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同化生命本源!
    生命古树,受聂天的召唤,从幽暗之地,瞬入浑沌!
      数百万年来,生命古树一直努力着,就是想要踏入浑沌,重入那片血海。
      它,曾经来自于那里。
      可那片血海——生命本源,始终在抗拒着它。
      血海,深知它已经强大到脱离掌控,且一心想要同化血海的意识。
      知道它,想要以它的意识,去取代自己。
      因为知道,所以血海不肯。
      它,也知道被血海抗拒,所以才秘密地,以幽暗之地为扎根地,悄然布置了一座蕴含生命真谛,能截取血肉精气的大阵为己用。
      本来,它是能徐徐图之,不用急切的。
      它也没预料到,灵界血父在种种偶然机遇下,能重返浑沌,得以将生命血脉重新连接,以天地间至强战力,打碎了它的渴望和诸多布置。
      本以为,它必将遭受惨败,被灵界血父报复,被斩断根茎……
      聂天,受黑暗本源召唤,重返浑沌以后,以生命至尊的身份,借主魂、借那条灵魂之河的力量,以浩瀚魂力,破开浑沌界壁,居然令它感知到通道的绽开,也成功地,回到梦寐以求的发源地。
      生命古树激荡异常。
      它的枝叶,伸展开来,就在那片生命血海摇晃着。
      它因连番的战斗,因距离的消耗,已缩小许多倍。
      可此刻,它漂浮在血海上方,粗壮的根茎,忽沉入到血海。
      血海中,一滴滴的生命精华,受它的吸引,都飞入它的根茎,它就在浑沌各大本源的注视下,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再次生长起来。
      须臾后,它又变得遮天蔽地!
      哗哗!
      它的枝干,流淌着嫩绿色的神芒,片片叶子,蕴含着勃勃生机,似能滋养三界中,任何的域界星辰,将其化作另外一个木族的主域。
      聂天瞳孔微缩,看着浓郁的血肉精气,经过它根茎的转化,成为至纯的草木能量。
      它的存在,令整个浑沌上方,都绿幽幽的。
      最精炼的草木精能,就在枝干内,在一片片树叶上方,小溪河般流淌着。
      可那些草木精能,又能在它的操控下,立即化作洞穿金铁的神芒,还能作用于别的枝干,令其无限延伸,令其锋利无匹。
      “多谢……”
      它的树叶,瑟瑟而动。
      蓬!
      每一片树叶,每一截枝干,都释放出夺目的绿色辉芒。
      它的意志,似在根茎内,如电流飞逝!
      聂天骇然!
      他惊诧地看到,生命古树根茎处,有一浑浊的绿色光束,狂飙而出。
      那绿色光束,溪河入海般,突冲入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生命本源!
      绿色光束,如纽带,似通道,将生命古树的根茎,和那颗心脏连接。
      心脏“咚咚咚”地剧烈跳动。
      聂天清晰地感应出,生命本源的意识,在咆哮,在哀嚎,在怒吼!
      生命本源,拼命排斥,抵抗着,灌入进来的绿色光束。
      那里面,乃生命古树自身的意识,是它亿万年,矗立在灵界,三代汇聚的经历智慧,是它的所有繁杂念头,它的向往,它的渴望,它的宏图远景!
      在漫长的岁月中,在三界的众多生灵中,它都是最独特的存在。
      它不止有着悠久的寿命,而且还不像星空巨兽般,从始源时代结束以后,就处于长时间的沉睡状态。
      它始终是活动着的,它默默地主宰着灵界,观察着墟界、人界。
      每一个时代,它的意识都在变化,智慧都在增强,它的感悟、经历,随着累积着,都化作它灵魂的一部分。
      它,或许战力不如灵界血父,可它的经历、智慧,其实是凌驾于血父之上的!
      而它,灵魂本就是来源那颗心脏的意识……
      它融入其中,是那么的顺理成章,那么的水到渠成!
      聂天无法做到的,无法实现的,它是可以的。
      它,以它的意识,去同化,去影响,去改变生命本源!
      聂天静静观察。
      浑沌中,所有的本源,也在悄悄地注视。
      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本为赤红色,如今在它的意识灌注下,竟悄悄泛出一抹绿色,而且绿色部分,还在增多。
      生命本源的意识,如果是赤红色的深海,那生命古树的意识,就是一条绿色溪河。
      如果绿色溪河,始终流淌到赤红深海,绿色的溪河河水,足够的多,就会如燃料般,令赤红色的深海,慢慢多出绿意……
      生命古树,就是这么做的。
      贯穿灵界一代代历史,经历、意识,所化作的绿色溪河,持续汇入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属于它的那一部分,真真在同化生命本源,在改变生命血海的意识,思维方式,会让生命本源有翻天覆地的巨变。
      这种巨变,导致的最终结果,可能就是生命本源依然存在。
      只是,新的生命本源,主导的意识,将会成为生命古树!
      “聂天,你……”
      那片黑暗前方,出自于第一星的季苍,在好半响后,突语气艰涩地说:“你觉得,你如今所做的,是正确的?”
      聂天愣了愣,道:“有什么问题?”
      他的意识,灵魂,非从生命本源分逸而出。
      这也使得,他没有办法如生命古树般,去同化生命本源,去取而代之。
      他不能,呼喊和本源同样对立的生命古树而来,合力去对付它,怎么错了?
      “古树,本就是来自本源啊。它的意识,取代了本源,它就成为了本源。”季苍苦笑,“它成了本源,那,灵界血父也就自然而然地,要听命于它啊。它都和本源一体了,它执掌本源的力量,血父还不乖乖听命?”
      “你以为,它成为本源,你聂天,就不是敌人了?”
      “还有,它没来之前,生命本源没实物载体,都无法对你下手,只能间接去唆使乾魔大尊。它来了,它成了主导,它的树身之躯,就是对付你的利刃啊!里面有它,你去外面,还有灵界血父在。”
      “你,让生命本源失去自我,却令自己凭空多出更可怕的对手啊!”
      聂天骤然变色。
      下一刻,那一株遮天蔽地的生命古树,突然飞来,将聂天的源生之体裹住。
      在生命古树的裹缚下,聂天像是一个大粽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