加虚空境,本来都很难轻易脱身于此。
  
      灵界血父和聂天之战,令整个幽暗之地,都承载不了,从而囚笼破裂,才能给他找到机会。
  
      一抹蓝色幽影,忽然浮现。
  
      “裴小姐”
  
      虚灵教的教徒,看到她冒出,立即惊喜大叫。
  
      秦尧,聂瑾,还有灭星海的人,包括莫珩,都神色惊异地望来。
  
      “赵山陵说的没错,幽暗之地不能继续待下去了。”裴琦琦表情淡漠,略略向秦尧、聂瑾,还有巫寂寥寥几人,点头致意,然后就说:“我来帮帮忙。”
  
      界宇棱晶,从她的手中飞出,高悬于众人头顶。
  
      咻咻咻!
  
      众多绚烂的流光,从那界宇棱晶,一个个的棱面射出。
  
      每一道流光,都如利刃般,割裂出一条空间缝隙。
  
      有的空间缝隙,似指向人界的裂空域,有的指向碎灭战场,还有的,指向天莽星域的涡流域。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