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生命的反击!
不止是黑暗本源。
  
  灵魂之河,时间、空间本源,极深处,也有深红色泽出现!
  
  逃的远远的,金锐、雷电、寒冰三大本源,瑟瑟发抖,甚至已在苦苦哀求。
  
  可那三大本源,内部依旧有深红颜色,渐渐滋生。
  
  季苍,神火,皆是骤然色变。
  
  他们所对应的本源,在聂天向生命本源动手时,并没有参与在内。
  
  这是因为,聂天的源生之体内部,未缔结星辰、火焰血脉。
  
  没有聂天的血脉为媒介,星辰、火焰本源的力量,无法渗透到生命血海。
  
  何况,星辰、火焰本源的主要精力,还放在造就聂天分身,令他的分身,有跻身至尊的可能上。
  
  “聂天!”
  
  季苍高喝,惊惧地说道:“你,最好立刻脱身!你务必不要在那片血海,逗留太久!”
  
  身为局外人,他反而看到很透彻。
  
  他突然意识到,当聂天进入血海深处,欲图动用不同于生命血脉的力量,向生命血海下手时,生命血海其实也能给出回应。
  
  灵魂、黑暗,还有雷电三大本源,借聂天的血脉,将自身的力量、影响力,渗透到生命血海,帮聂天,向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试压。
  
  殊不知,在它们出手之际,它们也将自身,置入了险境。
  
  聂天既为媒介,它们能通过聂天,将自己的影响力、力量渗透到生命血海,那缔造出聂天,令聂天置身为至尊行列的生命本源,一样能通过聂天,以生命本源的意志,力量,侵蚀到它们!
  
  出现于黑暗,灵魂之河的深红,就是生命本源发起的反击!
  
  没有聂天进入血海,没有聂天以心脏中,那黑暗血脉,那雷电三种纤细血脉,去勾连其它本源,生命血海再厉害,也无法将自己的力量,渗透到别的本源。
  
  这,本就是浑沌中,亘古以来的规则。
  
  本源之间,无法发生正面的、直接的战斗。
  
  本源之战,必须依赖外物,或缔造出的至尊,或衍生出来的种族,或分逸的墟灵,成就的星空巨兽。
  
  “聂天!”
  
  黑暗深处,董丽大声高喝,向聂天发出提醒。
  
  她能够和黑暗本源沟通,此刻,她从黑暗本源深处,愈发感应出惊惧和不安,这让她明白黑暗本源,在抗衡下方生命血海时,已渐感吃力。
  
  深红颜色,于黑暗深处,凝为赤红。
  
  赤红,乃生命精能的真实体现!
  
  “咚咚!咚咚咚!”
  
  血海深处,生命本源的跳动频率,突然加快。
  
  攥着时空之刃的聂天,看着那颗不断跳动着的巨大心脏,脸色深沉,说道:“以我为媒介,以我心脏处,和别的本源呼应的,全新而成的血脉,向别的本源开刀,是它的计划,还是你?”
  
  事到如今,聂天也幡然醒悟。
  
  他能借别的本源,向这片血海攻击,这片血海,同样能借他,反击别的本源。
  
  他甚至意识到,以他为媒介,攻击或威胁各大本源,本来就是生命本源的本意!
  
  他,生命血脉在至尊得到升华。
  
  变得,能以生命汲取,吞没炼化各族,于体内缔结独特血脉!
  
  这种全新的,奇诡异常的天赋,根本就是对付其它本源的。
  
  一念至此,他便向浑沌天穹飞去。
  
  他想,暂时脱离生命血海。
  
  “别啊……”
  
  猛烈跳动着的心脏,传来冷硬、无情的意志。
  
  数不尽的晶莹血滴,突从血海边沿,瞬间出现于聂天的头顶,并在顷刻间,化作一截截赤红晶枝,如茂密的荆棘天幕,堵住聂天的去路。
  
  赤红晶枝,暗含生命古树,被斩灭的树身味道,又有明显不同。
  
  原来的生命古树,充盈着的能量,为草木能量的精炼。
  
  而此刻的,一截截赤红晶枝,流动着的能量,乃血肉和草木能量的混合,也是生命血海,最直接的能量体现!
  
  蓬!
  
  冲天而起的聂天,撞击到那些赤红晶枝,如万剑穿心,被扎刺的血肉模糊。
  
  “你以为,这能拦住我?”
  
  聂天冷哼一声,紧握在掌心的时空之刃,又一次挥出。
  
  能斩灭生命古树的树身,能让灵界血父爆灭的时空之刃,让他相信,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达此刃锋芒。
  
  然而,他这次再挥动时空之刃时,脸色猛然一变。
  
  “咚咚!”
  
  他仿佛聆听到,生命本源的冷笑。
  
  他体内,他心脏处,一滴滴生命精血在燃烧,可时间和空间的绚烂流光,并没有顺势灌入……
  
  时间和空间本源,未能响应他,给予他足够的支持。
  
  然后,连黑暗、灵魂本源,也在这一刻,和他之间的联系,变得断断续续。
  
  “哧啦!”
  
  条条赤红电芒,从那赤红晶枝中溅射而出,游荡在他四肢百骸,影响着他的气血运转。
  
  他神色渐渐严峻。
  
  他意识到,他忽略了一件大事。
  
  因时间、空间本源,被那片生命血海以他为媒介,发起了攻击,导致时间、空间本源内部,如今混杂着血海的力量和影响力。
  
  血海的意志,扭曲时间、空间本源,使得这两大本源,不能及时响应他。
  
  时间和空间的能量流光,若无法保持统一的,灌入到那柄时空之刃,这绝世神器的威力,就不可能绽现。
  
  失去了时空之刃,连黑暗血脉,连灵魂之河都被压制,他单单以生命血脉,岂能胜过这片血海?
  
  刹那间,他就明白,他已处于绝对的劣势。
  
  他走不出生命血海,因心脏处,一束束连接各大本源的血脉存在,生命本源的力量,影响力,还能持续地,向其它本源渗透。
  
  广袤无垠的生命血海,经过无数岁月的积累,收获的能量,超乎想象。
  
  在各大本源,都连番受创的情况下,它的出手,时机选的实在是绝妙。
  
  “聂天!”
  
  血海之上,季苍神色冰冷,突然厉喝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沉落血海之后,其它的本源,就会因你体内缔结的血脉,被血海打杀反击?”
  
  “你,是否故意和它设局,要坑杀别的本源?”
  
  连神火,都目露狐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