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斩灭血父!

      浑沌中,各大本源都在密切关注着聂天。
  
      时间和空间本源,悄然远去。
  
      血海周边,再没有时间、空间本源的动向,似潜隐在边沿之地。
  
      有强大的,如灵魂之河,如那片黑暗,感应出时间、空间本源,莫名变的弱小。
  
      仿佛,为了造就出那柄时空之刃,令两大神秘的本源,都损耗巨大。
  
      然而,在时空之刃形成以后,却再没有任何本源,敢于小觑时间、空间本源。
  
      时空之刃实在是强悍的太过于不可思议!
  
      生命古树的树身,都能被时空之刃斩灭,且还不能够动用血海之力,令其重现于世。
  
      天地间,还有何物,能抵挡这柄利刃?
  
      “聂天……”
  
      裴琦琦的灵魂呢喃之音,只在聂天魂海泛起,在悄悄宽慰他。
  
      悲怆的聂天,聆听着她的魂音,心境渐渐平复。
  
      他怔怔出神,体悟着裴琦琦所言的,另外一种陪伴方式……
  
      以器物,陪伴其身,永恒不灭。
  
      哗!
  
      突有绚烂流光,在时空之刃闪过。
  
      然后,就有一幕画面,无比清晰地,从中浮现。
  
      画面中,映照出的幽暗之地,那提着金色巨斧的灵界血父,咆哮着,挥动着巨斧,砍向赵山陵、秦尧、血灵子等人逗留之地。
  
      聂天森冷的目光,骤然落向底下的那片血海。
  
      血海平静无波,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跳动频率正常。
  
      稍以血脉触感,聂天就知道,幽暗之地灵界血父的动静,非血海的授意。
  
      他又认真地,感悟着血海中的波动,凝视着那颗心脏,突然明白失去树身之后的本源,已在第一时间,召唤灵界血父来浑沌作战。
  
      生命古树,成为新的本源之后,是能限制灵界血父的。
  
      它,能切断灵界血父的生命精能,令其在外界时,不能获得无限量的气血之力。
  
      还有就是,灵界血父也早就习惯了,听命于血海发出的声音。
  
      可这次……
  
      灵界血父并没有受血海召唤,跨入浑沌,助它去砍杀聂天。
  
      相反的,灵界血父在幽暗之地,又再次掀起杀戮,灿灿的金色光雨,一道道爆裂的闪电雷霆,皆向大地渗透。
  
      渗透到幽暗之地,还埋藏着的,生命古树遗留的藤条、枝干。
  
      那些藤条、枝干,充盈着青绿生命力,钢筋般,令幽暗之地中央区域,没有随之震裂,使得至尊还能归来。
  
      灵界血父,看似在攻击赵山陵,秦尧,尹行天一行人,其实真正的力量,都向大地深处冲击。
  
      他,这是要摧毁生命古树,所有的遗留!
  
      他,也是要爆碎幽暗之地。
  
      幽暗之地,一旦碎裂开来,将再没有生灵能踏入浑沌。
  
      成就为至尊的聂天,失去幽暗之地这个阶梯,想要重归三界,也都会困难重重。
  
      灵界血父这么做,就是要聂天,就待在浑沌中。
  
      至于聂天,和生命本源在浑沌中,会出现什么巨变,再有什么冲突,他都不做理会。
  
      他,显然是违逆了新本源的意志。
  
      轰隆隆!
  
      大地深处,如有地龙翻身,震天动地。
  
      从地底缝隙处,迸射出,道道绿色的电芒,一截截细长枝干,还有片片树叶。
  
      那些奇物,一飞离地底,就被灵界血父挥动着巨斧,以寒冰、雷霆、金锐之力,随手打杀轰灭。
  
      他心里透亮,如今的生命本源,就是之前古树的意志。
  
      掌握本源的古树,能将力量灌注到每一根树枝,他再以生命气血攻击,收效甚微,不如依赖别的本源力量。
  
      呼!呼呼!
  
      赵山陵,秦尧等人,都皱着眉头,四处避让。
  
      他们也渐渐看出,灵界血父真正的目标,其实并不是他们。
  
      灵界血父所做的,仿佛就是要摧毁幽暗之地,令其爆裂开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困惑不明。
  
      在巫寂,沉落于时光之河以后,他们就再不能了解浑沌中的变化,不知道在浑沌内,如今聂天情况如何。
  
      如何对待灵界血父,也让他们捉摸不定。
  
      “呜嗷!”
  
      那头狂暴巨兽,于浓郁的黑暗中,忽嘶啸起来。
  
      血灵子,剩下的几位邪神,也轰然一震。
  
      突然间,还留在幽暗之地的强者,都看向一处。
  
      那里,无数空间光刃汇聚,似凝为一座天门。
  
      轰!
  
      下一刻,聂天就从中,硬生生挤了进来。
  
      “聂天!”
  
      所有认得他的,都在尖叫,嚎叫,怪叫。
  
      此刻的聂天,比灵界血父依然矮一截,可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气势,竟然让人觉得,他已凌驾于灵界血父之上。
  
      更让人惊奇的是,灵界血父在他出现时,分明有些畏惧。
  
      畏惧这种神色,还是第一次,在灵界血父的脸上、眼中浮现。
  
      他,先前在幽暗之地,重创狂暴巨兽,打压生命古树,震杀各大神域,各族大尊的无敌气势,还是那么的深入人心。
  
      在众人心中,他乃三界至强,无人能及。
  
      未料到,聂天再次归来,他居然生出了畏惧之心。
  
      “你始终忠于本源,以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聂天突然开口,“你是知道,新的本源,已经不再是它,所以才反抗。你要叛出本源,翱翔于三界,成为亘古以来,最特殊的一位星空巨兽……”
  
      深深看向灵界血父,聂天停顿了一下,再次说:“可我,不同意。”
  
      他挥起时空之刃。
  
      没有人能形容,时空之刃斩向灵界血父的瑰丽流光,是多么的绚烂。
  
      众人只知道,在聂天划动时空之刃时,幽暗之地所有的空间光刃,都聚涌于那瑰丽流光之内。
  
      然后,众人突然觉得时空颠倒,时而在逝去的过往中茫然走动,时而又看到自己模糊的未来。
  
      天旋地转,时空塌陷,大地空间爆碎,日月星辰如在毁灭。
  
      绚烂流光,飞射向灵界血父,一往无前。
  
      提着金色巨斧的灵界血父,张开嘴,似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他那顶天立地的巍峨巨身,终被绚烂的流光淹没,旋即在流光中,化为数不尽的碎小光点,洒落在幽暗之地,那条条绽裂的沟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