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一切未知
    绽裂的天穹,光雨飘落。
  
      大地深处,赤红血芒游荡,将就要爆开的幽暗之地中央片区,再次粘合起来。
  
      所有汇聚于此的强者,看着漫天的光点,都仿佛聆听到,灵界血父不甘心的哀嚎。
  
      一道道视线,自然而然地,凝视在聂天身上。
  
      挥出时空之刃,明显矮小一大截,气势略有些萎靡的聂天,此刻在众人眼中、心底,宛如开天辟地的巨神。
  
      灵界血父,竟在其利刃划出之后,烟消云散!
  
      “呼!”
  
      一枚枚魂印,从聂天眼瞳飞出。
  
      青冥的魂印,就在残破的幽暗之地飞逝着,捕捉着一点点,肉眼难以窥见的暗光,将其吞没炼化。
  
      暗光,乃灵界血父残留的魂魄意志。
  
      若不炼化吞没,假以时日,还有再次聚涌念头,智慧重现的可能。
  
      噗!
  
      看不见的暗光,被众多魂印捕捉,迅速湮灭。
  
      很快,幽暗之地的那些遗留者,就发现再也感受不到,来自灵界血父的不甘哀嚎。
  
      他的一切存在痕迹,都仿佛被无情抹掉。
  
      “聂天……”
  
      以人族形态显现的赵山陵,轻呼一声,眸光复杂地,看向他手中的时空之刃,说道:“裴丫头呢?”
  
      从那柄时空之刃中,他嗅到了裴琦琦的气味。
  
      聂天不知如何作答,保持着沉默。
  
      赵山陵微微眯着眼,又细细感受了一会儿,忽然道:“明白了。”
  
      “主人!”
  
      “少主!”
  
      “聂天!”
  
      邪神、血灵子、莫珩等人,相继高喝,神色各异。
  
      “小天……”
  
      聂瑾怯怯地,轻呼一声,满脸的愧疚,似想要解释清楚。
  
      以源生之体显现,如神明般,俯瞰着他们的聂天,视线在他们身上,一一闪过。
  
      看向聂瑾时,他面部线条,明显柔和了许多,并微微点了点头,透出一个温和安慰的眼神。
  
      顷刻间,聂瑾已知他所思所想,要表达的一切。
  
      聂瑾肩膀微颤,眼中泛泪,嘴角却逸出安心的笑容。
  
      她知道,聂天懂她的不易,懂她的满心愧疚,懂她这些年的辛苦……
  
      人群中,秦尧虎目光芒璀璨,神色沉静,内心则是充满自豪。
  
      他只是握紧聂瑾的手,并不发一言。
  
      也在此刻,聂天又说道:“你们都尽快走出幽暗之地吧。”
  
      “里面,是什么情况?”莫珩道。
  
      幽暗之地所有能造成威胁者,在灵界血父消失之后,就不存在了。
  
      外界,再无危机可言。
  
      里面呢?
  
      “生命古树的意识,和本源融为一体,其树身则是消亡。”聂天给出回应,旋即抬手拍向大地。
  
      汹涌魔力激荡,厚厚的魔云,似从其掌心覆盖向大地。
  
      咻!咻咻!
  
      万千魔力电芒,就在大地深处,将一截截树枝,还有片片绿色树叶,都给殛灭。
  
      取代那些树枝的,乃灵界血父爆灭之后,溅射下来的赤红血芒。
  
      那一截截树枝,一片片的树叶,和生命古树存在着连接,只要灌注的生命精能充沛,任何一截树枝,都能再次生长,会再次壮大为新一代的生命古树。
  
      那样的话,主意识还在生命本源的它,还能分逸出新的意识,化作新的生命古树。
  
      而且,还可能是更强大的生命古树。
  
      聂天如今要做的,就是根绝此后患。
  
      噼啪!
  
      众多树枝、树叶,被暗含毁灭之力的魔力电芒,消泯干净。
  
      灵界血父爆灭以后,洒落的赤红血芒,充盈在幽暗之地下方,保持这块特殊的大地,不会爆碎开来。
  
      将这些做完,聂天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此次,发生于幽暗之地的剧变,就算结束。”
  
      “季苍呢?”
  
      “我教的裴丫头呢?”
  
      有人愕然追问。
  
      聂天看了一眼赵山陵。
  
      刹那间,赵山陵就感应出,有古老的魔语,直达其魔魂深处。
  
      赵山陵琢磨了一下,就知晓了其中缘由,也明白了接下来,聂天想要做些什么。
  
      “你,慎重对待。”他犹豫了一下,眼看聂天又渐渐变得虚无,又要重返浑沌,急道:“天地间,谁都不知道,若本源真出现意外,会出现什么灾难。尤其是它,它乃众生血脉基石,是一切众生诞生的主要原因啊!”
  
      “它要是毁灭……”
  
      后面的那番话,赵山陵没有继续说。
  
      聂天又一次消失。
  
      不明所以者,皆聚拢在赵山陵身旁,都在大声追问,想要知道情况。
  
      “聂天要去浑沌中那片血海,对生命本源下手。”
  
      深吸了一口气,赵山陵说道:“生命本源,乃众生形成的基石,尤其是对含有血脉的各大异族,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聂天,也是因生命本源成就为至尊,他如果对生命本源下手,生命本源出现了意外,后果无人能预料。”
  
      “为什么要对生命本源下手?”
  
      “因为,生命本源主导着一切。现在的生命本源,就是生命古树的意志,是祸乱三界的始作俑者!”
  
      “啊!”
  
      众人失声尖叫。
  
      有一些墟界各族的大尊,听到赵山陵的解释,更是恐慌不已。
  
      “隐魔大尊,我们会不会因为生命本源被其攻击,血脉发生变化?”有魔族大尊喝道。
  
      赵山陵沉吟半响,摇头说道:“一切,都是未知数。”
  
      此话一出,体内有血脉的各方异族强者,愈发恐惧不安。
  
      可他们,又不能冲入浑沌,去阻止聂天。
  
      即便能进去,谁又能阻止了此刻的聂天?
  
      ……
  
      浑沌中,聂天再次浮现。
  
      不需要借助生命本源,黑暗,灵魂,空间、时间只要发出呼唤,和他取得联系,他也能再返浑沌。
  
      “聂天!”
  
      季苍和神火,齐齐高喝。
  
      董丽,则是在黑暗中静静看着他。
  
      他返回幽暗之地,挥动时空之刃,斩杀灵界血父一事,此地三位已然知晓。
  
      聂天向血海深处,缓缓沉落,仰头看着董丽,道:“你,要不先离开?”
  
      他后面想要做的事情,会产生什么后果,他也无法预料。
  
      如今所有威胁,都被消除,董丽即便不能成就至尊,以如今的黑暗之力,也足以翱翔三界。
  
      所以,他希望安全起见,董丽先离开为妙。
  
      “我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