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一臂之力
    聂天沉落到生命血海,以血脉沟通各大本源,向血海痛下杀手。
      结果,血海安然无恙。
      向血海下手的,和聂天有着血脉渊源的所有本源,都开始遭受生命血海的侵蚀!
      行动的本源,此刻因聂天人在血海,因聂天体内有血脉,和它们存在着连接,正在被那片生命血海,激烈地攻击着。
      就连最强大的灵魂之河,那片浓郁的黑暗,都在被持续消弱。
      恍惚间,董丽仿佛聆听到,黑暗中本源的哀呼。
      外界的季苍,神火,更是清晰地看到,有赤红色,渐渐在黑暗深处浮现,且迅速蔓延……
      “聂天!”
      董丽由黑暗深处飞离,如一抹纯黑幽光,朝着生命血海飞逝。
      季苍和神火,大惊失色,忙急喝阻止。
      董丽尚未跻身至尊行列,她不入血海,生命本源拿她,兴许没有什么好办法。
      可她,一旦踏入血海,恐怕立即就要遭受血海的攻击。
      新生的生命本源,还有可能利用她,去对付聂天。
      “别过来!”
      血海深处,被一截截赤红晶枝穿透血肉,无法脱离的聂天,眼看着她呼啸而来,也大声厉喝,想要阻止她。
      在聂天心底,也认为此刻的董丽,难以带来什么帮助。
      他深知,这片生命血海,有多么的可怕。
      董丽,一旦和她般,沉落于血海,下场只会更惨。
      他的核心血脉,本就是生命血海,他本就是因这片生命血海才成就至尊,所以生命血海想要对付他,想要毁去他,也麻烦重重。
      董丽不一样。
      生命血海,想要抹杀一个未入至尊的董丽,绝非难事。
      “黑暗!永寂!”
      始终悬浮于董丽头顶的黑暗光轮,伴随着她的一声悠扬高呼,如一轮黑日,率先坠落到血海。
      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一轮黑日,一落入赤红血海,散发出来的浓郁黑暗气息,就宛如黑色雾霾般,迅速扩散。
      董丽突然失去踪影。
      那一点黑暗,则是弥漫开来。
      “咦!”
      被赤红晶枝穿透的聂天,轻呼一声,惊奇地发现,光轮释放出来的黑暗能量,有点点黑暗粒子,溅射向那颗心脏。
      直达生命本源!
      生命本源的意识,因那点点的黑暗粒子,略有些混乱不堪。
      霎那间,他又清晰地,感应出时间、空间本源的存在。
      咻!
      时间、空间传递而来的绚烂流光,顺利地汇入时空之刃。
      时空之刃于血海深处,大放光华!
      一滴滴生命精血,昙花一现,燃烧殆尽。
      聂天挥动光刃。
      蓬蓬光辉,从天地间至强神器绽放,如一道光河,从下而上,抵达浑沌彼岸。
      所有的赤红晶枝,一息间,就崩灭开来。
      聂天的血肉纤维,仿佛在这一霎,化作巨蟒天龙,将迸射的赤红晶枝光烁,一一撕碎吞没,壮大着他的血肉。
      轰!
      他迎风膨胀,在短短时间内,达到灵界血父的高度。
      他的额头,穿透赤红晶枝的荆棘结界,突出了生命血海。
      一条长长的甬道,从血海起,延伸到外,到极远极远之地。
      甬道,乃时空之刃的光辉造就。
      聂天空着的另外一只手,随意拨动着,使得一截截赤红晶枝,于其掌心爆灭,却没有一点光烁能溜走。
      光烁,尽入其掌心。
      每多一截赤红晶枝爆灭消失,他的个头,就拔高几寸。
      他还在继续生长着,甚至渐渐地,有要超越灵界血父,有要和曾经第一代生命古树,去比肩的架势。
      忽然间,有璀璨星辰浮现,有火焰汹涌燃烧。
      璀璨星辰,乃第一星。
      那颗天地初开,浑沌爆灭时,诞生出来的第一星,如今就在他肩头。
      火焰本源,便在他背后。
      灵魂之河,与其头顶漂浮着,和他的灵魂识海似再次互通。
      至于那片生命血海,只达到他腰腹,他如矗立在血海之中的,一座亿亿万高的神山,凌驾于血海之上。
      最惊人的是,被他一只手攥着的时空之刃,竟随着他变得狭长而巨大。
      丝丝!
      条条赤红血芒,从血海内飞射而出,闪电般,缠绕在他腰侧,要钻入他胸腔。
      此刻,他的胸腔,已处在血海之外。
      他敏锐地感应出,因胸腔,并不在血海内,生命血海的意识、影响力,能量,再也不能灌入各大本源。
      那一条条赤红血芒,就是生命血海的触手。
      给这些触手,接触到他胸腔,融入他心脏,桥梁就能搭建,生命血海的力量,就能继续触及那些本源。
      “嘿!”
      他咧开嘴,冷冷一笑。
      空着的一只手,猛地抓了下去。
      魔光如黑色冷电,从指甲缝爆出,令那一条条赤红血芒,纷纷炸裂开来。
      他眼瞳深处,突有青幽的魂印,如星辰般闪耀。
      崩灭的血芒内,有微小的树影,代表着本源的自我意识。
      在聂天眼瞳深处,青幽的魂印如星辰浮现之后,那些肉眼不可见的树影,仿佛突然被蒸发。
      树影消逝之际,聂天清晰地听到,生命本源的咆哮。
      呼!
      聂天的源生之体,又拔高一截,只有膝盖以下,还扎根于血海。
      “我的光轮!”
      董丽再次浮现,就在聂天左肩处,于季苍、神火并列。
      她,并没有真正深入血海。
      聂天垂头,一眼看到那一点黑暗,正在被赤红血雾,慢慢地淹没。
      就这么一会儿,血海深处的黑暗,已被蚕食殆尽。
      黑暗光轮化作的光点,很快就会沉落,会被生命血海的力量,抹去一切的存在痕迹。
      “我来。”
      聂天微微蹲下,如一尊独一无二的古老巨神,从浅浅的血色沼泽深处,去采摘什么东西。
      他弯着腰,尽量让胸腔和血海远离,一只手四处抓捞。
      与此同时,他眼瞳色泽再变,变为纯黑色。
      他的黑暗血脉,也激发开来,帮助他感知黑暗光轮的位置。
      “找到了!”
      不多时,他便猛地沉喝。
      指甲盖大小般的光轮,在其掌心,如一颗黑色米粒。
      随手一甩,那所谓的黑暗光轮,就飞向了董丽。
      ……