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本源激战!
    董丽拒绝离开。
      季苍和神火,沉默了半响,接连发声。
      两人都劝说他,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向生命本源下手。
      天地间,没有人知晓,一旦生命本源出现意外,众生是否会因此消亡。
      各大异族不谈,就连人族,也是因灵界血父而诞生。
      人族没有血脉,是因为灵界血父最核心的生命印记,被生命古树剥夺,可人族的血肉基础中,必然也存在着生命本源的痕迹。
      即便极少极少。
      如季苍,如神火,能拥有实体,能拥有血肉,最终的源头,不还是那片血海?
      血海,若是枯竭,那颗代表着本源的心脏,若是爆灭,会产生什么后果?
      无人能知!
      呼!
      聂天缓缓沉落向生命血海,落向本源所在——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
      心脏还在跳动着。
      一滴滴,犹如血玉般的鲜血,漂在那颗心脏周边。
      滴滴鲜血深处,隐隐能看到,一枚小小的树影。
      那是被聂天斩灭的,生命古树的树身,残存的意识。
      此意识,和本源互通,犹如聂天的主魂,和各大分魂之间的关系。
      咻!咻咻!
      一束束赤红流光,从那颗心脏溅射开来,流光内皆烙印着生命力量的真谛,一种生命奥义的秘密。
      “聂天……”
      每一滴鲜血中,都传来清晰的意识,并有魂音响起。
      聂天骤然顿住。
      他矗立在血海深处,就在那颗心脏正前方,他看到四面八方皆是晶莹剔透的鲜血,能感受到生命古树无处不在的意识。
      他脸色深沉,握着那柄时空之刃,生出无穷信心。
      有丝丝缕缕的生命精能,从各方汇聚而来,涌入他体内。
      心脏处,一滴滴全新的生命精血缔结,在他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深处,都有生命能量涌动着。
      他挥动时空之刃,斩灭灵界血父,消耗的所有血肉能量,立即恢复如初。
      “你,终于也感到不安了?”
      看着那颗跳动的心脏,他咧开嘴,嘿嘿笑了起来,“取代原来的本源,本就是你的追求,你也算是达成目的了。只可惜,灵界血父并没听命于你。当然,他即便是遵从你的吩咐,被你带入浑沌,又能如何?”
      这般说着,他扬起时空之刃。
      时间、空间流光,融入他的生命精能,灌注向那柄利刃。
      时空之刃绽放出来的光芒,令广袤无垠的生命血海,似乎都在汹涌沸腾,远处一簇簇赤红血腥的风暴浪潮,莫名形成。
      呼!呼呼!
      风暴浪咆哮着,变幻为浑沌形成之后,众多古老的异物,乘风破浪,排山倒海而来。
      那些风暴,皆受本源所控。
      其中,本源的意志,是那么的明显。
      “想剥离我,体内不属于生命血脉的力量?”聂天轻声一笑,说道:“我,是因为这片血海的力量,跻身为至尊。至尊之后,则是因血脉的爆发,能缔结出别的血脉。我能成为神族始祖,能具备如此独特天赋,是源于它。如今,你取代了它,就想抹除它的一切?”
      “你有这个能力吗?”
      这般讥笑着,他朝着身后,挥动时空之刃。
      咻咻咻!
      时间和空间流光,化作一道道奇诡的能量洪流,将那些从血海边沿凝聚的风暴浪潮,给斩的中途爆灭。
      时间、空间流光,在赤红血海,犁出狭长的光河。
      条条光河,从聂天起,破开血海,延伸到无穷远之地。
      那些光河,流动着时间、空间的能量,还有深黑魔力纽带,有青冥魂力,有雷霆、寒冰、金锐能量。
      其它各大本源的力量,神奇地,在生命血海浮现。
      一条条光河,外层环绕着的,乃空间、时间能量。
      那是时空之刃划动,带出的光芒纽带。
      内层,则混杂着,源自于聂天体内,黑暗、金锐、雷电、寒冰血脉,激发而出的力量。
      “咦!”
      血海之上,黑暗之下,季苍突然惊叫。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底下那无垠广阔的血海内,多出一条条明显有别于血海的光河,条条光河从血海深处,向外沿穿透。
      那些光河,隐约间,似能和各大本源呼应!
      时间、空间、黑暗、灵魂,还有金锐、雷电、寒冰本源,仿佛可以借助那条条光河,将自己的影响力,将自己的意志,渗透到血海。
      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
      聂天,以自身为媒介,召唤或吸引别的本源,往生命血海渗透。
      “叛徒!”
      血海深处,新的生命本源,被聂天刺激的,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聂天,身为生命本源缔造的至尊,被寄予厚望的未来神族始祖,居然在本源深处,以自身沟通别的力量,导引别的力量,向生命血海渗透,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
      血海内,骤然掀起惊涛骇浪,怕打向条条光河。
      每一条光河,受那些暴烈的生命精能冲击,都在霎那间,迸射爆灭开来。
      极远处,雷电、金锐和寒冰本源,似因此而颤栗,因此而恐惧不安,下意识地,躲的远远地。
      这三大本源,分别对应着的人界金族、雷族和冰族,三大种族,因生命古树而灭。
      它们,本选择听命于原来的本源,一心想要生命古树死亡。
      生命古树没死,反而取代了原来的本源,想要再次奴役它们。
      它们恐惧之下,佯装顺从,然而在战斗爆发时,悄然远离。
      在暗中,则是全力帮助灵界血父,寄希望在灵界血父身上。
      可灵界血父,被聂天斩灭。
      聂天体内,因斩杀吞雷鲸、金角兽、冰晶兽,体内结出纤细的血脉,和它们也有了渊源……
      待到聂天,向新的生命本源,发起攻击时,它们做出了选择——和生命古树对立!
      以聂天的血脉为引子,它们灌注自己的能量,想要将自己的意志,影响力深入到生命血海。
      然而,在生命血海暴怒之下,它们纷纷遭受重创,变得萎靡不振。
      就连那片黑暗,还有那条灵魂之河,也因生命本源的反击,被消弱了重重力量。
      “聂天!”
      黑暗深处,董丽大声惊叫。
      她骇然发现,在极致的黑暗中,似多出一枚深红。
      在那深红中,她感悟出,不属于黑暗的气息。
      她聆听到了,来自于黑暗本源的恐惧和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